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一位爱乐女生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圆梦之旅
佐蓝 于 2016.02.22 15:31:37 | 源自:古典葱粉烩 | 版权:特约 | 平均/总评分:09.75/78

序言

十年前,一个小姑娘坐在电视机前第一次欣赏了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十年后,一个大姑娘跑到维也纳金色大厅第一次亲历了这次盛会。
十年前,花甲之年的杨松斯首次执棒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十年后,年逾古稀的他第三次登上了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舞台。
人生,有几个十年可以错过,
人生,又有几个十年可以等待。
十年,梦圆维也纳!

启蒙

记得第一次知道古典音乐是从06年的那次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开始的(以下简称“维新”)。金碧辉煌的音乐厅,翩翩起舞的圆舞曲,仿佛只要一瞬间就可以立马抓住你的心。那次维新还让我认识了这位热情洋溢的指挥家-马里斯·杨松斯。犹记得他当年那段新年贺词令我至今难忘:“音乐是我们人生中最美丽的珍宝之一,它是我们心灵的语言也是我们的精神食粮。愿音乐让世界更美好。”随后的一曲蓝色多瑙河让我仿佛置身现场,如此温暖、如此真实。

人生是一个不断追梦的过程,一路上我们会有期盼,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才激励着我们不断前行。那一年我开始盼着过元旦,然后坐在电视机前看维新,即便远隔重洋也都能感受到音乐带来的那份美好。还是那一年,我在那本有生之年的小本子上记下了新年的第一条愿望: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看一场新年音乐会。

自新大陆

时间到了2012年,那年元旦我依然守在电视机前看维新,熟悉的金色大厅,欢乐的波尔卡,最重要的是指挥台上站着的依然是杨松斯。当蓝色多瑙河响起时居然莫名地伤感了起来,杨松斯大师和6年前相比似乎苍老了许多,然而那温暖的音乐和笑容始终未变。还是那年,我带着12年维新的温存和亲朋好友的祝福,踏上了发现新大陆的旅程。

在卡内基音乐厅我第一次听到了维也纳爱乐,第一次看到了杨松斯,那种感觉仿佛又让我回到了06年的那个第一次。曾经有朋友问我为何会喜欢上古典音乐,又为何会如此痴迷于杨松斯,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始终无解。也许喜欢就是一种感觉,一种缘分,因为第一次毫无保留地去欣赏,所以才会被当时音乐所带来的那份幸福与满足感动。带着对音乐的憧憬和对这片未知领域的好奇我游历了大半个美国,在每座城市寻找着音乐的足迹。

音乐拓宽了我的视野,它让我发现了施特劳斯家族之外的其他作曲家,让我听到了圆舞曲之外的更多作品,也让我找到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那种建立在音乐之上的沟通交流是我在那儿收获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正如焦元溥老师在《乐之本事》中说的那样:“能够培养一份终身受用的喜好,和自己心爱的艺术一同成长,无论阴晴顺逆都有陪伴,绝对是人生旅途中最好的礼物,也是最个人化、最亲密的快乐。”

一切天注定

2015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前夕,乐迷们纷纷开始预测来年的指挥,而我当然希望杨松斯大师能够再度执棒。从06年第一次接触古典音乐开始,如今也已经有十个年头了,这十年给我带来了太多的改变,而音乐已经逐渐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就像好友说的那样:音乐不是目的,而是一种活着的状态。看着有生之年小本上的第一条愿望,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这一天能够快点到来。

记得公布结果的那天我正在看演出,中场休息时打开微博发现自己已经被很多好友圈了,内容只有一个:杨松斯将执棒2016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我当时感觉就跟做梦一样,拉着身边的好友反复确认这是不是真的。也许真的是太过兴奋了,以至于下半场听着最期待的柴可夫斯基第五交响曲都仿佛是在梦游。

最珍贵的票

确定不是在做梦后就该面对现实了,和其他演出不同,维也纳新年音乐会采用抽签的购票方式,30万人抢2000张左右的票,能不能抽到真是全靠人品,朋友笑称:你这买彩票中奖的几率可能都比它高一点呢。然而路是人走出来的,办法也是人想出来的。正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抽签未果后,我找到了一家与维也纳新年音乐会长期合作的购票网站,在理智与情感的纠结中我最终选择了维新的预演场,买完票后整个人如释重负,因为我知道这将会是我人生中最珍贵的一张票。

