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8
  • 9
  • 10
  • 11
  • 12
  • 13
  • 隨筆 - 音樂隨筆、心得
    太多人聽過刀郎的歌,但很少人知道他長什么樣——歌手刀郎沒有進行起碼的宣傳、沒有MV、沒怎么打過榜,也幾乎沒接受記者采訪,甚至他的照片都很難找到。與一擲百萬打造偶像的唱片公司模式截然不同,刀郎創造了一場非典型流行,讓不少專業人士吃驚——原來流行也可以如此簡單。有一種市場推測稱,現在刀郎的唱片銷售量可能在600萬張(不含盜版),是國內最近10年銷量最大的一張唱片
    書簽: 刀郎
    一個孩子的成長,越過樹林,越過湖泊,越過海洋,有些東西成為他生命里永遠的記憶,有些音樂成為他骨頭里不變的髓。歲月琱[遠,經典永留傳。有些搖滾給我們的印記將永遠不能從我們的頭腦中抹去,音樂也好,垃圾也罷,我們不能忘記的,就是屬于我們的,傷,或者痛,或者愛。
    搖滾,乃其最重的一支——金屬,因著對人們激情的誘發,長期以來一直是為基督教所深惡痛絕的對象。但它向那些“道德”的固定侵襲并沒能取得絲毫進展,反被逐漸剝奪了發言權。畢竟,在嵌入教會偽善面具已達九年的西方社會,絕大部分音樂/藝術充其量只是精神茶會,而層出不窮的地下/極端音樂亦無非是變著花樣繼續著學究式的討論
    電子音樂的百年史
    前言:總有人問關于blues和jazz區別的問題,這確實不好回答。我查閱了很多資料,寫了這片文章,只是從歷史發展的方面簡要的說了一下,很片面,但至少會從感性的方面給大家一些啟示,希望大家能夠細心閱讀,說出一些你的了解或者理解,此文章暫做一個拋磚引玉的作用吧!:)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竇唯的夢和幻境,可能更像是一種治療,一種對自身精神生活的調節。他把自己完全地投人到音樂中,強調每一聲、每一曲的功效,那個由玄奧的古漢語詞匯構成的世界里,竇唯是如此孤獨,除了山水和心靈,簡直一無所有。我們可能要像期待一位大師那樣,期待竇唯在10年以后的博大而今天的竇唯,卻主要屬于對音樂毫無要求的所謂小資,這是不公平的。盡管這種不公平,的確存在于我們音樂生活的每一個角落
    書簽: 竇唯
    哥特音樂是我們的入口:有很多東西本身并非哥特式的,但卻為許多哥特所鐘愛。例如工業(Industry)和古典(Classic)音樂;相反,有些哥特式事物卻并非某些哥特樂隊的興趣,例如對吸血鬼和對死亡的興趣;有些樂隊并非哥特,卻被認作是哥特,如Marilyn Mason(瑪莉蓮·曼森)、Nine Inch Nails(九根寸釘);而還有些樂隊從不自稱哥特,大多數人卻將其看作哥特,例如The Sisters Of Mercy(仁慈的姐妹們,以下簡稱為Sisters)和Dead Can Dance(死者能舞)。
    和其它所有的藝術形式一樣,音樂藝術的發展絕不是在一個封閉的環境里實現的,社會的發展、人類文化的整體進步等都無一例外地對音樂的發展產生過影響。本文試圖以美國為例,談談音響技術的發展對音樂形式的進化所產生的巨大影響
    想一想我們在過去某些年代只用簡易的隨身聽、或者通過收音機收聽廣播里的歌曲時,我們那些忽然涌現的真實的感動與感受又是為何?只為了那些音樂真實而真誠地觸及了我們心靈中隱藏的一些記憶和夢想。搖滾音樂發展到今天,是形式還是內容使我們對它給予了那么多的關注?我們對搖滾的理解是為形式還是內容?
