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
  • 21
  • 品碟 - 音乐乐评
    能猜到Lady Gaga新专辑《Joanne》的主打风格是什么吗?有年代感的乡村、民谣和摇滚。当然不是纯粹的,而是基于流行的框架内衍生出的乡村、民谣和摇滚等风格大杂烩。做一张元素众多的专辑对于自我风格鲜明的大牌来说未必是好事,很容易被揣测是否陷入瓶颈和困惑……
    挪威乐队Ulver是公认的大师级乐队。1993年成立,他们的风格十分多变,从早期的黑金属到纯粹的民谣,又历经实验、前卫、电子、氛围,还做过电影原声,难以用某一标签来定义。今天说的这张专辑,是Ulver出道之初仍为“黑金属”乐队时期的《Kveldssanger》……
    推荐理查·斯特劳斯总是一件颇担风险的事情,因为无论作曲家生前身后,讨厌他的人都不在少数。我是一个经常被他音乐感动的人,即便我明明知道他的音乐大多是在有意识地赚取感动,我也心甘情愿地甘之如饴,就算流下激动的泪水也并不觉得有何尴尬……
    卡兰德若的音乐宛如来自远古的呼唤,同时紧扣当代人的心灵脉搏。从欧里庇得斯的古希腊悲剧到安哲罗普洛斯的光影诗篇,诉说了人类于历史沧桑变幻中的困顿与无奈,过去的包袱与现实的虚无形成双重负载,先民的史诗气魄与当代个体的卑微叹息扭结为复杂的变奏……
    如果不是9月30日于工人体育场盛放的“崔健滚动三十”演唱会,我们几乎意识不到,30年已经飞逝而过。从《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到《光冻》,从《一无所有》的呐喊到《死不回头》的坚持,崔健用为数不多的6张专辑滋养和激励了整整三代人……
    实体唱片的销售呈现颓势,已是有目共睹。然而,就是有一些唱片公司和歌手,能在互联网、数字唱片及各路音乐APP的层层包围之下,为实体唱片杀出一条逆袭的血路。面对如此艰巨的任务,他们究竟采用了哪些招式?
    称黑胶的音质优于CD,在技术指标上完全没有根据,在听感上也无法感受,但如果要昧着良心说话,那就没办法了。所以此次“上海黑胶文化节”主打文化寻根的旗帜是完全正确的。不过,文化寻根这种情绪属于极少一部分人,“文化节”则属于大众,这里面有矛盾的地方
    《Nuvole Bianche》(白云),我是在B站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谜样人生》时,听到这支曲的。当时它是作为BGM(背景音乐)出现的,行云流水的琴声像清凌凌的河水流淌,只听了两句,我的耳朵就被紧紧拽住了……
    新成员的加入,并没有让新的零点乐队蒙上任何的陌生与疏离感,反倒让这支老牌乐队的灵魂更为丰满和丰富,显然,重新组合的这支老乐队又重获信心,带着全新专辑《我还爱着你》又开始活跃在歌坛,如果你还爱着零点乐队,请给予他们信心和鼓励,并与他们一起,把零点的精神延续下去吧!
    美国大提琴家林恩·哈雷尔(Lynn Harrell)长期为我国爱乐者忽略,即便他曾经几次来北京、上海、广州演出过,也未掀起任何波澜,这大概算是一种令人尴尬的现象吧?须知哈雷尔在美国和欧洲有着范围很广的忠实听众群,他在大提琴演奏、录音和教育方面辉煌了三十余年……
    1974年,科恩40岁,他创作并发表了《谁罹于火》(Who by Fire)这首歌。自发表之后,这首歌久演不衰,成为民谣-摇滚世界中脍炙人口的名作。《谁罹于火》是科恩对宗教世界、那位老上帝的直接的叩问。问题如此迫切,在科恩后来的创作中,这样的追迫再没有过……
    “告别”是一部独特的作品,在钢琴奏鸣曲方面,它是贝多芬“英雄时期”的收官之作。该作有英雄时期的充实感,可作为贝多芬告别朋友的纪念,第一乐章比较特别,而并不激昂,第二乐章更流露一些怅然的因素(篇幅也较短),直到终曲,光辉的音乐形象才完全出现……
    提及吉列尔斯,相信很多人即会想起他那璀璨精准的技巧和鲜明生动的音色,虽然他的演奏风格随着年龄的增长与经验的丰富而有所变化,但直到晚年这仍是他标致性的特征,他始终以自己辉煌的技巧让钢琴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和令人目眩的色彩。
    与其他音乐类选秀节目不同,《中国好歌曲》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舞台,它给内地乐坛带来了一些暖意。它推崇优秀音乐作品,让更多歌手能够在这个舞台上一展歌喉,可以说是内地乐坛的黄埔军校,第四季中国好歌曲即将拉开帷幕。辞旧迎新,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这几首优秀的歌曲吧!
    如果不是因为台湾金曲奖,柯智棠这个名字对于大多数歌迷来讲,就将是一个陌生的存在,或者还要一直陌生下去。虽然,在入围“最佳新人”和“最佳国语男歌手”两项大奖的同时,柯智棠并没有将这两个奖带回家,但却让他的音乐……
    查尔斯·麦克拉斯,出生在美国的澳大利亚指挥家,一生成就在莫扎特和捷克音乐,上世纪40年代末成名英伦,是改变伦敦萨德勒泉歌剧院历史的重要人物。麦克拉斯的可贵之处在于毕生低调,作为业内公认的超一流天才音乐家……
    “二专魔咒”还是没有放过陈粒,被她的首专《如也》惊艳过的人大都在听过《小梦大半》后失望了。当年她像无根无基师出无名的野路子女侠般出场,凭一股勇搅动江湖,唱的是民谣,却另辟与一众小清新男女和有故事的大叔们不同的蹊径……
    可以这么说,这确实是一个巨星缺失的时代,无论是流行还是摇滚。而Coldplay无疑就是这个独立摇滚盛行的年代,为数极少可以称得上巨星级的摇滚乐队。他们有创新的勇气,他们有流行的实力,他们也有人文的重量。至少从Brit-Pop的角度来讲,Coldplay已经成为了迄今为止状态最稳定的乐队。
    哈恰图良的作品具有独特的音乐语言和鲜明的艺术个性:融合了高加索地区的东方民间音乐文化和欧洲古典传统,情感充沛奔放,节奏强劲多变,配器色彩绚丽,织体层次细腻,优美旋律令人耳不暇接。让这样美妙的音乐擦肩而过,绝对是损失!
    她们赶上了有利的时代——2001年二人出道时新人潮尚未出现,港乐的余晖仍在,创作力量犹存。二人在公司快速混熟,又都清新可爱且神似,于是被经纪人霍汶希撮合成组合,以Twins的名字出道。出道三个月,首张EP《Twins》即发布,且奇迹般很快售罄……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
  • 21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