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401
  • 402
  • 403
  • 404
  • 405
  • 406
  • 407
  • 408
  • 409
  • 410
  • 411
  • ...
  • 415
  • 所有文章 - 总评价最高的文章
    法国钢琴家阿尔弗雷德·科尔托长期为人诟病的,是他演绎作品里的错音。在重视理性与逻辑的当今时代,尤其不可饶恕。他的学生李帕第、哈斯姬尔的弹奏都没有这种毛病,尤其是李帕第,演绎的肖邦既保留了师尊的诗意,又精致而准确……
    不得不说,调性堪称音乐作品的脊椎,取消调性的后果,就是声音形体的软瘫与失形,点线面的粉碎,像国王没了脖子,美人失去了线条。现代音乐之所以不被人普遍接受,在于听觉上的困难,声响一如踩到了鸡脖子上……
    卡兰德若的音乐宛如来自远古的呼唤,同时紧扣当代人的心灵脉搏。从欧里庇得斯的古希腊悲剧到安哲罗普洛斯的光影诗篇,诉说了人类于历史沧桑变幻中的困顿与无奈,过去的包袱与现实的虚无形成双重负载,先民的史诗气魄与当代个体的卑微叹息扭结为复杂的变奏……
    崔健跟鲍勃·迪伦都是谜团,他们的歌词中充满很多谜。当然他们是不同的脉络、不同的文化,但确实在地位上有某种相似性。崔健也是从民谣开始,受西北风影响,从草根民歌转变成摇滚,而且不断探索新的可能性……
    挪威乐队Ulver是公认的大师级乐队。1993年成立,他们的风格十分多变,从早期的黑金属到纯粹的民谣,又历经实验、前卫、电子、氛围,还做过电影原声,难以用某一标签来定义。今天说的这张专辑,是Ulver出道之初仍为“黑金属”乐队时期的《Kveldssanger》……
    《冬日彩虹》是上海民族乐团携作曲家宋歌打造的一台集全新创作、表演、制作于一体的音乐现场。2016年10月28日-30日,这台音乐会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连演三天。整场演出看下来,有观众忍不住感慨,民乐时尚了,年轻了,好玩了……
    世界上很多古典音乐团体都面临着相似的问题——观众日益老龄化、年轻观众不感兴趣、上座率下降、社会捐赠和赞助减少等。近年来,古典音乐界都在为吸引年轻观众而苦苦努力,一部分古典音乐工作者已经独立地进行了各种形式的实践。
    肖邦1810年在波兰出生。当时拿破仑正飞黄腾达,人们对法国革命还记忆犹新。波兰已经被分割了三次,正濒临革命的爆发。也像其它的作曲大师一样,肖邦是一个神童。在他出生后不久,他们家就搬到了华沙。在那里,他从8岁起就闻名遐迩,并迅速地成为贵族们的宠儿……
    电影与歌曲的关系历来亲密无间,即便是早期的无声电影,也需要乐队伴奏或播放相关的插曲,因为人类感知世界获取信息的感官渠道需要平衡。很多时候由于音乐伴奏者不知道剧情或者不能深入理解电影的意义,导致很多音乐与电影画面不相符合,使得观众大为不满……
    作为19世纪艺术歌曲创作的“野蛮人”,胡戈·沃尔夫(Hugo Wolf)所享有的“野蛮的沃尔夫”的盛名,在其一生中的许多重大事件中得到了印证。他在17岁的时候,因为告诉校长,说他作为学音乐的学生,忘记的东西比学到的还要多而被维也纳音乐学院开除……
    Mark曾对媒体说:“别人都喜欢把我定义成音乐人,但我更倾向于把自己看成一个小说家。”他的音乐履历确实能反映这一点。如果说红房子里写的是Mark年少轻狂的故事,那在Sun Kil Moon时代,书写的就是他从而立之年走到不惑之年的岁月变迁。
    在创作音乐之外,素描和油画是他最大的喜好。门德尔松青年时代写的信件中,总是画满了素描,生动描绘身边的自然世界、建筑和人物。在这方面,他与歌德不相上下。歌德更甚,认为视觉印象在彼此理解方面具有更加关键的作用……
    在自学英文中曾经发现,“惆怅”这个中文词语好像很难找到一个对等的英文来翻译它。请教汉英辞典,请教精通英文的,至今没有可信服的答案。感到很有意思,却也未免惆怅,也引出若干杂想……
    如果你喜欢尼尔·扬(Neil Young)1970年的第三张个人录音室专辑《淘金热后》(After the Gold Rush),一定是出于很纯粹的原因——好听。此时,全明星乐队CSN&Y(Crosby, Stills, Nash, Young)刚于1970年的夏天解散……
    人类对于新生事物的出现与发展往往也伴随着恐惧与猜疑,即使这个新生物是由人类亲手缔造的。人工智能在音乐工业的出现使音乐人在内容生产过程中得到了便利,但同时也有一些音乐人产生了对未来人工智能从助手身份一跃成为革命者取而代之成为行业主宰的恐惧……
    几年前读了朱谦之的《中国音乐文学史》。书中所谈的文、乐因缘,引起了对文人与音乐的因缘这个问题的兴趣。随后又看到《读书》上有一篇文章,所论为“中国文人之非学者化”。忽然想到了一个也许并不能成立的问题:自从近代以来,中国文人是不是“非乐化”了?
    2016年的下半年,注定会被写入诗歌史:10月,鲍勃·迪伦拿到诺贝尔奖,紧接着的11月,伦纳德·科恩就离开了我们。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这两位惺惺相惜的大师让许多诗歌爱好者们悲欣交集。
    德彪西的歌剧之所以能成为伟大的佳作,除了通过塑造高洛这样一个具有预言性的代表20世纪迷惘而不幸福人群的典型人物、预示了贝尔格的《沃采克》和布里顿的《彼得·格来姆斯》的出现之外,它已经成为能够反映我们自己的世界和我们自己的焦虑的一块银屏……
    上一张录音室专辑发布整整两年后,李志团队自称“改革开放摇滚风格最重要的一张专辑”《在每一条伤心的应天大街上》采取了数字专辑线上购买的方式发布,定价20块钱的专辑上线前3天的销量就超过了五万份,如果这个数量是实体唱片,大概可以比肩当前最热门的流行歌手。
    近十多年来,全球音乐产业在数字化大背景下,始终面临着音乐下载、盗版所带来的实体产品销量严重下降的局面。随着音乐流媒体服务公司的不断涌现,流媒体服务量快速增长抵消了音乐下载量的减少,推动欧美音乐产业出现了一些良性增长……
  • 1
  • ...
  • 401
  • 402
  • 403
  • 404
  • 405
  • 406
  • 407
  • 408
  • 409
  • 410
  • 411
  • ...
  • 415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