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45
  • 46
  • 47
  • 48
  • 49
  • 50
  • 51
  • 音樂人 - 著名音樂人
    10月31日凌晨,內地女歌手陳琳的尸體,在東壩奧林匹克花園三期701號樓被發現,據稱她是跳樓自殺,終年39歲。關于陳琳死因,其生前好友原梓菲稱“可能之前的感情失敗對她打擊很大,她一直在調整。”歌手高明駿的妻子也說,之前死者因感情問題來找自己。因此,眾人紛紛將陳琳的死因歸咎在了一個“情”字上。
    《姐姐》由張楚創作并演唱。歌曲以前“黑豹”樂隊主唱竇唯吹奏的一段笛子作為開場白,但竹笛清悠的旋律,卻沒有如預期中帶給人一種江南水鄉的綠意,相反卻呈現出一種大漠飄雪般的古樸意境。歌曲以極其故事化的情節,再現了“喝酒的老爹是混球”、“說我看起來挺嘎的姐姐”這樣形象又生動的人物畫面。也正是因為歌曲并沒有太明確的指向,也讓人們一直對于《姐姐》這個“主角”的歸屬一直存在著爭論。
    面對搖滾樂,汪峰依舊有熱情。拿著手里的新專輯,汪峰認為:“《花火》我覺得是第一階段最好的代表,這個可以說是我第二階段最好的代表,有些時候你沒法兒說它為什么好,但它就是這樣,各個方面的高度都要比我之前那幾張更出色,很難用一個詞去形容為什么。”
    在去年10月,已過不惑之年的許巍,推出了新唱片《愛如少年》。這張專輯中處處彌漫著“溫暖”與“幸福”的字眼,與12年前《在別處》中鋪天蓋地的絕望、彷徨、茫然,形成強烈對比。而他本人,早已遠離了當年那個仗劍天涯的意氣少年、酒吧歌手,作品越來越被廣泛接受,成為影視作品插曲、成為廣告歌……
    書簽: 許巍
    我們開始的時候是我跟黃家駒組這個樂隊,后來加入另外兩位,后來整合之后就變成一個比較穩定的陣容。家駒、家強、黃貫中還有我,四個人。后來發現家駒在唱現場的時候,他需要兼顧的事太多了,要彈吉他,還要唱歌,很忙。我希望他可以集中精力在一個地方,所以就找來劉志遠,因為他在現場能彈吉他,也能彈鍵盤,音樂會變豐富一些。家駒唱的時候也會更舒服。劉志遠在編曲上的能力還是很強的,有他自己的想法,不過合作了一兩張唱片,他就離開樂隊了,和別人組了“浮世繪”。
    算起來,聽Kaas很久了,但一直找不準一個詞匯來形容她獨特的風格。她的唱腔慵懶,嗓音沙啞,但卻有一種說不出的誘惑與高貴,很不好形容。某日,突然想起了“性感”這個詞。這種性感很有滋有味,她并不是直接喚起生理反應的那種性感,而是讓你陷入意淫的想象空間。
    杰克遜走的時候,身高178公分,體重卻只有57公斤,拍拍他的背,會硌到骨頭。50歲,他已不再年輕而且非常孤獨,“流行將離我們而去”,英國《獨立報》用這樣的標題來緬懷杰克遜。而在此之前,杰克遜背負更多的是輿論壓力,自虐的糟糕的生活狀態、引起爭議的孌童案,讓媒體和公眾里充斥了懷疑的聲音。也許這樣說不夠善良,即使杰克遜已經紅了40年,即使他有著超強想象力和不世出的才華,但在他尚未淡出公眾視線,尚未完全貧困潦倒的此時猝然離世,好過被人們逐漸遺忘。他的音樂因為他的離世而永存。
    回頭想想,已經聽了BEYOND的歌曲很多年了,但是奇怪的是從沒有感到厭倦過。或許,真正永琲漯F西,是不會受到時間的制約的,相反,隨著時間的沉淀和歷練,反而可以象酒一樣,更加香醇,更加值得去細細品味,就好象有一首英文老歌《Yestoday Once More》那樣,每每去聆聽,每每去追憶,內心飄蕩和流淌著的總是溫馨和甜美。我們這代人是新舊文化的過渡群體。我沉思于《大地》給我的理想思考,我豪邁于《長城》給予我的歷史滄桑,我迷惘于《你知道我的迷惘》,我激情于《沖開一切》,在那些患得患失的日子里我用家駒的歌給我精神引導。家駒的歌在我的高中歲月是我精神食糧,不敢說家駒的音樂有多么的偉大,但在我心里華語樂壇應該沒人在音樂與思想的兩個層面和家駒相提并論的。
    老婆拿回一張碟,客戶送的,據說很火。拿過來一看,哦,天哪,哦,天哪天哪,是小娟。在老婆眼里,她的土鱉老公不應該知道小娟,聽小娟的歌是少數有品味的人用來表明自己很有品味的。切,其實,我老早就聽過她的歌了。
    從來沒有一個人像他那樣同時佩戴著榮耀的皇冠卻也同時肩負著無窮無盡的罵名,從來沒有一個人像他那樣同時迎接著全世界狂熱的追捧卻也同時面對著人群中最惡毒的謾罵。邁克爾-杰克遜跳著一個生命可能呈現的最壯觀的舞蹈走過我們面前,他的身后卻緊隨著指責、懷疑、中傷、嘲笑……在他風靡世界的春風得意中,可怕的陰影卻始終不曾離開他半步,美好和丑陋、仁慈和丑聞,矛盾中的他戴著悲傷的面具,仿佛擁有天使和魔鬼兩個面孔,他讓所有人看見生命之絢麗,也看見命運之殘酷。
