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133
  • 134
  • 135
  • 136
  • 137
  • 138
  • 139
  • 140
  • 141
  • 142
  • 143
  • ...
  • 146
  • 音乐 - 我们爱音乐
    算起来,听Kaas很久了,但一直找不准一个词汇来形容她独特的风格。她的唱腔慵懒,嗓音沙哑,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与高贵,很不好形容。某日,突然想起了“性感”这个词。这种性感很有滋有味,她并不是直接唤起生理反应的那种性感,而是让你陷入意淫的想象空间。
    杰克逊走的时候,身高178公分,体重却只有57公斤,拍拍他的背,会硌到骨头。50岁,他已不再年轻而且非常孤独,“流行将离我们而去”,英国《独立报》用这样的标题来缅怀杰克逊。而在此之前,杰克逊背负更多的是舆论压力,自虐的糟糕的生活状态、引起争议的娈童案,让媒体和公众里充斥了怀疑的声音。也许这样说不够善良,即使杰克逊已经红了40年,即使他有着超强想象力和不世出的才华,但在他尚未淡出公众视线,尚未完全贫困潦倒的此时猝然离世,好过被人们逐渐遗忘。他的音乐因为他的离世而永存。
    回头想想,已经听了BEYOND的歌曲很多年了,但是奇怪的是从没有感到厌倦过。或许,真正永恒的东西,是不会受到时间的制约的,相反,随着时间的沉淀和历练,反而可以象酒一样,更加香醇,更加值得去细细品味,就好象有一首英文老歌《Yestoday Once More》那样,每每去聆听,每每去追忆,内心飘荡和流淌着的总是温馨和甜美。我们这代人是新旧文化的过渡群体。我沉思于《大地》给我的理想思考,我豪迈于《长城》给予我的历史沧桑,我迷惘于《你知道我的迷惘》,我激情于《冲开一切》,在那些患得患失的日子里我用家驹的歌给我精神引导。家驹的歌在我的高中岁月是我精神食粮,不敢说家驹的音乐有多么的伟大,但在我心里华语乐坛应该没人在音乐与思想的两个层面和家驹相提并论的。
    我想象着,有一天鲍勃·迪伦死了,麦当娜死了,斯汀死了,米克·贾格尔死了,媒体同样会问这样的问题——“他对中国流行音乐有什么影响?”中国那点破流行音乐,谁愿意影响它呢。但凡有个人对中国流行音乐有点影响,中国流行音乐不至于像现在这么恶心。
    老婆拿回一张碟,客户送的,据说很火。拿过来一看,哦,天哪,哦,天哪天哪,是小娟。在老婆眼里,她的土鳖老公不应该知道小娟,听小娟的歌是少数有品味的人用来表明自己很有品味的。切,其实,我老早就听过她的歌了。
    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同时佩戴着荣耀的皇冠却也同时肩负着无穷无尽的骂名,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同时迎接着全世界狂热的追捧却也同时面对着人群中最恶毒的谩骂。迈克尔-杰克逊跳着一个生命可能呈现的最壮观的舞蹈走过我们面前,他的身后却紧随着指责、怀疑、中伤、嘲笑……在他风靡世界的春风得意中,可怕的阴影却始终不曾离开他半步,美好和丑陋、仁慈和丑闻,矛盾中的他戴着悲伤的面具,仿佛拥有天使和魔鬼两个面孔,他让所有人看见生命之绚丽,也看见命运之残酷。
    尽管他的生活和他的音乐(当然还有他的那张脸)在过去的十年间都有些混乱,但Jackson对流行音乐所做出的贡献却是不可磨灭的。在那个黑人和白人观众都只知道坚守着自己一贯的聆听习惯而不肯相互欣赏的时候,《Off The Wall》,特别是《Thriller》这样的专辑无疑是成为了融合不同乐迷的良药——是杰克逊让这些坚守自己小圈子的人们走到了一起,或许对他来说,这才是音乐生涯中最值得引以为傲的荣耀
