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
  • 21
  • 品碟 - 音乐乐评
    《Nuvole Bianche》(白云),我是在B站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谜样人生》时,听到这支曲的。当时它是作为BGM(背景音乐)出现的,行云流水的琴声像清凌凌的河水流淌,只听了两句,我的耳朵就被紧紧拽住了……
    新成员的加入,并没有让新的零点乐队蒙上任何的陌生与疏离感,反倒让这支老牌乐队的灵魂更为丰满和丰富,显然,重新组合的这支老乐队又重获信心,带着全新专辑《我还爱着你》又开始活跃在歌坛,如果你还爱着零点乐队,请给予他们信心和鼓励,并与他们一起,把零点的精神延续下去吧!
    美国大提琴家林恩·哈雷尔(Lynn Harrell)长期为我国爱乐者忽略,即便他曾经几次来北京、上海、广州演出过,也未掀起任何波澜,这大概算是一种令人尴尬的现象吧?须知哈雷尔在美国和欧洲有着范围很广的忠实听众群,他在大提琴演奏、录音和教育方面辉煌了三十余年……
    1974年,科恩40岁,他创作并发表了《谁罹于火》(Who by Fire)这首歌。自发表之后,这首歌久演不衰,成为民谣-摇滚世界中脍炙人口的名作。《谁罹于火》是科恩对宗教世界、那位老上帝的直接的叩问。问题如此迫切,在科恩后来的创作中,这样的追迫再没有过……
    “告别”是一部独特的作品,在钢琴奏鸣曲方面,它是贝多芬“英雄时期”的收官之作。该作有英雄时期的充实感,可作为贝多芬告别朋友的纪念,第一乐章比较特别,而并不激昂,第二乐章更流露一些怅然的因素(篇幅也较短),直到终曲,光辉的音乐形象才完全出现……
    提及吉列尔斯,相信很多人即会想起他那璀璨精准的技巧和鲜明生动的音色,虽然他的演奏风格随着年龄的增长与经验的丰富而有所变化,但直到晚年这仍是他标致性的特征,他始终以自己辉煌的技巧让钢琴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和令人目眩的色彩。
    与其他音乐类选秀节目不同,《中国好歌曲》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舞台,它给内地乐坛带来了一些暖意。它推崇优秀音乐作品,让更多歌手能够在这个舞台上一展歌喉,可以说是内地乐坛的黄埔军校,第四季中国好歌曲即将拉开帷幕。辞旧迎新,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这几首优秀的歌曲吧!
    如果不是因为台湾金曲奖,柯智棠这个名字对于大多数歌迷来讲,就将是一个陌生的存在,或者还要一直陌生下去。虽然,在入围“最佳新人”和“最佳国语男歌手”两项大奖的同时,柯智棠并没有将这两个奖带回家,但却让他的音乐……
    查尔斯·麦克拉斯,出生在美国的澳大利亚指挥家,一生成就在莫扎特和捷克音乐,上世纪40年代末成名英伦,是改变伦敦萨德勒泉歌剧院历史的重要人物。麦克拉斯的可贵之处在于毕生低调,作为业内公认的超一流天才音乐家……
    “二专魔咒”还是没有放过陈粒,被她的首专《如也》惊艳过的人大都在听过《小梦大半》后失望了。当年她像无根无基师出无名的野路子女侠般出场,凭一股勇搅动江湖,唱的是民谣,却另辟与一众小清新男女和有故事的大叔们不同的蹊径……
    可以这么说,这确实是一个巨星缺失的时代,无论是流行还是摇滚。而Coldplay无疑就是这个独立摇滚盛行的年代,为数极少可以称得上巨星级的摇滚乐队。他们有创新的勇气,他们有流行的实力,他们也有人文的重量。至少从Brit-Pop的角度来讲,Coldplay已经成为了迄今为止状态最稳定的乐队。
    哈恰图良的作品具有独特的音乐语言和鲜明的艺术个性:融合了高加索地区的东方民间音乐文化和欧洲古典传统,情感充沛奔放,节奏强劲多变,配器色彩绚丽,织体层次细腻,优美旋律令人耳不暇接。让这样美妙的音乐擦肩而过,绝对是损失!
    她们赶上了有利的时代——2001年二人出道时新人潮尚未出现,港乐的余晖仍在,创作力量犹存。二人在公司快速混熟,又都清新可爱且神似,于是被经纪人霍汶希撮合成组合,以Twins的名字出道。出道三个月,首张EP《Twins》即发布,且奇迹般很快售罄……
    三十年前,我还没有激光唱机,但已开始买 CD,原因是有些曲目在磁带和密纹中找不到。因为 CD 是随着数码录音技术的研制成功而诞生的录音制品,所以最早的唱片封面上都印有 DDD 的标志,也就是说,这些录音全是1980年以后的演奏……
    《老好人》专辑里的音乐,也会有很多人说老派,这种说法就像听音乐必须和时间赛跑似的。其实,音乐不适合用老派和新潮来划分,即使你会说这张专辑里的音乐,让人想起八、九十年代的台湾流行音乐,这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不对……
    Babymetal的设定初看有点胡闹,以一位少女主唱、两位跳舞/尖叫的更加幼齿的萝莉以及尸脸大叔组成的“神乐队”揽下J-pop和金属两种风马牛不相及的风格,又胆敢在执着又专一的金属党面前打出“拯救金属”的名义,难怪指责她们“辱没了金属”的声音源源不断……
    如果说“衣湿”在《神怪辞典》里,用黑色幽默有音乐语言,展现了一个黑色幽默的世界的话,那么这一次新专辑《流杯池》里的他们,则暂时放下了他的嬉笑怒骂、耍刀弄枪。如果要问这一次的“衣湿”怎么了,那就是三个字:回家了……
    张智霖和老搭档许秋怡近日拍了一支信用卡广告,画面老土,表情死板,用的是二人当年的成名曲《现代爱情故事》的曲,填上极接地气的广告歌词。光看这则广告MV,尴尬病会犯。谁料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推出数日内点击量便上百万……
    瓦格纳歌剧中的管弦乐一般分成两个系统:一为所谓“无词的《尼伯龙根的指环》”,多为场景音乐,一为《指环》以外的其他各剧的序曲和前奏曲。前者代表了瓦格纳音乐语言的最高境界,所有最重要的“主导动机"都可在其中找到,后者结构相对较完整一些,更可看出瓦格纳音乐创作的清晰轨迹……
    流行,其实是件挺没意思的事情,就像拍照,大家都能拍到的东西,只能是个照片,少数人才能拍出来的东西,才是作品,这就是摄影的艺术,也是做流行音乐的规律,许嵩能从VAE一直红到现在,道理,大概就在他一直坚持的“摄影艺术”当中吧。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
  • 21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