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
  • 142
  • 音樂 - 我們愛音樂
    肖邦出生在Zelazowa Wola,一個離華沙四十幾公里的郊區,教區洗禮記錄顯示他的生日是1810年2月22日,然而他的家人把3月1號這天當成肖邦的生日。其實肖邦的確切出生日期和他職業生涯中的許多事件一樣,頗具爭議……
    作曲家一生創作了無數的音樂作品,有的被世人廣為傳頌,有的卻至今無人知曉。有的作品受他們所處時代、社會環境的影響,有的為某種特定場合、事件或人物而創作,還有的源自于文學、繪畫、宗教等內容的啟發……這些作品背后多多少少都有我們并不知曉的故事。
    好音樂可以為一部劇勾魂動魄,作曲家孟可用他的音樂數次證明了這一點。電視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以下稱“《知否》”)正在熱播,由孟可、呂亮作曲的配樂,先聲奪人,刷足了存在感……
    盡管1990年亞洲運動會開幕前的歌曲征集中涌現了一批以《燃燒吧,火焰!》為代表的亞運歌曲,但當觀眾聽到了氣宇軒昂的《亞洲雄風》后,其迅速成為最受歡迎的亞運會歌曲,傳唱度遠遠超過官方確定的主題歌……
    在舞曲的發展變革中,施特勞斯家族的作用舉足輕重,正是他們完成了舞曲交響化的第一步。我們今天聽到的以施特勞斯家族為代表的各種舞曲,其實與更早先的太陽王時代的芭蕾舞曲和(作為交響曲前身的)組曲已經分屬于兩個不同的體系……
    多才多藝也多情的音樂界的大才子,橫跨爵士與古典的作曲家兼指揮家安德烈·普列文(Andre Previn)在2019年2月28日逝世,享年89歲。他的數任前妻都在社交網路深情懷念他。也許用神童、奇才、情圣來給普列文蓋棺論定,再恰當不過了……
    《喬家大院》講述了一代傳奇晉商喬致庸棄文從商,經歷千難萬險,終于實現貨通天下、匯通天下的故事。這是2006年中國最紅火的電視劇之一,趙季平為電視劇所作的配樂跟著飛入千家萬戶,同樣深入人心……
    1989年春節聯歡晚會上,韋唯演唱了一首歌曲,引起了全國觀眾的廣泛共鳴,這就是——《愛的奉獻》。這首作品由黃奇石作詞、劉詩召作曲,淺顯易懂的歌詞和感人至深的旋律,加上韋唯的深情演唱和央視春晚的巨大影響力以及社會各界的共同關注……
    在聽第十交響曲的時候,我們不得不思考的一個問題就是,他究竟想在這部交響曲中傳達出什么資訊?現在看來,肖斯塔科維奇第十交響曲總是與斯大林的去世有著聯系,其中也不難解讀出作曲家對斯大林的挖苦和諷刺。可是,在挖苦和諷刺的背后,肖斯塔科維奇所要傳達的還有什么?
    雖然流行音樂不流行了,但流行音樂仍在持續創作、生產、錄制、發行。在音樂不再是必需品的年代,音樂出版的種類數量卻空前龐大,其中大多數是作坊式制作和獨立發行。新人新作涌現之多之快令人眼花繚亂,每年歌壇名錄都在大面積地刷新,哪怕是專業研究者也不明究竟,看不到全貌,把握不清方向……
    《京劇幻想》是中國青年作曲家龔天鵬創作的第十部交響曲,用瑰麗的交響手法,把京劇的精氣神“翻譯”成了美國觀眾都聽得懂的音符。演奏此曲時,美國樂手與中國樂手穿插而坐,他們有著不同的膚色、不同的文化背景,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共同編織出和諧的音符……
    記得是1987年底到1988年初,兩部電視劇轟動全國,一部是《雪城》,另一部則是《便衣警察》。兩部電視劇每周一三五、二四六輪流播出,用今天的話說就是奪盡了觀眾的眼球——須知那時全國也沒幾個電視訊道。兩部電視劇主題歌皆由劉歡演唱……
    說到元宵節,雖然一直被春節老大罩著,但這個節日仍有自己的一些小個性,它與春節一個“主內”,一個“主外”,春節在家中團聚,元宵節則是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人們走出家門賞月亮、看花燈、猜燈謎、扭秧歌、耍獅子……
    或許,肖斯塔科維奇也向我們展示了在九死一生的環境中求生的辦法:首先,要放棄新奇的想法,因為不成熟的東西很有可能遭致意想不到的災難;其次,要學會夾著尾巴提交投名狀,生存才是這個環境中最應該考慮的事情;最后,要想想自己能為后世留下什么……
    格萊美終究不能一直自娛自樂。但即便已做出開放與包容的姿態,當地時間2019年2月10日晚在洛杉磯斯臺普斯中心舉行的第61屆格萊美依然延續保守趣味。在提名中領跑的Kendrick Lamar和Drake僅有少許斬獲,最重磅的年度專輯獎不出意外地頒給了鄉村女歌手Kacey Musgraves……
    電視連續劇《紅樓夢》的播出,掀起了一個盛況空前、持續至今的收視熱潮,成為了“中國電視史上的絕妙篇章”和“不可逾越的經典”。該劇的音樂也同樣引起了巨大的轟動,成為我國音樂史上一個重要的標志性符號,甚至可以認為從此音樂藝術中多了一類音樂叫“紅樓夢”……
    她并非絕色女子,身高只有1.4米多,成年后以藝名行世,“皮雅芙”即巴黎俚語“小麻雀”之意,同時意指小個子。但她擁有歌唱表演的天賦異稟,至今仍然被推崇為法國香頌獨一無二的天后……
    我不認識辛豐年先生。為探知他,專門向嚴鋒要照片,因為,上海音樂出版社出版的文集上竟沒有他一張照片。其實,網上本是可以搜到的,他和趙麗雅的合影,網上也有。從照片看,是個耿介、執著、執拗的老人……
    中國古人也和我們今人一樣,熱烈地追求節日帶來的精神享受和人倫之樂。沒有電視和網路,對他們來說,缺憾也許是不能像現代人那樣拿著手機搶紅包;而好處也不少,至少他們不必忍受無孔不入的無聊商業廣告。
    其實,關于音樂好聽不好聽、協和不協和的標準,一直在發生變化。對中世紀的人們來說,三度、六度就是不協和,可后來發現,三度、六度還是蠻協和的。推動人類音樂歷史發展前進的一個因素,就是對不協和的接受度越來越高……
  • 1
  • ...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
  • 142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