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評論行業、評論音樂
太喜歡聽高原的音樂了,今天想對高原樂壇發表一些愚人之見。藏族樂壇:新人輩出,活力充沛。關鍵人物:亞東,容中爾甲,扎西尼瑪,崗毅,阿勇澤讓,羅扎,根呷,譚維維,瓊雪卓瑪,桑娜央金,高原紅組合。 蒙古樂壇:新軍始露,老姜猶辣。 關鍵人物:騰格爾,德德瑪,瑪希,布仁巴雅爾,齊峰
我聽到的第一盤迪倫的專輯是《哦,老天》,大概在1990年。當時對民謠沒什么概念,還以為都跟“四兄弟”一樣呢,事實上,這張專輯確實無法代表迪倫的風格。后來,隨著打口磁帶唱片的涌入,聽迪倫的歌容易了,他的唱片一張接一張地買,有關他的資訊一條接一條地看,對這個人了解越來越多,但都是支離破碎的
書簽: 迪倫
回到北京,我想,網上總該有相關的報道了,看看報道,也許就該略知一二了。我上網后,在查閱有關新聞時,發現,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阿朵的那對乳房,看來看去,媒體的焦點都盯在阿朵的這對豪乳上。于是我開始懷疑,宋柯同志說的所謂單曲銷售,怎么變成了雙乳銷售?于是我在電腦跟前發呆,想起一個多月前采訪宋柯,談到公司將來的銷售模式的時候,他一直支支吾吾,一口一個保密,一口一個不能說。原來這個秘密就是阿朵的乳房不成?
書簽: 阿朵
年底總是要對全年進行一次回顧的,比如這一年發生了哪些大事,流行音樂回顧的話,有一項是不能避免的,就是全年最佳唱片。今年,華語唱片真沒出來幾張像樣的,所以回顧起來確實很費勁。我看了很多人列舉的“年度之選”,有個名字頻頻出現在年度之選的名單上,這就是胡德夫
書簽: 胡德夫
中國在沒有盜版的年代,我知道賣得最多的卡帶是《紅太陽》,用了5年的時間賣掉了800萬盤,我接觸中國的音像產業有13年了,超過800萬的正版專輯我還從來沒聽過。那么,現在有了盜版和網路下載,居然能有如此駭人的銷量,我懷疑希特勒的助手戈培爾從墳墓里鉆出來了。
書簽: 周杰倫
國牌耳機在巨大進步,這在很多國產品牌上均有體現。OVC V30+以精美的包裝和一流的工藝,攜漂亮的金屬外觀,贏得了較高的期待度,先不說音質,僅僅說形象包裝,OVC做得比許多洋貨還好,希望其他國廠借鑒學習。
最近我們放出了與耳機有關的圖集與文章,得到了不少朋友的支援,也有部分朋友問:“你們為什么罵洋耳機?”“為什么推廣國產耳機卻不擇手段的貶低洋耳機?”我們有些驚詫,我們一沒有罵洋耳機,也沒貶低他們,我們僅僅讓大家看到了洋耳機更真實的一面。如果暴一些光就是“罵”,那我們為什么不“罵罵”洋耳機,洋耳機就得永遠“揚長避短”?在之后,我們還會有更多“罵”洋耳機的文章,而這篇文章,我們就說說洋耳機為什么可以“罵”。歡迎大家留言,您可能得到這兩只耳機中的一只,留言時,請先登陸,然后再發表您的看法,留言結束處請注明您希望得到哪支耳機。若您中獎,我們需要用您的ID確認您的身份。
“國貨還得努力啊”,這話語重心長,但也要看在什么環境下說,在當前的這種環境里,國牌耳機要達到洋牌耳機相當的地位,僅僅靠音質、外觀、投資報酬率是不夠的,我們花了相當長的時間,收集了當前幾乎所有主流耳機,國產品牌和進口品牌的各半,并聯合了幾位圈內的資深編輯,將聯合推出一個大型的耳機專題……歡迎大家留言,您可能得到這款達音科DN-60耳掛式的耳機,留言時,請先登陸,若您中獎,我們需要用您的ID確認您的身份
