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没有一点防备,《我的歌声里》出现在你的世界
王琳 于 2019.07.26 11:28:49 | 源自:音乐周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03.25/13

“网络歌曲”曾经一度是一个略带贬义的词汇,它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口水歌”,有时候还会让人联想到低俗。但回看改革开放四十年华语原创音乐的发展之路,却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网络歌曲”,它伴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应运而生,与一切以网络为载体的内容一样经过了良莠不齐的野蛮生长阶段,但是它既不能单纯用网络这一载体来划分,也不能用口水、洗脑等内容层面的东西来定义。比如,《我的歌声里》就生于网络,但这首歌既不口水、更不低俗,用这两年的流行语来形容,它还很有高级感。这首歌里埋藏着的互联网基因,在而后几年里成长为参天大树。

没有一点防备,它出现在我们世界里

2012年并非中国原创音乐的大年。当然,这一年国内音乐圈也发生了不少值得上头条的事情,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一稿)》中引发争议的第46条,比如音乐老炮宋柯扔下经营了多年的太合麦田唱片公司转行开起了烤鸭店,比如音乐选秀在经过了几年的疲软后《中国好声音》横空出世。只是上一年业界发出的“唱片已死”的哀嚎始终余波不止,此刻如果没有一首传唱度高的作品,或许很多人就会将“唱片已死”误解为“音乐已死”。“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你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仲春时节,彭浩翔的《春娇与志明》上映,影片中有一个桥段是“男二十八号”黄晓明和女伴去卡拉OK,在他们high唱的过程中蹦出了“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歌声里”的歌声,彼时影院里大部分人并不熟悉这首作品,但这个旋律却让人过耳不忘。有心人默背下了歌词回家上网搜索,还有人则看完了片尾字幕记下了歌名《我的歌声里》。

其实,曲婉婷的另外一首原创作品《Drenched》才是《春娇与志明》的正牌主题曲,据说彭浩翔在写剧本的时候偶然听到《Drenched》大为感动,因此找到曲婉婷,曲婉婷甚至还去网上搜索了彭浩翔的资料,以确定这件事情的真实可信度,两人这一番你来我往像极了网友相交的过程。电影中,在男主角志明到车站追春娇的高潮时刻,当气喘吁吁的志明远远地大喊出“余春娇”三字的时候,《Drenched》旋律响起,律动煽情一气呵成。可是电影放完后,火的却是《我的歌声里》,就像这首歌里唱的“难道是缘分,难道是天意”,有时候有些事情的发生就没有任何缘由。

  • 网络中孵化,多平台催生年度金曲

    《我的歌声里》早在电影上映之前就已经在小众层面流传甚广,其创作时间则要倒推三年多。在加拿大留学的曲婉婷一次回哈尔滨探亲,在吉他店邂逅了卖吉他的小伙子,两人因为音乐这一共同爱好而相谈盛欢,也正是这个小伙子帮曲婉婷创建了豆瓣音乐,建议她把自己的作品上传到互联网上分享给国内的听众。在影视剧中这显然就是一段美好爱情的开始,但现实中的两人却在短暂的交集之后就消失在彼此的世界中,于是才有了“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歌声里。”但让人欣慰的是,曲婉婷很好地“执行”了这位知音的建议,把自己的原创作品放上了人人、豆瓣等,她那松弛慵懒的声线在小众范围内开始走红。2009年底,曲婉婷正式签约加拿大顶尖的音乐公司“Nettwerk”,成为该公司成立26年来的首位华人歌手。2011年,《我的歌声里》被国内一部名为《在线爱》的自制网剧选为主题曲。随后,《春娇与志明》的热映让《我的歌声里》迈开了从网络层面走到大众层面的最后一步,演唱者曲婉婷三个字也开始叫响。随后曲婉婷签约环球唱片,作品被正式引进中国内地。待到盛夏来临,李代沫在《中国好声音》盲选上演唱《我的歌声里》得到导师们的转身,《我的歌声里》也完成了红日破晓的全过程,就此无任何争议地登上了年度流行金曲的宝座。