    美国流行歌坛巨星迈克尔·杰克逊25日因心脏病突然发作去世,终年50岁。过去两个月来,他都在洛杉矶密集练唱,不过有关他健康不佳的传闻引人关切,但演唱会筹备单位前一阵子才说他接受了彻底的检查,医生证明他健康没有问题。美国媒体称,“迈克尔·杰克逊的死,标志着一个悲剧的结束”,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攀上流行音乐的巅峰之后,迈克尔·杰克逊一直受连串丑闻困扰,人们不断从媒体上看到他越来越白的皮肤、塌陷的鼻子、以及总是带着口罩的脸,无休止的整容、破产传闻、二00五年的娈童案,让迈克尔·杰克逊的形象一落千丈。
    有些人确实很遭人嫉妒,降央卓玛就是这么一位,她的嗓子一定是菩萨亲吻过的。在《金色的呼唤》的封面上,写着一行“天下最美的女中音”,听过之后,会予以认同,这里面的夸张的成分并不多。我们认为,仅仅说声音的素质,降央卓玛比起其他女中音,例如德德玛、蔡琴、徐小凤都丝毫不逊色。
    认识Lunatica,纯属意外。一次在电驴上搜索资源时,点错了链接,无意中下载了他们一张专辑。看介绍,Lunatica 是一支金属乐队,这正是我长期不感兴趣的类型,我尤其讨厌金属乐队中那种竭斯底里的“咆哮”,认为“咆哮”与音乐艺术无关,是一种纯粹心理需求——发泄压力。不过,还是忍不住听了一耳朵,结果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哥特,这一在战争中将古罗马辉煌文明踩在脚下的德国古民族,被人们记住之初,就是以带给欧洲人恐怖、黑暗的心理暗示而被标记。同时,伴随着他们的铁蹄一起席卷欧洲的,还有那种尖顶、高穹顶的宗教建筑以及宣扬黑暗文明的文学作品。而这些都在经历岁月后被欧洲文明所容纳,并成功的将这朵流着黑色浆汁的美丽花朵嫁接在自己璀璨悠久的历史之上,惟独歌特音乐被逐渐边缘化,几被抛弃
    对于近几年中国消费者在音乐相关产品上的花费, CD(包括盗版)占137亿元人民币,无线手机音乐、彩铃等业务有105亿元人民币。过去5年数据显示,中国传统CD销量和无线音乐销售并没有因为网络音乐的兴起而减少。同时中国音乐网民已经迅速增长到2亿以上。目前市场真正的挑战是如何运用技术的进步增加唱片公司在所有领域的市场份额和收入比例。比如CD销售,唱片公司只拿回了不到5%的收入。手机音乐增值服务上PAY-OUT也只有2%-3%
    在全球经济萧条的大环境下,世界各地已有大量古典音乐演艺机构纷纷破产倒闭、停业歇业,或者勒紧裤带同舟共济。作为经济萧条的源头美国自然是重灾区。费城交响乐团取消了2009年欧洲巡演,加利福尼亚的帕萨迪纳交响乐团和巴尔的摩歌剧院纷纷宣布破产,已先后进入清算程序。亚特兰大交响乐团则宣布减薪策略,上至总裁下至员工纷纷减薪5-7个百分点。华盛顿肯尼迪中心则取消员工免费咖啡的福利以缩减开支。
    在1989年4月,现代拖拉机出版社引进了米高·积逊的自传《太空步》,当时把这本书看了好几遍,总算了解了这个明星背后的故事,当时有点不明白的是,这孩子干吗有这么多怪毛病。现在再去看他的一切,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一直就没长大。所以说,有个健康的童年是多重要啊。
    所有的电台好像都有一个所谓的金曲榜,就是最受听众欢迎的歌的意思。负责打榜的同事经常会在唱片公司寄来的唱片包裹中发现若干具有购买力的纸片,自然,购买力强的纸片所力挺的碟榜位就高些,购买力弱的就低些,那些没有附带纸片的,要么是歌手NB大了,压根儿看不上你这种小电台,要么是没抱什么希望的缘故。