等待的日子是煎熬的,从订完票到最终把票攥在手里的大半年,几乎都是扳着手指过日子的。记得收到票的那天我激动地绕着办公室跑了好几圈。是的,我离梦想又近了一步。

不眠之夜

带上维新的票以及朋友们的祝福我踏上了维也纳的追梦之旅。从慕尼黑嘉斯台,一路经过柏林爱乐厅和伏尔塔瓦河畔的鲁道夫音乐厅,最终到达了维也纳金色大厅。傍晚下了车后还未来得及放下行李,一个人就拖着箱子狂奔到金厅,正在门口拍照合影的游人看着我大包小包地站在那儿对着金色大厅傻笑都是一脸茫然。当晚维也纳气温已经跌破冰点,然而此时我的心却是温暖如春。

站在金厅门口,闭上眼睛推开大门,跟随摄像机镜头进入金碧辉煌的大厅,观众们纷纷入座,台上的乐手们已经开始调音,下一刻全场就会响起掌声欢迎指挥上台,接着音乐响起……

那晚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激动、期待、紧张,脑海里闪过往年维新的画面,一幕幕都是那么熟悉,那么清晰,那么亲切。强行进入睡眠模式失败后,临时起意决定起来写封信给杨松斯大师。于是大半夜地开始在线征集乐迷们的新年祝福,最后看着写了满满一页的愿望和祝福,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满足和幸福。罗曼罗兰曾经说过:幸福是灵魂的一种香味,是一颗歌唱的心的和声。只有自己心里有了阳光,才能将阳光播撒到别人心里去。

写完信后依然睡意全无,趴在窗边,一边回顾着06年的维新一边欣赏着夜晚维也纳的街景,就这样盼来了天亮。

朝圣

音乐是一种信仰,是生命中的阳光,空气和水。信仰是一种行为,它只有在被实践的时候才有意义。因此用朝圣这个词来形容我第一次进维也纳金色大厅还真是恰如其分。已经是第三次执棒维新的杨松斯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都非常特殊,可以说是一件近乎神圣的事情。

每年维新的选曲是最繁重的体力活,今年最终敲定的19首曲目是艺术家们从近800部作品中挑选出来的,杨松斯表示这次维新除了那些必不可少的曲目外,还会融入一些新的作曲家和新的作品,希望给大家带来耳目一新的新鲜感。

走进金厅后周身的一切让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勉强克制着内心的激动和感慨,却在看到杨松斯大师出来的那一瞬全面崩塌,眼泪就这样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十年,我从电视机前就这样走进了金色大厅,梦想曾经那么遥不可及,如今却已被我捧在手心。每首曲目结束后,身边的一对老夫妇都会和我相视一笑,虽然我们语言不通,然而音乐却是相通的。语言的尽头便是音乐开始的地方。这就是音乐的魅力。

当蓝色多瑙河的前奏响起时回忆扑面而来,这是我每年最期待的时刻,也是让我最留恋的地方,而此时我只希望时间能过得慢点,再慢点…最后的拉德斯基进行曲则进入了低调的无人驾驶,音乐和掌声仍在继续……

圆梦

将那封乐迷的愿望和祝福转交给杨松斯大师后,一步一回头地走出金色大厅,看了眼满载幸福回忆的地方,我留下了此行唯一的一张合影。除夕之夜,在步入2016年的最后一刻见到了杨松斯大师,握到了熟悉亲切又温暖的手,见到了依旧暖心的笑容,遗憾未能将心中的感谢说出口,只能将它默默地藏在心底。谢谢您带给我们的音乐!

新年的第一天再次回到金色大厅门口轻声说了句再见。离别虽然在眼前,但是再见也不会太遥远。维新虽然结束了,然而音乐却永远不会停止,我始终坚信:爱乐的人将会越来越多。

“我有一切应该幸福的条件,而且不管我的精神如何苦恼,我想我应该一直是幸福的,只要我始终能把内心洋溢的欣悦传达给别人。”

人生所有的欢乐都是创造的欢乐。

本文刊发于2016年1月期《国家大剧院》院刊

相关阅读: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9.189.004.***
119.189.004.***
发表于2018.09.30 17:52:20
8
042.103.058.***
042.103.058.***
发表于2018.01.01 21:31:24
7
218.018.044.***
218.018.044.***
发表于2016.02.23 08:36:49
6
03
那么喜爱古典音乐,如果生活在维也纳,多好啊!
此帖使用HUAWEI G750-T01提交
发表于2016.02.22 22:31:11
5
221.005.085.***
221.005.085.***
发表于2016.02.22 22:27:22
4
120.236.174.***
120.236.174.***
发表于2016.02.22 18:42:32
3
03

此帖使用VIVO X5MAX+提交
发表于2016.02.22 17:16:53
2
171.041.090.***
171.041.090.***
发表于2016.02.22 16:26:01
1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3508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