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463
  • 464
  • 465
  • 466
  • 467
  • 468
  • 469
  • 470
  • 所有文章 - 今天最受欢迎的文章
    余音的GY-10,耳机售价159元左右。外观尺寸的小巧,入耳式佩戴方式,所使用的扬声器也可以被归类在微动圈的行列。对于100多元的价位来说,不锈钢的外壳让耳机看起来颜值很高。配件方面,还有品质非常好的三套耳塞套!
    GY-10是余音推出的一款外形小巧的微动圈单元入耳式耳机,售价不贵,只有150元左右,从官方介绍来看,GY-10的设计应该还是沿着前作进行改进提高而来。虽然余音产品线更多是100元以下的看似“耗材”级产品,但从“春纷”耳机的表现也让我们想更多了解一下余音的耳机。
    2020年是柴科夫斯基诞辰180周年。中国乐迷喜欢称呼这位俄罗斯著名音乐家为“老柴”,“老”字的由来,倒不是因为年纪(柴科夫斯基去世时不过53岁,正值壮年),而是因为他在那些流传至今的相片中总是眉头深锁、老成持重的模样……
    古典音乐并非一成不变的“老古董”,它从来都不曾与当下的人文科技等元素割裂开来。从过去到现在,在音乐创作、制作、诠释、传播、欣赏等方面来看,古典音乐都是在与时俱进、不断被创新的。也许你属于追寻古典音乐原貌的支持者,抑或你属于热衷于探索科技如何革新音乐的那一派,无论怎样……
    在2020年6月5日OPPO发布会上,OPPO发布了Enco W51真无线耳机——支持主动降噪的真无线耳机。OPPO Enco W51耳机主动降噪深度最大可达到35dB,降噪有效上限频率也达到了2.5kHz,同时耳机支持电池仓无线充电,通话降噪,超低延迟等特性……
    昨天OPPO Enco W51真无线降噪耳机刚刚发布,今天就有机会参加我毛的免费试用活动啦。考虑到大家都比较懒,所以在测评之前就发布此次招募活动,给大家体验留出时间,并且要求的反馈文字数量只有不到5条微博那么多?
    小米10 Pro “突破影像极限”,摄像头打榜曾夺得某机构总分第一。它采用后置四摄设计,由主摄、超广、2X和5X组成。主摄镜头等效焦距24毫米,光圈F/1.7,集成光学防抖,采用1/1.33英寸规格的感光器,最大输出像素可达一亿……
    古斯塔夫·马勒那些复杂宏大的交响曲中,流传最广的应该是《第五交响曲》的第四乐章,这本是马勒写给他美丽又花心的少妻阿尔玛的。托马斯·曼是马勒的同时代人,也是马勒的粉丝。1971年意大利导演维斯康蒂根据曼的小说改编的电影《魂断威尼斯》用了马五第四乐章……
    罗大佑开创了很多华语史上的第一次。他的歌,不是流行歌,是写对社会的描述和认知。如果说他是在写歌,倒不如说他在写一个大格局。当我们经历多了之后,再次哼着《光阴的故事》《童年》《恋曲1990》等那些看似浅显的歌曲,再次品味他要讲述的故事,方能读懂故事里的道理……
    音色(Tone colour),是音乐家们,尤其是演奏家常常挂在嘴边的名词。音乐表演(或称作音乐表现)中,音高音准、时值节奏、力度的强弱是比较容易把握的,甚至可以说有着相对客观的标准。而这音色就比较麻烦,情况复杂得多……
    vivo X50 Pro以微云台为特色卖点,更好的光学防抖性能提升了弱光拍摄的成功率。在硬件方面,配置了高通骁龙765G处理器和曲面屏,那么这款售价4298元的手机屏幕表现如何?
    就在昨天,采用索尼IMX689的OPPO Find X2 Pro拿下了在Soomal实拍评分榜中登顶,强悍的弱光成像能力立下汗马功劳。采用同款感光器的一加8 Pro表现会如何呢?
    虽然只差了个符号,外观也基本一样,但vivo X50 Pro+用上了高通骁龙865处理器,以及120Hz刷新率的曲面AMOLED屏幕,主摄感光器换成了更大底的三星GN1,虽然去掉了3.5mm耳机口,但X50 Pro+反而内置了Cirrus Logic的CS43131,音质方面也值得期待一把。
    近期,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改编的歌曲《卡路里》突然蹿红,成为爆款。通过大众媒体的推广以及受众的“自来水军”效应,歌曲几乎触碰到每个人的耳膜,响彻在所有人的周围。在艺术分赏的时代,为何还有一款受众口味如此趋同几乎重叠的作品?
    如果说起俄罗斯大提琴,您首先会想起什么?罗斯特罗波维奇或是米沙·麦斯基?老柴的《洛可可主题变奏曲》?但对于很多大提琴演奏者来说,很有可能,他们首先想到的是一把斯特拉底瓦利大提琴,它有一个著名的绰号——“达维多夫”……
    龚琳娜说,是音乐让她乐观积极,让她的灵魂有安放之地,“我为什么要早上七点就起来唱歌?只要一唱歌,我浑身都有力量,烦恼都忘了。而且,我要不停地唱新歌,一定要挑战新作品,一定要学习新唱法,只有不停地学习,我才觉得生命没有倦怠。”
    重复是门儿艺术,它的要求看似是演奏和第一遍相同的内容,其实不然。作曲家赋予“反复”的真谛是求同存异,即在相同的乐谱上听到不同的声音。机械式地“再来一遍”,和前次一模一样,是重复的大忌。就像人们两次说出“我想你”,声调、语速甚至姿态都应不尽相同,或书法家在创作时,如遇重字都要换个写法,是一个道理……
    2020年7月26日下午,北京爱乐合唱团发布讣告,北京爱乐合唱团创始人,中国著名指挥家、音乐教育家,中央音乐学院终身学术委员、指挥系教授杨鸿年,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7月26日13时5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6岁……
    中国声乐圈或曰歌唱圈,向来追求“成名曲”,演唱者通过这一首歌或某几首歌,奠定其歌坛地位。因此,小圈子经常这么问:“您的成名作是什么?”大圈子的问法是:“您是唱哪首歌出名的?”如果没有成名曲、代表作那就会被列为非著名歌者,更有甚者会将你划到“唱得不怎么样”或是“歌唱事业不成功”这一行列中……
    如果早生20年,“南方小妞”(Dixie Chicks)的路会不会没有那么坎坷?最近她们把队名改成“The Chicks”,发了新专辑《Gaslighter》,距离上一张《Taking The Long Way》足有14年。把“Dixie”去掉是大势所趋。这个词是“梅森—狄克森线”的简称,该界线位于美国蓄奴州与非蓄奴州之间……
  • 1
  • ...
  • 463
  • 464
  • 465
  • 466
  • 467
  • 468
  • 469
  • 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