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
  • 133
  • 評論 - 評論行業、評論音樂
    創作《悲愴》時,貝多芬29歲,已在維也納音樂圈中成名,不乏擁躉。而他卻用“悲愴”為這部經典之作命名,一說是他感傷于父母離世,一說是他感慨時光易逝而前途未卜,在我看來,此曲更像是已被耳疾所擾的作曲家直面命運的勇氣與執著……
    營銷推廣當然也很重要,但如果沒有邁克爾·杰克遜一開始就為《Billie Jean》的靈感碎片癡迷、如果邁克爾·杰克遜沒有堅持要求昆西·瓊斯按他的想法錄歌、如果昆西·瓊斯沒有在錄歌過程中表現出足夠的專業度,如果沒有《Billie Jean》這樣一首好歌,一切都不成立……
    爵士音樂究竟是什么?對大多數人來說,爵士樂已經成了一個文化符號,我們心中會隱約浮現出被稱為“爵士味”的東西。但如果要求人們對這個符號的印象進行概括,必定會感到十分吃力……
    有哪位作曲家,可以同貝多芬競爭世人最愛之交響曲作者的位置?莫扎特?勃拉姆斯?還是柴可夫斯基?其實是馬勒,原本確實難以相信,但事實上,世界上許多樂團的演出數據已證明,當代聽眾對馬勒交響曲的熱愛,同貝多芬的作品相比,已經平分秋色……
    近段時期,以網路平臺為節目主體制作播出的《樂隊的夏天》第二季成為暑期檔的話題節目。這其中既有節目已經播出過第一季、有一定的受眾基礎這樣的內因,也有疫情期間現場音樂全面關停導致的樂迷極度“饑渴”,以及同時期其他的音樂綜藝節目競爭力更差這樣的外部原因……
    2002年上映的傳記電影《永遠的卡拉斯》是這位傳奇女高音歌唱家的好友、意大利導演佛朗哥·澤菲雷里的作品,為紀念卡拉斯逝世25周年。該片并未像那些中規中矩的傳記電影一樣,依時序將主人公的生平經歷細細說來,而是僅僅選擇“灌錄唱片”這一件看似尋常的小事……
    9月14日,NVIDIA和ARM官方網站上同時出現了一條重要新聞,NV宣布斥資400億美元收購目前被日本軟銀控股的ARM,趁形勢好的時候收購優質資產和技術也是理所應當,但在目前的局勢下,這樁并購大生意卻充滿了曲折和變數。
    時間過去了三十幾年,那盤磁帶里的每一首歌、每一句歌詞,我都能背下來。譚詠麟的《曾經》、鐘鎮濤的《情變》、達明一派的《繼續追尋》、徐小鳳的《城市足印》、許冠杰的《日本娃娃》、張學友的《月半彎》、蔡楓華的《盡訴心中情》……
    曾有人和我聊起“荒島音樂”:你在一座荒涼孤獨的小島上,只能帶一張唱片,你會選哪張?我飛快地在腦海里搜索,在荒島上,與世隔絕,心理是孤立無助的,尤其在夜晚,黑暗中,最能讓你克服恐懼、平復心緒的音樂……沒兩秒鐘,我就鎖定了巴赫的《哥德堡變奏曲》。
    音樂廳(Concert Hall)有狹義和廣義之分。廣義的理解就是提供音樂演出的室內場所。狹義理解是指功能性明確(演出古典音樂為主)、場地有極致要求的音樂演出與欣賞空間,它以維也納金色大廳、柏林愛樂大廳、卡耐基音樂廳、三得利音樂廳、星海音樂廳等為頂級標準……
    在《不能說的秘密》中,《天鵝》是男女主角的心水曲目,也是兩人愛情的見證。若時間回溯百多年,圣桑在1886年寫下的這首短小卻令人百聽不厭的樂曲,恰也是作曲家本人的偏愛:它原本屬于組曲《動物狂歡節》中的一首……
    鋼琴家郎朗已經三年沒開獨奏音樂會了,今年3月重回獨奏舞臺,他帶來了巴赫巨作《哥德堡變奏曲》。原本,他想在30歲生日彈,沒達到理想效果,結果一等就是七八年。2020年3月1日,在妻子吉娜的家鄉威斯巴登,郎朗第一次登臺演出了《哥德堡變奏曲》……
    播放之初,已經有頗具影響力的公眾號指出:雖然2020年剛剛過半,但目測“角落”斬獲年度最佳國產劇的位置,已是無多少懸念的事了。一部杰出的電視劇,配樂往往是不容忽視的一環,《隱秘的角落》中也是如此……
    交響曲到貝多芬這里,寫作數量為何急劇減少?原因顯而易見:規模加大,難度增高,形式與內涵的復雜度均空前提升。一句話,以質量換數量。對于貝多芬的直接前輩海頓與莫扎特,交響曲由于主題的精煉、思維的縝密、技巧的多樣與結構的工整,儼然已是考驗作曲家才思與技藝的試金石……
    粵語流行樂壇至今為止,走過了四十多年的日子,從剛開始的市井白話歌,到電視劇經典主題曲,到偶像時代的崛起以及是現在追求個性的年代,但是走著走著似乎也看不到未來。所以粵語樂壇,乃至華語樂壇的高光時刻,真的已經過去了嗎?
    1952年,在英國倫敦威格莫爾音樂廳(Wigmore Hall)上演的一場音樂會中,譽滿歐洲的青年吉他演奏家朱利安·布里姆(Julian Bream)用一把魯特琴演奏了該場演出的部分曲目,這一舉動,使得魯特琴這個古老且遙遠、耳熟卻罕見的樂器氣宇軒昂地出現在樂迷面前……
    到最后,只有詩歌會留下來。但在本世紀,古老規律還存在嗎?鮑勃·迪倫的第39張錄音室專輯《Rough and Rowdy Ways》像個鬼魂在唱歌。唱歌的人今年79歲,他的歌沒有那么古老,只比他的年齡長一點點……
    弦樂四重奏是四個弦樂家的合奏——兩把小提琴、一把中提琴和一把大提琴。弦樂四重奏是古典音樂中最典型的室內樂合奏形式之一,從18世紀后期開始,大多數的主要經典作曲家都創作了弦樂四重奏作品。弦樂四重奏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巴洛克時代的重奏奏鳴曲……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們簡要介紹了國內半導體設計和生產能力的概況,今年8月4日,國務院發布了《新時期促進集成電路產業和軟體產業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政策》,給出了2025年國產晶片自給率要達到70%的目標。今天就來介紹一下近年來國內有代表性的具體應用晶片設計、生產的現狀。
    埃爾加的功勞可謂大矣。英國自17世紀后鮮有遐邇馳名的作曲家,引以為豪的亨德爾畢竟是德國人。這種大失顏面的僵局被生于19世紀中葉的埃爾加打破了,所以他受到英王青睞,堂而皇之地封爵躋身貴族;雖是中學學歷,卻在伯明翰大學做了音樂教授,耶魯大學還授予他榮譽博士學位……
  • 1
  • 2
  • 3
  • 4
  • 5
  • 6
  • ...
  • 133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