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461
  • 462
  • 463
  • 464
  • 465
  • 466
  • 467
  • 468
  • 所有文章 - 人气度最高的文章
    当片中杰克唱出“像羽毛风中飘”之类的唱词,他一定怀着与剧中公爵相似的、沾沾自喜的心情。因为对待感情从不走心,所以进退自如、从容淡定。导演不忍见到杰克在虚伪无情这条路上一直滑落,用一场似梦非梦的命运反转催促他直面内心……
    自《一眼识别音乐剧&歌剧》一文发出后,笔者收到一条留言,“只是从表面上看能区分,但是,从音乐中特别是唱的部分我还是分不清什么是音乐剧音乐中歌曲?什么是歌剧音乐中歌曲?”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广大观众的普遍困惑,但这个问题却给了我另一个普及音乐剧&歌剧区别的灵感……
    一贯以来,音乐被人当作“有声的芝士蛋糕”,除了是一道精致的甜点之外,没有多少实际用处。大多数人接触音乐,纯粹是为了享受音乐带来的乐趣。然而,科学家们现在已经证明,音乐不仅能改善情绪,产生心理益处,也会带来生理和身体益处……
    《Ordinary Man》中,有几首作品在奥兹的个人生涯里也属上乘。明亮的音色从第一秒开始就冲出浓云,兴奋点接踵而至。有时候很蠢,有时候睿智,但从不软蛋的词搭载他独一无二的口音飞向耳朵。口音是开启魔法的钥匙,变调的尾音立即让人联想到工人区、贫穷、缺乏希望和对这一切的嘲弄……
    知名填词人周耀辉曾在《纸上染了蓝》一书中怀想童年,回忆母亲。书中的蓝色,即是记忆中的忧郁与伤感,也有面向未来的希望。同样,在《2001太空漫游》片中乐音里,蓝色浸染过去,也浸染当下与未来。
    去俄罗斯学习时,正值苏联刚刚解体,我经历了改制后带来的所有动荡:政治秩序崩溃,经济形势堪忧,价值观念混乱,但每晚莫斯科的音乐厅、歌剧院、芭蕾舞剧院灯火通明依旧,真实地体现了这里厚重的文化积淀。虽然老百姓的生活不富足,但艺术欣赏仍为精神生活的必需品……
    如今的万圣节已成为国际性的大节日,世界各地的万圣节爱好者在这一天角色扮演,奔赴“闹鬼”大party。我们都知道在看恐怖片时,导致心理恐惧的多半原因来自背景音乐的烘托。试想,倘若你开启静音,只看画面,恐惧感大概会减半。所以,你找到万圣夜的助兴秘诀了吗?对,就是音乐!
    说到元宵节,虽然一直被春节老大罩着,但这个节日仍有自己的一些小个性,它与春节一个“主内”,一个“主外”,春节在家中团聚,元宵节则是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人们走出家门赏月亮、看花灯、猜灯谜、扭秧歌、耍狮子……
    门德尔松是音乐家中少有的富家公子,他有个哲学家祖父、银行家父亲和钢琴家母亲。门德尔松的每张画像都有着雕塑般的姿态,削瘦、美貌、端雅,风度翩翩。蜜糖罐里长大的门德尔松,大可以宝马雕车、衣香鬓影,在沙龙里消磨富家公子悠闲时光……
    重复是门儿艺术,它的要求看似是演奏和第一遍相同的内容,其实不然。作曲家赋予“反复”的真谛是求同存异,即在相同的乐谱上听到不同的声音。机械式地“再来一遍”,和前次一模一样,是重复的大忌。就像人们两次说出“我想你”,声调、语速甚至姿态都应不尽相同,或书法家在创作时,如遇重字都要换个写法,是一个道理……
    《日出时让悲伤终结》的原著小说有一个意味深长的名字:《世界上所有的早晨》。我想,不论片中经历世事浮沉的德·圣柯隆布,悔过自新的马莱抑或数百年后的萨瓦尔,在漆黑深夜过后,应该都期盼着黎明的到来吧。
    我曾在另一篇谈论英国电影《赎罪》配乐的文章中介绍过《月光》,当时强调的是这首曲目与片中因误解和背叛而生的疏离落寞氛围两相契合。而在《哥斯拉》预告片中,导演和配乐作者显然更希望强调曲中幽暗神秘的意味……
    音色(Tone colour),是音乐家们,尤其是演奏家常常挂在嘴边的名词。音乐表演(或称作音乐表现)中,音高音准、时值节奏、力度的强弱是比较容易把握的,甚至可以说有着相对客观的标准。而这音色就比较麻烦,情况复杂得多……
    埃尔加的功劳可谓大矣。英国自17世纪后鲜有遐迩驰名的作曲家,引以为豪的亨德尔毕竟是德国人。这种大失颜面的僵局被生于19世纪中叶的埃尔加打破了,所以他受到英王青睐,堂而皇之地封爵跻身贵族;虽是中学学历,却在伯明翰大学做了音乐教授,耶鲁大学还授予他荣誉博士学位……
    知乎上有个比喻很有趣,将金庸笔下的武林高手对照古典乐大师:贝多芬是性格乖戾的黄老邪,神功冠盖武林,但脾气坏,搞不好就咆哮;贝多芬的弟子车尔尼就如梅超风,怎么也赶不上师父的功力,但是有一招(九阴白骨爪/练习曲)让人闻风丧胆……
    在越来越强调中国文化走出去的今天,什么样的中国音乐能代表中国,真正走出去?指挥家余隆以老一辈作曲家陈其钢,以及年轻一代作曲家周天、杜韵为例说,他们的音乐语言既是中国的也是国际的,是能真正走出去的,“越能提炼中国文化,越能走向世界,而不是模仿和照抄西方……
    在展开讨论之前,笔者想先表明立场:不光对经典歌曲的改编,对文艺的创作(改编在某一种意义上其实也是一种“创作”),都应该多一分包容。本文的话题是由前不久的两起经典歌曲改编事件而起的,我们就基于这两出个案来谈……
    全球蔓延的新冠疫情以及其传播的不确定性导致大型活动纷纷被取消。作为劳动密集型兼人口密集型产业的演出行业是率先在疫情侵袭下受到波及的行业。几乎每个有新冠肺炎传染的地区,音乐会都陷入停摆……
    前不久在书店看到萧乾先生的译著《培尔·金特》,正好前一天在家里听了卡拉扬指挥柏林爱乐演奏的《培尔·金特组曲》。心中猛然一动——一边阅读易卜生的这部著名诗剧,一边对照着听格里格的《培尔·金特组曲》,或许会是一场奇妙之旅……
    2020年7月26日下午,北京爱乐合唱团发布讣告,北京爱乐合唱团创始人,中国著名指挥家、音乐教育家,中央音乐学院终身学术委员、指挥系教授杨鸿年,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7月26日13时5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6岁……
  • 1
  • ...
  • 461
  • 462
  • 463
  • 464
  • 465
  • 466
  • 467
  • 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