    盡管他的生活和他的音樂(當然還有他的那張臉)在過去的十年間都有些混亂,但Jackson對流行音樂所做出的貢獻卻是不可磨滅的。在那個黑人和白人觀眾都只知道堅守著自己一貫的聆聽習慣而不肯相互欣賞的時候,《Off The Wall》,特別是《Thriller》這樣的專輯無疑是成為了融合不同樂迷的良藥——是杰克遜讓這些堅守自己小圈子的人們走到了一起,或許對他來說,這才是音樂生涯中最值得引以為傲的榮耀
    美國流行歌壇巨星邁克爾·杰克遜25日因心臟病突然發作去世,終年50歲。過去兩個月來,他都在洛杉磯密集練唱,不過有關他健康不佳的傳聞引人關切,但演唱會籌備單位前一陣子才說他接受了徹底的檢查,醫生證明他健康沒有問題。美國媒體稱,“邁克爾·杰克遜的死,標志著一個悲劇的結束”,自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攀上流行音樂的巔峰之后,邁克爾·杰克遜一直受連串丑聞困擾,人們不斷從媒體上看到他越來越白的皮膚、塌陷的鼻子、以及總是帶著口罩的臉,無休止的整容、破產傳聞、二00五年的孌童案,讓邁克爾·杰克遜的形象一落千丈。
    在1989年4月,現代拖拉機出版社引進了米高·積遜的自傳《太空步》,當時把這本書看了好幾遍,總算了解了這個明星背后的故事,當時有點不明白的是,這孩子干嗎有這么多怪毛病。現在再去看他的一切,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一直就沒長大。所以說,有個健康的童年是多重要啊。
    黃舒駿是歌壇的一個異類,無論從哪方面講,他都應該成為一個叱?歌壇的人物,他的唱片熱銷過,他的歌詞像教材一樣被解讀過,但他不想讓創作屈從于商業,或者說他從一開始就沒有那么強烈的愿望變成一個風云人物,不管身邊如何風起云涌,這個大學學大氣科學的人似乎觀到了未來的天象,自己的未來,他寧愿在濃厚的人文氣息中去找尋一個精神理想國,因此他的創作比任何人來的都要吃力,他不想重復自己寫過的主題,甚至認為,自己可以把一個題材寫盡,讓后人沒有機會去重復。當他去寫一個話題的時候,會像寫論文一樣,在痛苦和煎熬中完成一次次創作
    書簽: 黃舒駿
    叢飛是共和國的一名普通藝術家,卻懷有這樣的理想:讓讀不起書的孩子背起書包繼續讀書,讓沒有父母的孤兒重獲親人的關愛,讓殘疾人感受生活的更多快樂……為了實現理想,叢飛在10年的時間里用三百多萬元資助了178個貧困學生讀書,幫助60多名殘疾人、孤兒渡過生活難關,為此欠下了17萬元的外債,并積勞成疾。他把自己的一切都無私地奉獻給了社會,胃癌晚期后依然牽掛著貧困生
    書簽: 叢飛
    千百年來正是因為有無數這樣沒出息人的默默傳承,今天你們才有可能在這里聽到阿寶的歌聲。這么多年的浮沉,見慣了世態的炎涼,見慣了城里瞧不起鄉下的,專業瞧不起業余的,花園里不能只有一種花,每朵花不一定就是紅色的,正是因為五彩斑斕我們才會覺得這個世界很美。不管有沒有人澆水,花兒都要開放,既然沒能長在田野,又進不了花園,就讓我在山谷里做寂寞的百合吧,野百合一樣有春天,也許是巧合,原來野百合就是山丹丹。
    書簽: 阿寶
    只是為了音樂目的--造就男性女高音和女低音而對男童實施閹割,卻十分令人吃驚。這個傳統所培育的音樂藝術到19世紀初葉,取得了偉大的成就。這就是閹人歌手或者是閹伶歌手,閹伶的聲樂藝術及其美聲唱法,包括各種裝飾樂句,如瑟音、連音、震音、顫音和華彩段等等,都進入了羅西尼、貝利尼和多尼扎蒂創作的歌劇中。
    《歸來的馬》這張專輯里有多首曲目改編自蒙古族民歌,馬頭琴富于歌唱性的特點在這些作品中得到極好的表現和發揮。但當你了解了這些作品背后的故事,你可能更會被馬頭琴的演奏所打動。那暗含感傷又心潮跌宕的旋律,即使在一些歡快的節奏下,也仍然能讓我們聽出草原民族的內心情愁。
    年底總是要對全年進行一次回顧的,比如這一年發生了哪些大事,流行音樂回顧的話,有一項是不能避免的,就是全年最佳唱片。今年,華語唱片真沒出來幾張像樣的,所以回顧起來確實很費勁。我看了很多人列舉的“年度之選”,有個名字頻頻出現在年度之選的名單上,這就是胡德夫
    書簽: 胡德夫
    天邊傳來了來自草原的深情牧歌,我從小在草原長大,我所知道的蒙古人不論男女老少都是能歌善舞,我非常喜歡聽他們拉著悠揚的長調或唱著深沉的牧歌....
  • 1
  • ...
  • 45
  • 46
  • 47
  • 48
  • 49
  • 50
  • 51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