    让我们先来看看以下的问题:《白月光》有多少个版本?《东风破》给多少人收进唱片里面了?《渡口》除了蔡大娘之外还有谁唱过?……说实话,我也数不过来。当然,现在唱歌的也确实很多,大家在厕所解决一次大问题,可能国内就多诞生了两三个歌手——这是另一个问题——我们今天要说的是:翻唱。翻唱的流行是不是和优秀的新作缺乏有关,目前尚未有官方消息加以证实,但是翻唱的人越来越多却是不争的事实:有演唱会翻唱别人的歌的,有堂而皇之翻唱后收入唱片的,有为了纪念某某请一群明星来翻唱的……不一而足,不过唱得好唱得孬就真是不一定了。如台湾几年前纪念张雨生的演唱会,陶晶莹一首《湖心草深长》唱得我肝肠寸断,时刻担心她倒毙在舞台上——姐姐!你好好做你的主持吧!唱歌是很危险的!还有那个卓依婷……我就不说啥了。
    黄舒骏是歌坛的一个异类,无论从哪方面讲,他都应该成为一个叱咤歌坛的人物,他的唱片热销过,他的歌词像教材一样被解读过,但他不想让创作屈从于商业,或者说他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么强烈的愿望变成一个风云人物,不管身边如何风起云涌,这个大学学大气科学的人似乎观到了未来的天象,自己的未来,他宁愿在浓厚的人文气息中去找寻一个精神理想国,因此他的创作比任何人来的都要吃力,他不想重复自己写过的主题,甚至认为,自己可以把一个题材写尽,让后人没有机会去重复。当他去写一个话题的时候,会像写论文一样,在痛苦和煎熬中完成一次次创作
    书签: 黄舒骏
    上网搜索关键词“萨顶顶”,能看到一片赞誉,有些甚至是过誉。“BBC世界音乐大奖最佳亚洲艺人得主”这类的帽子一顶又一顶,相同的评论重复了又重复,这就是炒作。商业包装,总是伴随着一些与音乐本质相悖的浮躁与嘈杂。让你压根就不想去碰这种“过炒作”的音乐。不可否认,这专辑的封面设计确实太到位了,神秘炫丽而端庄,老远看上去跟一唐卡似的。这吸引了我们。和专辑封面神秘美丽的风格一样,《妈妈天那》的恢宏、《万物生》的空灵、《神香》的飘逸、一路听下来,如同一层层徐徐展现的秘境,赶紧关掉音箱,带上耳机,准备好好感受一次独我的境界,但整张专辑听完,心里有点失落。
    关于音乐厅内的掌声,其实是一个想了很久的题目,但始终不知该以一种怎么的态度来写。思前想后,最终决定用“闲话”的形式——这样不至于太煞有介事。因为这看起来是一个严肃认真的话题,但鼓掌对于台上台下本身都该是令人愉快的,须知“鼓掌”一词的标准解释乃是:拍巴掌,今多表示赞成或欢悦。能让享受者感到满足或者快乐,那么制造出这种情绪的那个人或那群人,无疑是值得尊敬的,因此反馈给他们热烈的掌声,是对其劳动的最佳回报。然而有一个例外。我想说得是,在音乐厅里观众的某些掌声就并不完全都能令人感到愉快。那不合时宜的热情,只会令台上的所有人无奈,台下的另外一些人摇头。
    尝试替某些歌下定义,论述莫可名状的音乐和旋律,等于要强行介入别人私密的记忆,永远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尤其当我们论述的主题是罗大佑这么一个集众多争议于一身的人物时这件差事显得十分困难,纵观整个台湾流行音乐史,大概没有任何人像罗大佑这样既承受这么多的景仰和膜拜,又遭到那么多的唾骂和质疑。即使到了今日,他的作为仍然不断引来许多错愕的眼神。寻找出公允适切的论述角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书签: 罗大佑
  • 1
  • ...
  • 133
  • 134
  • 135
  • 136
  • 137
  • 138
  • 139
  • 140
  • 141
  • 142
  • 143
  • ...
  • 146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