    書簽: 搖滾
    爵士樂以其獨特的魅力贏得了廣大 聽眾的喜愛,同時也得到了音樂領域各界人士的認可。爵士樂以布魯斯(Blues)和拉格泰姆(Ragtime)為源頭,經過整整一個世紀的發展,如今已是異彩紛呈、百花齊放。 自從1917年第一張爵士唱片誕生以來,它便顯示出了巨大的潛力。 30年代以前的早期爵士樂 、30 年代大樂隊(Big Band)演奏的搖擺樂(Swing)、 40年代的比博普(Bebop)、 40 年代末的冷爵士(Cool Jazz)、 50年代的硬博普(Hard Bop) 、60 年代的自由爵士(Free Jazz) 、70 年代以后的搖滾爵士(Jazz-Rock),而后拉丁爵士(Latin Jazz) 、融合爵士(Fusion Jazz)… …一張張爵士唱片匯集成了一部爵士樂發展史。
    書簽: 爵士 jazz
    我們經常因為強烈的欲望與渴求而受苦,由于曾經體驗過與某件事物有關且無法控制的“快樂”感覺。當這種感覺升起的時候,必須檢查并且清楚的看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這些快樂的感覺,為何會造成渴求與欲望的不安?同樣,當你不快樂的時候,要查清楚,為什么這種感覺會自動導致仇恨?有時候,對事情是既不快樂,也不是不快樂,這種中性的感覺,往往導致心理混沌,那是一種無知的狀態——你根本不想理會或對抗。這三種對內心經驗的反應,不一定很粗浮,往往非常細微,難以察覺。
    書簽: 心理
    “退化”本該是事物到達極至后應出現的必有規律。可中國搖滾樂在距離極至尚遠的情況下就已經開始了退化,這是現狀——沒人能回避的現狀,有許多人會站出來強打起精神反對的現狀。
    書簽: 搖滾
    有時,變革和發展與形式無關,有時則有關。香港的最高電影獎項香港金像獎中電影配樂獎的名稱一直在變,第二屆到第七屆:最佳電影音樂。第八屆到地十五屆:最佳電影配樂。第十六屆至今:最佳原創電影配樂,這就是香港金像獎對待電影音樂的態度。我們可以認為,這多少可以濃縮一點地看出香港電影界對電影音樂的原創性是逐步重視的。雖然,它仍任重而道遠
    幸福就這么簡單,如果你懶得去制造,你一定無法體會半夜的一碗雜醬能讓我幸福得直嚷嚷,我還要跑到隔壁房間苦瓜面前去跳一段草裙舞,不把他弄得噴鼻血不算完。
    書簽: 雜醬面
    然而如果王菲僅僅是個憑聲音打動我的歌手,我也絕無理由如此迷戀,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開始琢磨何以有如此多的人如我一樣,陶醉于這個女子如春燕呢喃般的吟唱。慢慢聽得多了,也算聽出些門道,加上與歐美一些實力女歌手唱法相印證比較,對王菲逾聽逾是心驚,既驚于這個女子對于流行音樂的敏銳觸覺和天賦悟性,更驚于其高超的歌藝,把聲學的各種巧妙運用地蘊藏于自然平淡中。
    書簽: 王菲
    現在漫畫圈子盛吹東瀛風之際,樂壇也流行起了日本風和韓國風,狂迷歐美流行搖滾樂的CLERIC實在是有點看不下去,所以無論如何也要為歐美的樂手們正正名。當初CLERIC在沒有迷上漫畫之前就已經非常喜歡歐美的POP和ROCK,所以在聽了N年的歐美之后,再來看看現在流行的日韓音樂,真是哭笑不得的說,現在所謂視覺系的歌手樂隊們如果除掉他們那絢麗的形象后還能剩下什么呢?說到底,音樂是用來聽的,漫畫才是用來看的(笑)。幾個月前CLERIC在音像雜志和哈日族的輪番勸說下買了一張日本"天王級"樂隊GLAY的CD,聽了之后,覺得沒什么特別的嘛,比起當年的XJAPAN來真是太……這種演奏和演唱水準的樂隊在歐美到處都是……視覺系樂隊在音樂上唯一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大概只有彩虹了……汗。不過退一步說,能夠組成BAND,自己創作自己演奏,就已經很不簡單,應該鼓勵!所以日本的樂隊水準雖然參差不齊,但是比起只有偶像組合的韓國要好多了,韓國音樂…………我不說不說,省得引起公憤
    開始聽《赤裸裸》的時候應該是順應一種流行吧,那個時候我馬上就要初中畢業了,在學校里,鄭鈞是種很合時宜的流行,或者那個時候以為唱點頹廢痛苦的東西也可以從某種程度上滿足自己渴望成熟的虛榮心吧。最近的一次同學聚會上,我們都把這個當作笑柄樂了一通。真的是不同了。 或者是年幼時候的記憶特別深刻,初中畢業以后我總會莫名其妙的在很多不確定的時候突然想起歌里的某句歌詞來,有的時候貼切的令人發笑,就好象寫詞的人是我肚子里的蛔蟲一樣
    這個缺憾今天我算是補圓了。今天看到的dvd,竟同時收錄了這兩首經典之作,讓我一天之內連聽兩首,實在是大呼過癮!
    這是一篇極好的音樂美文,知識性非常強,我們建議每一位熱愛音樂的人都要讀一讀,我們慶幸可以看到這樣的文字,也慶幸我們能有機會向各位推薦此文。
  • 1
  • ...
  • 8
  • 9
  • 10
  • 11
  • 12
  • 13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