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一无所有》横空出世,有多少人跟着唱“我曾经问个不休”
杨海虹 于 2019.02.01 14:42:00 | 源自:音乐周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20

作为一名从事音乐评论和音乐出版工作的音乐从业者,相对于古典音乐而言,我对流行音乐并不太感兴趣,尤其是对摇滚音乐甚少有深入研究。很多时候摇滚音乐那嘶哑的嗓音、莫名其妙的呼喊、噪杂而巨大声响除了震得我心烦意乱外,似乎很难给我留下其他什么比较好的印象。而真正让我对流行音乐以及摇滚音乐引起了关注,是因为鲍勃·迪伦2016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觉得特别不可思议,流行乐手、流行音乐的创作居然能够获得文学奖,而且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久负盛名的诺贝尔文学奖!也因此,我逐渐开始比较深入地了解流行音乐。曾经,从来没有想过流行音乐中歌词和旋律的结合能有如此丰富的内涵和清晰的表达,甚至有时候一首歌就记录了乃至创造了一个年代的一段历史。

新一代青年的代言人

中国的流行音乐起源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1927年第一首流行歌曲《毛毛雨》问世,虽然产生在“新文化运动”之后,但这首作品在当时依旧引起较大范围的争议。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流行音乐的中心由上海转移至香港和台湾地区。1980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部与《歌曲》编辑部联合举办了“听众最喜爱的广播歌曲”评选活动,产生了15首抒情歌曲,那个时期抒情歌曲成为最流行的音乐。随即欧美音乐、港台歌曲传入内地。我国当时的音乐创作词曲最高奖“晨钟奖”前两届颁给了《在希望的田野上》《十五的月亮》等作品,第三届则颁给了《我的中国心》《万里长城永不倒》。通过这些作品,我们也能明显感受到改革开放之初,外来音乐文化给正处在万象更新的大变革中的社会环境所带来的影响、矛盾与演变。从1978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到1985年,短短7年间流行音乐经历了《怎样鉴别黄色歌曲》的大讨论、《乡恋》的解禁、香港歌手张明敏登上春晚舞台……这些不同的声音、不同的音乐语言表达乃至不一样的演唱形式,都体现了改革开放初期,人们追求情感自由、思想开放并与那些传统观念的禁锢的矛盾和冲突。

从历史的角度看,一个新兴的艺术形态势必会通过不断的争议、讨论、抗争,从而获得社会主流的认可。而相对于思想解放与传统观念的冲突,一个破旧立新的艺术形态爆发出来了真正的摧枯拉朽、势不可挡的力量。1986年,国家第七个五年计划开始,市场的大门打得更开了,经济的增长也更快了,而相匹配的信念、理想却尚未成熟,这个时代的中国人都面临着是完善思想还是物质至上的选择。在这一大的背景下,崔健的《一无所有》横空出世,势如破竹般地成为中国新一代青年的代言人,从此摇滚乐也逐渐成长为中国流行音乐历史重要的组成部分。

中国摇滚第一声

摇滚,起源于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60年代,美国经济复苏,摇滚乐强悍动荡的节奏、震撼心弦的声响,都成为当下年轻人的最爱。当时的美国音乐界如同我们对《乡恋》的争议一样,他们把摇滚乐痛斥为一种瘟疫、垃圾,演出经常遭禁,但那种在演唱者与观看者之间通过音乐交流建立起的共同的表达方式,拥有致命的吸引力。猫王与迈克尔·杰克逊是那时摇滚音乐的灵魂人物。1985年,迈克尔·杰克逊号召45位歌手为非洲难民赈灾义演,联合录制《天下一家》(We Are The World),全球160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实况转播,引起了巨大轰动。

1986年中国音乐人受到启发,组织了全国128名歌星,在北京举办了献给世界和平年“让世界充满爱”的大型演唱会。在那次演唱会上,崔健的《一无所有》喊出了中国摇滚第一声。一种不同于港台流行歌曲、内地抒情歌曲的音乐新类型出现了,摇滚乐从此登上中国音乐历史的舞台。

这首《一无所有》以狂野、粗犷的西方摇滚音乐为背景,融入典型的中国西北音乐元素,对当下社会、文化、人们的精神体验与思想进行深刻思考,他的作用力比任何一位西方大牌摇滚明星的音乐更具有指向性。当崔健扯开嗓子,喊出那句:“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的时候,台下在一阵静默之后,响起了雷霆般的掌声与吼声!是呀,历经苦难、历经变革、历经压抑的人们,情绪像山洪一般爆发了,崔健喊出的正是当时的每一个人的心声。

唱出时代的回响

周国平谈崔健的《一无所有》时说:“‘一无所有’的含义是丰富的。它使人想到遭遇体制转变的一代青年的处境:没有了意识形态所规定好的现成的人生目标和理想,也已经或即将失去体制所安排好的现成的谋生手段和饭碗……‘一无所有’是一种新的人格理想:真正的男子汉恰恰不愿意也不需要别人给他准备好现成的一切,他因此而有了自己的追求和自由。”

作品使用六声商调式,参考了爵士乐的管乐编配效果,在配器中加入高亢的唢呐solo,通过挤迫声带嘶吼传达出来的张力,以及演唱会台上台下齐声呐喊、前俯后仰的疯狂达成一种共同的气场。这是那个时代最真实的反映:改革开放让我们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也认识到了物质的重要性,固有的价值观被打破,没有参照,前路漫漫却看不到终点,究竟何去何从呢?

像美国“垮掉的一代”,法国的“新浪潮”“左岸派”、英国的“愤怒青年”那样,中国音乐、文学在改革开放后迎来了他的黄金期,文学上的“寻根”,音乐上《一无所有》摇滚的崛起,都体现了作为人的主体意识的觉醒,所唤起的浪潮、引发的狂热是当时任何一种音乐都无法相比的,《一无所有》是个人体验更是时代的回响。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声音,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音乐。《一无所有》正是那个时代最独特的内心独白,留住了历史也创造了历史。回首过往,物质上的一无所有已经一去不返,而我们的心灵呢?我们也期盼我们这个时代能够有宣泄真实、感动内心的音乐作品出现,继续用音乐书写历史,让我们永远不再“一无所有”。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现在依旧这样认为............
发表于2019.02.13 16:53:17
5
058.221.***.***
058.221.***.***
好多好多年前听过的歌,长我岁数的哥哥比较喜欢,学着歌中嘶吼,拿着毛巾蒙在脸上,但我却一脸懵懂,歌儿也能这样唱。
发表于2019.02.11 16:19:50
4
122.097.216.***
122.097.216.***
发表于2019.02.06 16:15:50
3
摇滚乐从不高高在上,是来自民间,来自歌手乐手对现实世界的思考,简单直接,类似于诗歌。简单粗暴直抵人心
发表于2019.02.02 09:50:14
2
117.136.***.***
117.136.***.***
这歌流行的时候没有作者说的这一堆堆的啰里啰嗦的理由。在农村就是小伙子与大姑娘的对话及自嘲,见别人唱得爽自己也来两句而已。别用现在的眼光加上政治的私货来看那时的我们,那时的人没现在的复杂。
发表于2019.02.01 15:27:10
1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3639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