1988年,几度春秋,佳作仍“风流”
金兆钧 于 2019.02.20 11:49:46 | 源自:音乐周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00.00/0

记得是1987年底到1988年初,两部电视剧轰动全国,一部是《雪城》,另一部则是《便衣警察》。两部电视剧每周一三五、二四六轮流播出,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夺尽了观众的眼球——须知那时全国也没几个电视频道。两部电视剧主题歌皆由刘欢演唱,其中《便衣警察》主题歌《少年壮志不言愁》给人以深沉豪迈之感,令人过耳不忘。

《便衣警察》是自称“一脚踏在文化里面,一脚踏在文化外面”的作家海岩第一部被搬上荧屏的作品。此剧当年播出时反响十分强烈。连续获第八届全国优秀电视剧“飞天奖”三等奖、第六届大众电视金鹰奖、公安部首届金盾影视奖。胡亚捷凭该剧获得第二届电视十佳演员,宋春丽也凭该剧获得“飞天奖”优秀女配角奖。回头看看当时的剧组班底也很有意思:原著、编剧:海岩,导演:林汝为、蔡洪德,副导演(助理):赵宝刚、林雪竹,美术设计:冯小刚。

少年壮志不言愁

该剧的主题歌《少年壮志不言愁》演唱者是刘欢——顺便说一句,上文提到的《雪城》的主题歌《心中的太阳》《离不开你》的演唱者也是他。几个月间,每个周末——那时没有双休日——全国人民都在听他唱歌,我当年曾说:他想不火都难。毕竟那还是一个全民文艺生活相对匮乏的年代。

上边提到的两部电视剧虽然一个写便衣警察,一个写东北知青的生活命运,但两者同属当年“伤痕文学”的范畴,同样是“文革”结束、改革开放初期,“回顾与反思”方兴未艾之际的产物,同样带有强烈的文化批判和真情叙事的特点,引发强烈的反映是自然的,建议今天的年轻人看看,或许未必没有同感和痛感。也因此,当年刘欢演唱《少年壮志不言愁》及《雪城》的插曲使他一举成名。

为什么找刘欢来唱?《少年壮志不言愁》作曲家雷蕾说,1985年,首都高校举办英语和法语两项歌曲大赛,刘欢夺得双冠军。正是因为看到了刘欢的表现,雷蕾便认定正在创作中的作品一定要找他演唱。不止雷蕾,当年中央电视台的导演也因此邀请他参加了1986年的“电视世界”晚会。在当年,刘欢不仅显示了他具有极强辨识度的声音特色和出色的对作品的阐释能力,也显示了他参与创作的才华,预示了他此后不仅作为歌手、也作为一个作曲家和音乐制作人的未来。

两女性写就铁骨铮铮

歌手的成功离不开优秀的作品。我认识作曲家雷蕾后曾好奇地问她:你这样一个看上去如此文雅甚至有些柔弱的女生怎么可能写出《重整河山待后生》及《少年壮志不言愁》这样男性化的作品?她的回答是:如果你体会过在吉林农村零下二十几度的大冬天去刨猪圈起粪,如果你体会过每天在钟表厂拿着一把螺丝刀拧螺丝,创作这些作品便可以理解了。她也笑着说不知道为什么那时接的戏大半都“硬邦邦”的。

其实,这倒说明一个创作者固然会有自己的天赋和个性,但天赋未必“是金子总会发光”,个性更是需要“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在这个意义上,无论是剧作者还是音乐人,如今提到《少年壮志不言愁》《重整河山待后生》时,不能不回首感恩改革开放之初那个伟大时代的真诚与宽容。

回到题目上来,《少年壮志不言愁》歌词作者为该剧的导演林汝为。同样是女性作者,也同样写出了“风霜雪雨伴激流”的时代沧桑感、“历尽苦难痴心不改,少年壮志不言愁”的昂扬和“为了母亲的微笑,为了大地的丰收”的胸怀。

几度春秋佳作仍“风流”

今日回首,《少年壮志不言愁》的成功首先取决于电视剧《便衣警察》引发的巨大社会轰动效应。然而多少年过去,这首作品仍然回响在人们心中恐怕更应归于作品自身的艺术性和思想性的统一。

歌词的上半阙:“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搏激流。历尽苦难痴心不改,少年壮志不言愁。”前两句写时代风云,后两句写人生情怀。如登高望远,也如顶天立地。

下半阙则切入警察身份和状态的直接摹写:“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危难之处显身手。为了母亲的微笑,为了大地的丰收,峥嵘岁月何惧风流。”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金色盾牌”实写公安战士的身份,其余的语句也仍然可以用在任何“少年”身上。这在歌词写作中是相当成熟的处理。涉及到行业人物或生活,有些歌词创作往往失于过度具象化,结果表现不出普遍化和典型化的统一;更多的歌词则失于过度概括,往往又写得空洞。《少年壮志不言愁》的歌词选取高举低打的结构方式,反而容易让听众获得强烈的情感共鸣,甚至包括自我人格的代入感。

相应于歌词创作,作曲家选取了起伏跌宕的旋律发展手法,起手的四度跳跃先声夺人,饱含张力,并在其实不过十一度的音域中给人以大起大落、峰回路转之感。副歌部分更是极尽起伏跌宕,节奏变幻多端,表达了激越复杂的心理动态。刘欢比寻常男声高五度左右的特殊音域和音色则更是大大强化了歌曲的内在张力和外在的冲击力。

作品尽管成功,却曾在歌词界引发挺大的争议,“峥嵘岁月何惧风流”语法不通。其实说来简单,此句无非是一个倒装句即风流何惧峥嵘岁月,至于“风流”所指自然是毛泽东“数风流人物”中的“风流人物”。记得当年我感叹,为什么中国写不出好词的人挑毛病也挑不好呢?歌诗歌诗,须知歌词也是诗啊,讲什么“语法”?可惜至今这种类似的争议还在。只好说: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少年自风流!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我记得雷蕾好像是雷振邦的女儿,就是写刘三姐和冰山上的来客的那位作曲家,两代人都厉害呀!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9.05.16 23:08:32
5
116.009.***.***
116.009.***.***
一首歌,重要的是引起共鳴,不然的話就是無聊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发表于2019.02.23 22:16:19
4
03
那会小星随父母返城,租住在别人家里,家里虽有电视机,但根本就没看过这两部《电视剧》。不过刘欢的这几首歌,倒是耳熟能详。
发表于2019.02.22 12:40:33
3
03
歌词错了,风霜雪雨搏激流,搏和伴的差别很大。
发表于2019.02.20 15:52:28
1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0339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