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影系列:给我一碗雪
李梦 于 2019.12.17 19:24:13 | 源自:北京日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20

好看精彩的励志电影,不少都是“日本制造”,像是十年前上映的、曾为众多影迷打开古典音乐世界之门的《交响情人梦》,或是讲述退役乒乓选手历经磨折终能找回梦想与信心的《恋爱回旋》,以及今秋在日本上映的电影《蜜蜂与远雷》。与《交响情人梦》相近,《蜜蜂与远雷》中的故事主角,也是几位有理想也不乏热情的年轻音乐家。他们因比赛而相聚、相识,在执着梦想的路途上经历坎坷后,终于找到各自心安的慰藉与归属。

《蜜蜂与远雷》根据日本人气作家恩田陆的同名小说改编,讲述四位年轻钢琴家参与国际比赛的故事,有为了梦想奋身不顾的拼搏,也有与命运握手言和的释然洒脱,有笑有泪,各自精彩。观影后,不少人惊叹于不羁少年风间尘的另类与出众才华,感慨于年轻女孩传荣亚夜为完成妈妈遗愿而重回舞台的勇气,我则对于四位主角中年纪最长的高岛明石印象深刻。在竞争残酷的比赛现场,二十八岁的高岛明石与那些闪闪发光的天才选手相比,显然不具任何优势。但恰是这样一位再普通不过的乐器行职员,无惧成见,不理会他人质疑目光,登台、倾情演奏,优雅鞠躬致谢,似在提醒我们:再卑微的人生,也有机会被梦想照亮。

  • 原著小说不吝笔墨,细述四位选手参与比赛前三轮预选的现场发挥;电影亦留出颇多篇幅,深探角色内心世界,将各自的挣扎、纠葛以及难以言说的晦暗坦陈在观者眼前。观看选手比赛现场表演,聆听他们的练习与预演,银幕前的你我不只旁观他人故事,亦借彼处人事观照自身,从那些惊喜、落寞与感慨中,体悟生命中光与暗、轻重与急缓等不同面向。风间尘对于俄罗斯作曲家巴拉基列夫的高难度作品《伊斯拉美》的激情诠释固然令人难忘,传荣亚夜在李斯特超技巧练习曲《鬼火》对于音色的把控与拿捏亦频频让人眼亮,但对我而言,高岛明石参与前两轮预选时演奏的贝多芬与肖邦曲目,虽说技巧称不上出众,倾注的感情却独特。尤其是他演奏的肖邦《第二叙事曲》,由开篇的舒朗开阔,至急速奔放的乐音涌入,再到喧嚣奔腾之后复归静寂,高低起落,引人入胜。

    高岛明石奏毕此曲后落选,无缘进入复赛,该曲亦是他朝向音乐舞台的道别。全曲最末一句,安宁沉静,于澎湃热烈之后倏忽而来,既是作曲家的独白,又何尝不是演奏此曲的明石直面内心时的释然。对于这位怀有音乐梦想的普通上班族来说,虽无法登上决赛舞台,但来到过,亲见过,便已足够,至少可在多年后对儿子说:爸爸当年也曾为了梦想而努力拼搏呢。

    像《蜜蜂与远雷》这样的励志电影,常以比赛作为全片高潮,而其中最为牵动人心的,却并非比赛的结局与输赢。明石在第二轮预选中,除了演奏肖邦这首名曲,亦弹奏根据日本知名作家宫泽贤治同名诗集创作的曲目《春天与阿修罗》。明石诠释此曲时,想及诗集中那首诗人为病重妹妹而写的《永诀的早晨》。诗中所述,妹妹高热不退,央求哥哥拿给自己一碗雪,而诗中绯红与雪白的鲜明对照,是哥哥苦痛与绝望的直陈,亦暗示人生无常,难以顾全一己之喜乐。电影中,明石演奏此曲时,风间尘亦在观众席间聆听,同样听出明石曲中“给我一碗雪”的无奈感伤。可见,与音乐的阔大丰盈与演奏者之间的惺惺相惜相比,得失与输赢又算得了什么?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考试之神,不错不错
    此帖使用ALP-AL00提交
    发表于2019.12.18 04:58:29
    2
    113.251.049.***
    113.251.049.***
    发表于2019.12.17 20:08:02
    1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2340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