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
  • 140
  • 音樂 - 我們愛音樂
    人們經常忽視(或未知)《黃河》的樣貌如何改變,更不曉得今時大眾所聆聽、習慣、傳唱的《黃河》,幾乎脫離了冼星海原始意圖。甚至,后人所創造出的關于《黃河》的諸般種種詮釋,已掩沒了當年被奉為「人民音樂家」的冼星海,其所希冀創造的某種藝術追求……
    在中國的音樂市場上,騰訊音樂儼然成為寡頭。就算其他音樂平臺不愿看到,但畢竟人家財大氣粗,坐擁十億用戶。“吃瓜群眾”能想出的主意也就是模仿三國演義“孫劉聯手抗曹”了。于是,今年6月以來,阿里蝦米音樂和網易云音樂合并的傳聞就不斷流出。然而……
    不妨回憶兩場著名的獨奏會錄音:霍洛維茲還鄉演出的莫斯科獨奏會,還有米爾斯坦的最后獨奏會。它們都是錄音史上劃時代的名演,聽者因此相當熟悉。但仔細想想,會發現兩場演出都僅包含一首大型奏鳴曲,此外全部以單樂章作品支撐全場……
    現在的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會讓原本對她不滿的人有所改觀嗎?在新專輯《Lover》中,她終于公開發表政治觀點。《You Need to Calm Down》中提到了GLAAD(美國“同性戀者反詆毀聯盟”),在歌曲發表后該組織收到的捐款數驟增……
    當片中杰克唱出“像羽毛風中飄”之類的唱詞,他一定懷著與劇中公爵相似的、沾沾自喜的心情。因為對待感情從不走心,所以進退自如、從容淡定。導演不忍見到杰克在虛偽無情這條路上一直滑落,用一場似夢非夢的命運反轉催促他直面內心……
    周杰倫發新歌了,《說好不哭》聽哭了許多人,緬懷青春成為朋友圈的主旋律。在7月份“周杰倫老年粉開始被迫營業”,發起與蔡徐坤粉絲的“微博超話排行榜第一名”爭奪戰后,“夕陽紅粉絲團”又一次迎來他們的狂歡……
    日本指揮家西本智實,正是登上指揮臺的女性佼佼者之一。“指揮”所必需的男性的陽剛與女性的柔美在西本的身上幾乎完美結合,極富感染力。更難得的是西本還擁有十分精致立體的五官和修長勻稱的身材,加上一頭微卷的棕色濃發,極具“偶像范兒”……
    能在音樂與科研兩個領域都做到出類拔萃的,恐怕只有俄羅斯作曲家鮑羅丁。他是19世紀俄羅斯“強力集團”成員之一,又在化學領域有杰出的建樹。他生命的根部初始就分出兩股枝干,齊頭并進,參天巍峨,說不出哪枝更茁壯和挺拔……
    過去的十年,莫文蔚的巡演相接,密度比從前更甚。原本也能唱,“但唱一場隔天一定倒嗓”,因此早有心理準備,“喉部肌肉也是肌肉,隨年齡增長一定會退化”。誰知現在“出來的聲音都不一樣了,聲音越來越強壯,到了最佳狀態”……
    從古典主義到浪漫主義的轉變,并不是某個人在某個結點發明創作的產物,它是一個緩慢的變化過程**。在這個漫長的轉變過程中,舒伯特成為了時間篩選出的代表人物之一,而他創作風格的轉變,深刻的體現在他的弦樂四重奏中……
    豆瓣上曾經有個活動,叫做 “你最想聽誰再開演唱會”,彭羚排名前列。彭羚是香港90年代的天后。她的歌唱生涯比較短暫,88年出道,02年隱退。真正大紅則是94年的《讓我跟你走》,讓她力壓王菲、林憶蓮,獲得《勁歌金曲》最受歡迎女歌手金獎……
    《吉尼斯世界紀錄大全》不乏許多與音樂活動相關的資訊,例如最古老的樂器、最長的樂曲、海拔最高的音樂會等紀錄,都令人大飽眼福。除了令人嘆為觀止的奇跡外,也不乏一些惹人捧腹的“奇葩腦洞”……
    新專輯分享會上,梁靜茹唱到這首《慢冷》時泣不成聲,一如十七年前那個剛出道三年便開了演唱會,在舞臺上唱《一夜長大》時哭鼻子的女孩。華語樂壇或許真如很多人說的,已經開始消沉衰落。但有梁靜茹這樣的歌手總會讓我們覺得一切都沒變過,不管歌手本人的人生又經歷過幾次分分合合。
    莫扎特的音樂從來不像貝多芬那樣“勢不可擋”,其骨子里很多時候充滿了無奈和陰影。莫扎特對待人性的態度比貝多芬更加微妙、更加多變,也更加復雜。因此,莫扎特音樂中那種對人性弱點的透視和理解,以及對人生命題略帶悲觀的疑慮眼光,相比貝多芬,更能夠喚起我們現代人的共鳴……
    在我看來,肖邦這些前奏曲,每首都像一幅畫,有濃有淡,有豐沛熱烈也有留白。出現在伯格曼該片中的第二前奏曲,并非只是渲染氛圍或抒發情緒的背景音樂,而是直接介入影片敘事中,成為母女間關系的征象與隱喻……
    在資訊爆燃的當下,網路充斥著大量檢索性、簡易化、炸裂式的元素,相較于傳統,聽眾的審美趣味發生了位移,更偏向于“重口味”。附和著此種趣味的流行,交響樂團更是多了幾分妥協,演出季方向和策略也應和著觀眾做出調整……
    如果提起陳慧嫻,我問十個人九個人都會回答:哦唱《千千闕歌》的那位,剩下那一個是不認識的(噗!)。其實陳慧嫻的歌遠不止《千千闕歌》,可你總不能忽視這首歌帶給她的名氣……
    莫扎特經常聽施塔德勒吹單簧管,為讓施塔德勒有更多的演奏機會,他寫了一些單簧管與其他樂器的重奏曲,其中就有著名的《A大調單簧管五重奏》,還有歌劇《狄托的仁慈》中兩段抒情曲。最著名的要數《A大調單簧管協奏曲》……
    我們在聆聽這首歌曲的時候可以明顯感受到融合的魅力。通過融合,歌曲表達了新時代的中國是在全球一體化的大背景下發展,其中既有中國特色也有一些別國的文化,它們都在新世紀的中國社會背景下融合、發展……
    布魯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ingsteen)的第十九張錄音室專輯《Western Stars》不屬于這個時代,與東大街樂隊發出的聲音也全不一樣。專輯發布后的采訪中,他不得不一次次保證,今年下半年他與東大街樂隊的巡演將照舊……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
  • 140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