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398
  • 399
  • 400
  • 401
  • 402
  • 403
  • 404
  • 405
  • 406
  • 407
  • 408
  • ...
  • 413
  • 所有文章 - 总评价最高的文章
    这两年,歌唱类娱乐节目正在发生一些变化,以《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等为代表的这一类节目影响力越来越小,而《蒙面歌王》、《我想和你唱》、《谁是大歌神》等节目正异军突起,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那么,这两类节目究竟有哪些区别呢?
    电影版的《摇滚藏獒》尚未上映,但漫画版的《摇滚藏獒》,却被郑渊洁形容为“史上第一部有旋律的漫画”,这个评价其实也是戳中了郑钧的艺术命门,即他在艺术形式上的跨界,既非投机也非圈地,而是在以音乐为基调上的疆土拓展……
    这些凶猛的情歌所说的话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要么爱,要么死,并无任何中间选项。如果要用一句诗来形容这种爱情观,那大概就是“一身孤注掷温柔”,就像《呼啸山庄》里的希刺克厉夫,用一生做一个赌注,为爱生,也为爱死。这种活法,可怕却也可敬,其中况味实在不是三言两语所能道尽。
    可以这么说,鲍罗丁是“强力集团”中少有的冷静,不自以为是,也不意气用事的人。他的科学家职业与散漫天性救了他,创作时不生硬,也不过度使劲,我甚至觉得他的交响曲水平,不亚于柴可夫斯基,在管弦乐的使用上也不比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差……
    拉罗的一生都呈现出为命运和声誉而进行的苦苦奋斗,但他只取得了一部分的成功。与他同时代的其他重要人物相比较,他所取得的成就无疑是比较少的,既不拥有柏辽兹英雄性的全能地位,也没有弗朗克深邃的灵性或者是圣-桑斯多样的创意。但他的确拥有高超的技术能力……
    阿潘的一把嗓是典型的民歌嗓,高亢的时候如猎猎风声,沉郁的时候则丝丝入扣,你知我知。听过许多版本的《野百合也有春天》,回过头听她的原唱,恍然这才是应该有的味道。仿佛唱针摩擦的沙沙声里她不疾不徐地唱,没有不必要的幽怨和激越,真正的空谷幽兰……
    在我们这个时代,流行音乐已经无孔不入。人们在任何场合和任何情境中,几乎都能找到相应的歌曲来表达心情;我们的娱乐节目,流行音乐占据的远不止“半壁江山”;每一个夜晚,不论城乡,大部分普通人娱乐的首选常常就是去KTV唱歌……
    如果说“衣湿”在《神怪辞典》里,用黑色幽默有音乐语言,展现了一个黑色幽默的世界的话,那么这一次新专辑《流杯池》里的他们,则暂时放下了他的嬉笑怒骂、耍刀弄枪。如果要问这一次的“衣湿”怎么了,那就是三个字:回家了……
    布鲁克纳的交响曲不只是“声音的大教堂”,它们也还是一位后浪漫主义者、一位瓦格纳崇拜者的富有激情和表现力的创造。但如果我们只满足于它们为人类精神带来的某种慰藉,那就会毁掉了其价值的一个重要方面……
    《老好人》专辑里的音乐,也会有很多人说老派,这种说法就像听音乐必须和时间赛跑似的。其实,音乐不适合用老派和新潮来划分,即使你会说这张专辑里的音乐,让人想起八、九十年代的台湾流行音乐,这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不对……
    哈恰图良的作品具有独特的音乐语言和鲜明的艺术个性:融合了高加索地区的东方民间音乐文化和欧洲古典传统,情感充沛奔放,节奏强劲多变,配器色彩绚丽,织体层次细腻,优美旋律令人耳不暇接。让这样美妙的音乐擦肩而过,绝对是损失!
    人们一般都认为,德沃夏克待人亲切纯朴,他的音乐总是令人喜爱,他侧重于民歌曲调的利用,深受同时代作曲家,特别是瓦格纳和布拉姆斯的影响。但在这些随意的综合性评述中,我们到哪里去寻找德沃夏克对威尔第和法国大歌剧的极力推崇?
    睿韵DQ5的外观在外置解码器中有所突破,超薄机身,OLED的显示屏,特别隐藏的背面接口构成了极简、超薄的外观风格。它使用XMOS xCore USB方案和AKM AK4490EQ DAC芯片的解码器……
    查尔斯·麦克拉斯,出生在美国的澳大利亚指挥家,一生成就在莫扎特和捷克音乐,上世纪40年代末成名英伦,是改变伦敦萨德勒泉歌剧院历史的重要人物。麦克拉斯的可贵之处在于毕生低调,作为业内公认的超一流天才音乐家……
    提及吉列尔斯,相信很多人即会想起他那璀璨精准的技巧和鲜明生动的音色,虽然他的演奏风格随着年龄的增长与经验的丰富而有所变化,但直到晚年这仍是他标致性的特征,他始终以自己辉煌的技巧让钢琴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和令人目眩的色彩。
    这几天,谢帝推出了他的新作《堵起》。和之前参加《中国好歌曲》的《老子明天不上班》一样,《堵起》同样因为市民化、接地气的主题,很快在互联网社交媒体形成转发热潮,并发酵成又一首话题神曲……
    遇到一位来自美国加州的华侨俞先生,是位音响大烧友。一顿饭的交流,得出的结论是,中美之间在很多领域有分歧,但在音响发烧方面总体趋势差不多,发烧友们忙着做三件事:振兴胆机(胆机即电子管音响)、复兴黑胶(黑胶即模拟唱片)、收集古董机……
    美国大提琴家林恩·哈雷尔(Lynn Harrell)长期为我国爱乐者忽略,即便他曾经几次来北京、上海、广州演出过,也未掀起任何波澜,这大概算是一种令人尴尬的现象吧?须知哈雷尔在美国和欧洲有着范围很广的忠实听众群,他在大提琴演奏、录音和教育方面辉煌了三十余年……
    新成员的加入,并没有让新的零点乐队蒙上任何的陌生与疏离感,反倒让这支老牌乐队的灵魂更为丰满和丰富,显然,重新组合的这支老乐队又重获信心,带着全新专辑《我还爱着你》又开始活跃在歌坛,如果你还爱着零点乐队,请给予他们信心和鼓励,并与他们一起,把零点的精神延续下去吧!
    法国钢琴家阿尔弗雷德·科尔托长期为人诟病的,是他演绎作品里的错音。在重视理性与逻辑的当今时代,尤其不可饶恕。他的学生李帕第、哈斯姬尔的弹奏都没有这种毛病,尤其是李帕第,演绎的肖邦既保留了师尊的诗意,又精致而准确……
  • 1
  • ...
  • 398
  • 399
  • 400
  • 401
  • 402
  • 403
  • 404
  • 405
  • 406
  • 407
  • 408
  • ...
  • 413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