車馬費,又叫紅包,好處費,是一種灰色交易,現如今已經成了媒體的潛規則、錢規則。我剛進入媒體的時候,正趕上這股歪風盛行,我當時在一家報紙工作,我曾經聽到一個部門領導在打電話,對方是我國著名歌星,80年代走紅,上過春節晚會,還出過事,曾經銷聲匿跡過,后來又復出。這個領導說得很直接,給一萬塊錢,寫一整版,5000塊錢,半個版面。后來,真的就寫了一整版
書簽: 記者
2001年,臺灣出現個“哈狗幫”,把罵人和墮落生活唱的繪聲繪色。你真覺得他們真的是有良知么?未必,歌唱愛情的人未必就是個有愛心的人,歌唱良知的人也未必就有良知。有時候,藝術的表現和夸張讓人忽略的它真正的社會意義和啟示作用,也讓表演者存有私心雜念。試想,當所有的人都去歌唱愛情,愛情也就不那么感人了。罵人是最能取得直接商業效果的方式,假如禰衡今天在世,他非但不會被殺,反而會成個明星。
書簽: 罵人
年逾80的老藝術家王昆直言,李瓊近年來受到以金鐵霖為代表的“學院派”音樂人的不公平“壓制”,屢屢與獎無緣,這說明中國民歌界對歌手和作品的評審存在著一定的問題。王昆此舉頓使會場陷入尷尬狀態,也在音樂界引起強烈反響,有人認為王昆的“發難”捅開了樂壇鮮為圈外人知道的“原生態”與“學院派”之爭。
美國聯合錄音工業為銷量已超過1千萬張的唱片舉行鉆石頒獎紀念,目前共有74張唱片獲此殊榮。我們今天選出其中十張銷量最高的唱片,數字雖然不能說明一切,但也能從某些側面反應一些問題、感慨或其他……
是我習慣,家里凌晨,剩腳步那些回音,音樂之中,與我同行,床頭亮一盞暗燈,十二夜,陪伴著我的,有這十二個女歌手的十二首歌曲,十二夜這么過去的,但是留下的卻是對十二女歌手,十二首歌曲的深深回味
天邊傳來了來自草原的深情牧歌,我從小在草原長大,我所知道的蒙古人不論男女老少都是能歌善舞,我非常喜歡聽他們拉著悠揚的長調或唱著深沉的牧歌....
愛國主義是流氓的最后避難所。我說,愛國主義還是奸商的迷魂湯。EVD走到這田地,連愛國主義也救不了他了。EVD就這樣死掉。
書簽: EVD
剛剛過去的20世紀,對中國的揚聲器和喇叭事業確實是大發展的幾十年。雖然不能成為我們故步自封的理由,但也卻包含了若干工人、技術人員的心血和努力。不可不稍事總結。一個扼要的回顧也許是必要的。
多媒體喇叭作為PC一個可有可無的配件發展至今,一直很難獲得用戶的關心,用戶更多關心的是顯示卡、CPU的技術,而對多媒體喇叭的相關知識卻了解不多,在為數不多的相關文章中,卻很多都是漏洞百出,我們不能要求每篇文章都無錯誤,但是編輯本身基礎知識不夠卻開始傳道卻有失媒體積極作用,我們找到這么一篇文章,嘗試著修改其中錯誤之處,本文中紅色文字為Soomal加注。由于本文的特殊性,文章出處和原作者資訊不再刊登
一方面,好產品,沒有人敢寫真實的頻響范圍,誰也不愿意無緣無故吃個啞巴虧。所以,現在要么不寫頻響范圍,要么干脆寫上20Hz-20KHz的“萬能數據”。另一方面,有些廠商已經開始學會玩文字游戲。既然你不相信20Hz-20KHz,我們做個簡單的算術,就寫40Hz-18KHz吧,還可以堂而皇之的告訴大家,20Hz-20KHz是不可能的!
2005年6月中,Creative公司終于發布了“萬眾期待”的X-Fi,并且首次發布了最為詳盡的說明文檔,并對當前某些疑問一一做了解答,可是我們看完之后更迷惑了。當號稱全球最頂級的多媒體裝置制造商聲稱 MP3比原始CD還好聽時,我們是哭還是笑好?
因為工作關系,常常去一些娛樂場所檢查工作。在沒到現在這家單位之前,我是從不上什么歌廳舞廳的,總覺著那些地方不是咱這號人去的,再加上流行歌曲不會唱,舞不會跳,也就沒了那興趣。自去年8月調到現在的工作單位之后,工作性質所定,不去還不行。慢慢地,也就覺著唱唱歌也沒什么不好
書簽: 老歌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