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
  • 48
  • 音乐人 - 著名音乐人
    《一生所爱》是几乎每个港片爱好者或周星驰粉丝去KTV必点的歌曲,许多人认识卢冠廷,最早也是通过这首歌。一句“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触碰到的是每个听众的情绪敏感点。而这首歌,在卢冠廷刚创作出来,拿给导演刘镇伟听时,竟被评论太过伤感……
    加拿大钢琴家格伦·古尔德是一个这样的人,头一天半夜还与朋友几个小时长途电话聊天,第二天就杳无音讯,几个月甚至几年都不再联系。他保护手指的方式,演出时坐的一只旧琴凳,以及开快车、怕坐飞机等带有强迫症特征的人格弱点,都在1982年去世后变成了乐迷口中的传奇……
    莫扎特的灵魂是青春的和温柔的,不时饱受多情之苦,但又充满和平;他以自己充满魅力的方式,用饱含韵律美的乐句呈现自己的烦恼,并以流着眼泪就面带微笑睡去的方式结束。正是他这种鲜花般的心灵与他卓越的天才之间的对比,才组成了他的音乐中诗一样的魅力。
    歌手、演员、创作人,林强的身份有很多重,最志得意满的一项,大概要数电影音乐人。年轻时的他是戴着孙悟空面具打碟的DJ,一曲《向前走》让他红透半边天,1995年为《南国,再见南国》配乐,他又从歌手摇身一变为创作人,成了侯孝贤的御用电影配乐……
    作为一名词曲作者,臧天朔的主要音乐才能在谱曲上面,因为他是一名优秀的键盘手,也因为他最著名的三首歌曲(《心的祈祷》、《朋友》、《分别的时候》)的词都是别人写的。不过他自己也写出过这样的歌词:“许多冬天的雪花,春天才落下”。无比的精彩,就如同他无比精彩的一生。
    阿根廷人有句话:“阿根廷什么都可以变,只有探戈不能变!”在阅读皮亚佐拉之前,先想一想阿根廷人为什么说这句话代表了什么意思。然后您会悟出,皮亚佐拉的民族音乐改革之路遇到了怎样的难题……
    谷村新司今年69岁了。他说了两遍:“这一年,对我意义重大。”为何重大,他不解释,只是“想通过唱歌传递此刻‘六’字头最后的心情”。就像他漫长的46年创作生涯中的700多首歌,无论音乐风格如何变化,隽永、深邃,勇敢注视时间黑洞的词意不变,隐约窥见生命奥义的敏锐知觉也未变……
    本文节选自余华的音乐随笔集《高潮》。余华在书中称,勃拉姆斯是一个严肃地行走在荒漠之中的苦行僧。让我们通过这篇美文走近勃拉姆斯和那个不属于他的时代……
    这种时不我与、壮志未酬的失落,在徐冰的新书《中国进行曲——流行音乐四十年回眸》中淡了很多。歌手和他们的歌为何在特定的时候变成万千人心里的歌,又是如何下沉进集体记忆,成为后来者发生的线索,江湖不再是唯一的答案……
    2018年9月7日,著名小提琴家盛中国因病逝世,引发一片唏嘘感慨。在中国小提琴家中,盛中国不能说是技艺最好的一个,却是前后几代中最出名的一个。在国内演出场次最多的、演出足迹最广的、最受大众欢迎的、最易被老百姓接受的……
    2018年9月7日晚,中国小提琴家、一代小提琴宗师盛中国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去世,享年77岁。消息一经传出,音乐圈内外都感到异常震惊、无比伤痛,大家纷纷在微信朋友圈、微博、互联网上表达无限的哀思……
    1969年,窦唯生于北京,父亲窦绍儒是管乐手,母亲在北京第一机床厂上班。窦唯从小跟着父亲学吹笛子,天赋极高,什么节奏、强弱、南北派,没多久就学得八九不离十,6岁就能在幼儿园表演。由于吹得太用力,一不留神把自己吹出了肾炎……
    或许你不了解摇滚乐,但你一定听过披头士的名字。作为公认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摇滚乐队,披头士乐队(The Beatles)虽然只活跃了短短数年的时间(1962-1970),其影响力却穿越多个时代,深刻地改变了流行音乐,成为了几代人心中不朽的传奇……
    无论听柴可夫斯基,还是拉赫玛尼诺夫,甚至是俄罗斯小曲(包括像《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这样的简单作品),一种深重的悲伤连天动地,绵延不绝,让人难以自拔。这种悲痛在歌唱,适合在影视作品里使用。拉赫玛尼诺夫注重旋律,从不放弃音乐里的歌唱性……
    肖邦弱不禁风,被人戏称为“纸片人”。他病重的时候体重只有九十磅,也就是八十斤左右。这个体量如此小的人,却能擂动体量巨大的钢琴,像是瘦小的车夫,在赶一辆几匹马驱动的豪华马车。肖邦的钢琴作品充满阳刚之气,弹奏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百余年前,德彪西 (1862-1918)几乎以一人之力,完成了一次影响深远的音乐 “革命”——他凭借在当时看来几近奇异的艺术理念,在旋律、节奏、和声、音色、织体、结构等几乎所有的音乐语言维度上,都拓展了前所未闻的领地,将音乐导入特别意义上的 “现代”大门……
    多年来,黄舒骏在采访中回答过太多相似的问题,以至于自信“你的采访提纲我看一眼就知道哪些问题是网上抄的,哪些是原创。知道吗,你们记者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以后90%的记者岗位都会被人工智能取代”。说着他拿起矿泉水瓶假装记者采访,水滴在我的腿上……
    2018年的父亲节早上,从莫斯科传来了一条消息:指挥大师罗日杰斯特文斯基于6月16日以87岁高龄与世长辞!这恐怕令许多乐迷黯然神伤,毕竟,他跟其父亲一样,是集指挥家和音乐教育家于一体的“教父级”人物……
    什么样的钢琴家,可以被称为“音乐女祭司”?如今只有玛塔·阿格里奇(Martha Argerich)配得上这个称号。到今年,阿格里奇已经77岁高龄了,人称“阿姐”。这位成名于20世纪中叶,至今仍活跃在舞台上的钢琴家……
    红领巾乐队低调地在摩登天空旗下厂牌BADHEAD发布了新专辑《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专辑录制用了两天,排练得也不多。却也不是高手过招点到即止,前期还是花了不少功夫用在确定主题,商量每首歌用什么方法和声场感觉……
  • 1
  • 2
  • 3
  • 4
  • 5
  • 6
  • ...
  • 48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