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 人气度最高的文章
《触不可及》中,导演用大量笔墨描写友情,尤其感慨于跨越身份与种族的友情之可贵。而在《深海长眠》中,主角的友情与亲情故事被轻轻带过,主要谈论的是他在重病时遇见的两位女子,以及因此牵引出的两段纠葛的、意味深长的爱情……
古斯塔夫·马勒那些复杂宏大的交响曲中,流传最广的应该是《第五交响曲》的第四乐章,这本是马勒写给他美丽又花心的少妻阿尔玛的。托马斯·曼是马勒的同时代人,也是马勒的粉丝。1971年意大利导演维斯康蒂根据曼的小说改编的电影《魂断威尼斯》用了马五第四乐章……
抱着对人类艺术的恒久信心,从更长远来看,中国流行音乐坠入的未必是深渊,也可能是深海。其重新浮出海面,取决于以上“底子”的恢复。重新筑底完成之“底”,形式上可能会变化,实质却将毫无二致。这属于人类的基础,今古如一……
粤语流行乐坛至今为止,走过了四十多年的日子,从刚开始的市井白话歌,到电视剧经典主题曲,到偶像时代的崛起以及是现在追求个性的年代,但是走着走着似乎也看不到未来。所以粤语乐坛,乃至华语乐坛的高光时刻,真的已经过去了吗?
现如今,一场音乐会结束,观众还没走出音乐厅,微信朋友圈里就已经能欣赏音乐会的实况录音了。如何迅速完成现场录音到手机播放的转换?本报记者采访了发起音乐会实况录音抢先听的“幕后操手”——录音师刘达。刘达告诉记者,这些录音不是简单的现场录制,而是高规格无损录音……
《复仇者联盟2》中,绿巨人与黑寡妇的暧昧是编剧的宕开一笔,也是观众的意外之喜。当绿巨人狂躁失控时,好队友雷神和美国队长统统不理,唯一能让他安静下来的,是黑寡妇的“摇篮曲”。这首安神静心的摇篮曲,是意大利作曲家贝里尼歌剧《诺尔玛》中的咏叹调《圣洁的女神》……
萨蒂是西方音乐史上著名的怪杰。他像诗人一样谱曲,音符是他神采飞扬的诗句。他曾说“不是出自真诚的音符 , 我一个也不写 !”他那奇特的乐曲标题和神秘古怪的想法着实令人着迷。诸如《干涸的胚胎》、《害牙疼的猫头鹰》、《树林里一个胖胖好好先生的速写与媚态》等等……
2019年是德国音乐家克拉拉诞生200周年。说到克拉拉总要加上她的夫名:克拉拉·舒曼。克拉拉的父亲维克是舒曼的老师,两人不顾维克激烈的反对而终成眷属。从他们结婚的1840年开始,“歌曲年”“交响乐年”“室内乐年”……来之不易的婚姻成就了大师舒曼的大作……
布鲁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ingsteen)的第十九张录音室专辑《Western Stars》不属于这个时代,与东大街乐队发出的声音也全不一样。专辑发布后的采访中,他不得不一次次保证,今年下半年他与东大街乐队的巡演将照旧……
《只有芸知道》讲的是爱情,《卡门》也是。歌剧中男女主角的爱情以悲剧收场,电影亦然。只不过,相比于歌剧中爱情之火炙烧的决绝与残酷,电影中罗芸与隋东风的故事更为和缓、细腻,既有相依为命的温暖,也有死生相隔的哀伤……
作曲家一生创作了无数的音乐作品,有的被世人广为传颂,有的却至今无人知晓。有的作品受他们所处时代、社会环境的影响,有的为某种特定场合、事件或人物而创作,还有的源自于文学、绘画、宗教等内容的启发……这些作品背后多多少少都有我们并不知晓的故事。
从《鲁冰花》写到《原来你也在这里》,从《我愿意》写到《脚趾上的星光》。有网友评价姚谦,用词都很简单,但是和旋律搭配就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震撼。于是,他被称为台湾乐坛“最懂女人心的词作者”,不知道他有没有哪首歌,刚好也击中你的心呢?
意大利巴洛克作曲家维瓦尔弟的小提琴协奏曲《四季》中的《冬》在片中抒情正浓时出场,其中的第二乐章“极柔板”温煦、缱绻,宛若冬日暖阳,也像卡拉写给丹尼尔的一封温柔情书……
一段时间以前,钢琴家陈默也签约澳洲环球,灌录新唱片《四个世界》成为乐迷们的话题。听过这张唱片之后,我发现自己所收获的,比当初期待的还多了许多。同一位演出行业的朋友谈到这张唱片时,我们都很喜欢。我说自己对陈默也的第一印象是:终于又出现了一位正常的钢琴家,友人基本认同……
中国的交响乐创作事业自20世纪早期由萧友梅、黄自等先贤开创起步,经由江文也、马思聪、冼星海、贺绿汀等一批受过学院专业训练的重要作曲家的协力推进,至新中国诞生时,已在交响曲、交响组曲、交响诗、交响合唱、协奏曲、交响小品等各类体裁中有可喜斩获……
对于普通观众而言,有一招简单粗暴的方法,可以一眼识别音乐剧&歌剧——找麦克风!音乐剧演员带麦(小蜜蜂),歌剧演员不带麦。可不要小看这麦克风,它的“功效”和背后隐藏的套路可深着呢……
说起英国作曲家本杰明·布里顿,就绕不过他的《青少年管弦乐指南》,虽然作曲家对歌剧、颂歌、协奏曲、电影配乐等领域均有涉猎,且有巅峰大作《彼得·格赖姆斯》《战争安魂曲》等,要说广为人知,还数他的《青少年管弦乐指南》……
《滚石》杂志评选出过去十年最重要的音乐时刻。这十年中,音乐行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巨变。流媒体打败传统音乐巨头成为王者,音乐的营销和传播策略也相应地发生改变。音乐人与唱片公司之间的权力关系产生深刻的变化,挑战行业规则的方法更迭出新……
电影中的不少反派人物,阴险邪恶,竟也是古典音乐爱好者:《沉默的羔羊》中,邪恶男主角汉尼拔喜欢在吃饭的时候听巴赫《哥德堡变奏曲》;《这个杀手不太冷》片中恐怖的警察,杀人前竟然陶醉在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乐音里……
固然,很多古典音乐大师都是伟大的人道主义者,大提琴家卡萨尔斯也是当之无愧的反法西斯战士,但梅纽因一生中不仅以伟大的音乐,还以最为人道主义的精神慰籍着这个世界,他就是混乱世界中的一束强光。前英国首相布莱尔曾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