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花一世界
每次听完一部交响乐那样的大曲,如同读了一部《红楼梦》或是《战争与和平》,仿佛经历了一次人生,做了场黄梁梦。人生苦短,怎可能老是到“大世界”中去体验?所幸音乐小品中别有小天地,可以从容涉猎。
  • 1
  • 2
  • 相关的文章一共15篇
    130[转载]辛丰年 |音乐 |评论 介绍 读曲听心声 每逢爱乐知己,总忍不住要怂恿人家去听琴。总要说:不听古琴,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西方管弦乐器不好代替,有其独特功能、个性的奇妙乐器;不听《平沙落雁》等曲,就不知道在西方标题音乐之外,还有这种写意的“音画”……书签: 民乐 中国音乐 古琴 古典入门 60[转载]辛丰年 |音乐 |评论 介绍 一花一世界 每次听完一部交响乐那样的大曲,如同读了一部《红楼梦》或是《战争与和平》,仿佛经历了一次人生,做了场黄梁梦。人生苦短,怎可能老是到“大世界”中去体验?所幸音乐小品中别有小天地,可以从容涉猎。书签: 古典入门 音乐小品 古典小品 音乐欣赏 10[转载]辛丰年 |音乐 音乐人 |评论 介绍 如是我闻贝多芬 一个贝多芬,从何说起!七十年代,为了纪念他,发行了两种唱片全集。有一套共一百十一张。不吃不睡地听,足足可以听五天五夜。关于其人其乐的书,自从他一死便左一部右一本地出。翻开音乐词典,贝多芬这一条目后面开列的重要参考书目,密密麻麻的小字排满了五六百行……书签: 贝多芬 Beethoven 古典入门 10[转载]辛丰年 |音乐 乐器 |评论 介绍 听钟——它不仅是一种乐器 论其古老,钟不如鼓,但只要看两千多年前的中国,钟已经同鼓成了庙堂乐队中的两大骨干,也便可知其历史之悠久了。然而钟并不只是一种乐器。战国编钟的重见天日是石破天惊的文化新闻。这是有声可闻的新闻,有声的古史。我们三生有幸,听到了历代乐家梦里也听不到的历史之声!书签: 古典入门 音乐欣赏 30[转载]辛丰年 |音乐 |评论 介绍 室内乐:朋友交谈默契之乐 一个真诚喜欢音乐的人,入了门,登了交响乐之堂,是不是就“听止”了?否!还应该“入室”,到室内乐中去求一种有所不同的乐趣。“室”小于“堂”,但别有天地。听室内乐也许比听交响乐还多一些困难,这也是对爱好者的一种挑战。书签: 古典入门 室内乐 音乐欣赏 0[转载]辛丰年 |音乐 |评论 文人与乐 几年前读了朱谦之的《中国音乐文学史》。书中所谈的文、乐因缘,引起了对文人与音乐的因缘这个问题的兴趣。随后又看到《读书》上有一篇文章,所论为“中国文人之非学者化”。忽然想到了一个也许并不能成立的问题:自从近代以来,中国文人是不是“非乐化”了?书签: 中国音乐 中国诗词 诗歌 0[转载]辛丰年 |音乐 音乐人 |评论 介绍 德留斯:惆怅的人与乐 在自学英文中曾经发现,“惆怅”这个中文词语好像很难找到一个对等的英文来翻译它。请教汉英辞典,请教精通英文的,至今没有可信服的答案。感到很有意思,却也未免惆怅,也引出若干杂想……书签: 古典入门 Delius 德留斯 戴留斯 10[转载]辛丰年 |音乐 |评论 介绍 辛丰年谈舒伯特:世上除莫扎特外的另一处音乐喷泉 舒伯特既是贝多芬的同代人,又是他的继承者。他既像是一位“女性的贝多芬”,也处处叫人感到他也带着男性贝多芬的性格。听其作,你既不时可以认出贝多芬的面影,又仍然会觉得他到底不同于那位与之并世同城而互相不大熟捻的巨人……书签: 古典入门 作曲家 舒伯特 Schubert 20[转载]辛丰年 |音乐 |评论 介绍 耐人寻味的中国味 如果不是倾听西方音乐,接触了不同风格的异域音调,可能自己也就不会对音乐的中国味发生兴趣,从此有意识地“寻味”。听了古琴曲,见到赵元任的《新诗歌集》,才懂得还有“中国味”这个题目。《新诗歌集》真是可怀念的一本书!书签: 民乐 民族音乐 中国音乐 中国味 新诗歌集 赵元任 78[转载]蒋俭 |音乐 |介绍 西方古典音乐入门书推荐 对比国内和国外的音乐会现场,有一个有趣的现象:西方古典音乐会的观众席,远望都是一片银发,而中国来听古典音乐会的人,却都还是黑发满头的年轻人。这也是国外古典音乐人士非常羡慕中国市场的一个理由——中国古典音乐的市场才刚刚兴起,至少还要蓬勃发展50年。但也正因此,国内古典音乐的爱好者,非常渴求音乐欣赏普及的知识……书签: 古典入门 辛丰年 杨燕迪 20[转载]邱杨 |音乐 音乐人 |介绍 辛丰年:一个爱书爱乐人的一生 在辛丰年的葬礼上,播放的是老先生钟爱的德沃夏克《新大陆交响曲》的第二乐章。严锋在悼词中说:“父亲一生忠厚老实,善良正直,在艰难卓绝中把我和弟弟带大。他参加革命不是出于投机,而是想奉献社会,他在任何时候都从未停止对真理的追求,从未失去对世界的信念。父亲毕生都在追求大爱大美……”书签: 辛丰年 严格 严锋 爱乐 读书 60[转载]刘绪源 |音乐 音乐人 |介绍 今世惟此苦吟才——我所知道的辛丰年先生 辛丰年先生走了。 有人将此视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读书》杂志为代表的优美文风的一个告别式。我则并不那么悲观。我以为,一种优美文风,正如潮之起落,月之圆缺,不可能总是圆满,却也不容易真的消逝。到一定时候,它又会重现光华。中外历史上,有“古文运动”,有“文艺复兴”,这都是借过去时代之文、之艺……书签: 辛丰年 严格 音乐评论 乐评 音乐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