    机缘好维权难,成也互联网扰也互联网

    《我的歌声里》的走红,还牵扯出两类特点鲜明的现象级事件。2012年8月曲婉婷所属的环球唱片公司曾向《中国好声音》选手李代沫发出律师函,认为对方在使用曲婉婷作品时存有侵权行为。这个侵权行为并非是因为李代沫在节目中唱了《我的歌声里》,而是因为他曾经录制了一首《我的歌声里》的MV,并在MV里说了某汽车品牌的名称,这一行为被认定带有广告性质。曲婉婷当时在微博中这样诉说了自己被侵权的感受,“当我起先看到李代沫戴耳机在录音棚翻唱我的歌的视频时,和看到其他人翻唱我的歌一样,我感谢他们喜欢我的歌。我也有翻唱的时候。问题不在这里,问题是有人投资拍MV,拍电影,但不和歌的创作者沟通一下,也不管她喜欢不喜欢与其作品有关联,拿来歌就用,完全无尊重版权意识。”这件事情和很多著作权侵权事件一样以“和解”二字告终,它对于《我的歌声里》而言虽然只是一个插曲,但直至今日音乐著作权的弱势依然是音乐综艺节目市场上的一个痛点。另外就是,《我的歌声里》反映出了一种独特的互联网心态。《我的歌声里》红了,曲婉婷火了,此刻却有一小部分最早在人人、豆瓣上发现她的骨灰级粉丝突然从粉丝身份转变为漠不关心的路人心态。他们不希望太多人知道他们的偶像,希望偶像永远只有自己喜欢,这个奇怪的心理现象是互联网时代独有的特质。

    一首原创音乐作品从创作完成到孵化成一首流行金曲的过程看似偶然,但这其中又包含了很多必然。如果没有吉他店的小伙子把网络平台推荐给曲婉婷,如果彭浩翔没有听到曲婉婷的歌并把它们放到电影里,如果李代沫不曾选择这首歌参加《中国好声音》的盲选,似乎《我的歌声里》都无法走到今天的高度。但歌曲本身朗朗上口的旋律、平实真挚的歌词、小清新的文艺曲风,以及曲婉婷慵懒松弛、收放自如的演绎,都是这首歌成功的要素。互联网传播的特性决定了音乐著作权的弱势,但同时它也为音乐插上了无限可能的翅膀,《我的歌声里》“出口转内销”,正是这个时代才有的特殊案例。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83.166.124.***
    183.166.124.***
    发表于2019.08.05 23:54:52
    8
    001.025.082.***
    001.025.082.***
    发表于2019.08.05 21:27:26
    7
    这话你给原种场冬天没钱买碎煤取暖的老工人说去!你给没钱治病上吊的冤死鬼说去!希望你的养命钱拿不到手而你孩子催交学费时候,还能这里装理中客!
    你啥都不缺,就缺人味!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9.08.01 18:55:17
    6
    普通人身边没有亲人被纪委这种机构抓过不知道是什么概念,那你看曲婉婷的妈就懂了,关押4年(现在已经快5年了吧)渺无音讯,除了庭审之外这个人等于消失了,更别说正常的探监。而且一天不判,你不知道她的未来会如何,这种煎熬,倒不如你知道她要判20年,无期,甚至死刑来得痛快。曲婉婷要求法院尽快“给出一个公正公平的结果”以了结这块心病有什么问题?更何况有一个关键点:张明杰的案件并没有结案,经过了快5年时间,法院都尚未进行最终宣判,本身就必有隐情,在法律定义上她是“犯罪嫌疑人”而不是罪犯,网友此时发表意见,未免为时尚早。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9.07.31 16:40:58
    5
    193.187.117.***
    193.187.117.***
    发表于2019.07.30 11:52:51
    4
    03
    她怎么回应,其实都不重要了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9.07.29 12:37:28
    3
    113.224.013.***
    113.224.013.***
    发表于2019.07.29 00:20:29
    2
    她妈妈的血肉馒头才是争议最大的吧,主要是曲婉婷在事情曝光之后的态度才是最大黑点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9.07.27 12:24:37
    1
    提示
    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7702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