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當雨滴落下
李夢 于 2020.07.09 18:36:25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如果你見慣了復仇者聯盟或是銀河護衛隊那樣升天入地無所不能的科幻動作大片,再見到雷德利·斯科特的科幻電影作品,如《異形》和《普羅米修斯》等,你可能會覺得不夠暢快淋漓,甚至擔心自己因太難入戲而瞌睡連連。的確,英國知名導演雷德利·斯科特風格多變且從不按常理出牌,作品中充滿難解的符號、曖昧的意象與謎團,讓人既愛且恨。

早在本世紀初,斯科特和他的團隊已在醞釀《普羅米修斯》的故事,電影卻一直等到2012年才終于制作完成并上映。希臘神話中,普羅米修斯是巨神泰坦的后代,其名有“先見之明”的意思。他從上帝那里盜取火種、造福人類,卻因此遭到天神的懲罰,日復一日忍受鷲鷹啄食內臟的折磨。神話中的普羅米修斯為人類福祉而不惜被天神拋棄,而在影片中,人類同樣被神離棄、經受磨折,無時無刻不在摸索重回神殿的路途,卻百般受阻,遍尋不得。導演并未給觀影的你我留下英雄式的明亮結局:人類經歷重重磨難坎坷之后,天堂之門緊閉,那主宰命運的神靈仍觸不可及。

  • 作曲家馬克·斯特騰菲爾德為影片配樂時,用上不同尋常的手法(例如他會將旋律倒過來寫在五線譜上,安排管弦樂團倒過來演奏,再用剪輯軟體將其翻轉,以達至古怪的、不協調的音效),而片中音樂最讓我印象深刻的,還要屬著名作曲家兼鋼琴家肖邦為鋼琴所寫的前奏曲《雨滴》。19世紀的鋼琴旋律在片頭和片尾均出現,首尾呼應,宛若將影片浸入無可琢磨的雨霧中,久難消散。

    如果說《普羅米修斯》整部電影像一個巨大而曖昧的隱喻,那么肖邦鋼琴前奏曲《雨滴》的面世,同樣是一個難解的謎題。肖邦于1838年寫下這首降D大調前奏曲時,并未將其命名,而后世音樂家根據自己的想象,為方便詮釋而為其取名。說來有趣的是,同一首前奏曲,在不同音樂家心目中,形象相去甚遠:在19世紀德國知名指揮家兼鋼琴家彪羅筆下,這首前奏曲中不斷重復的降A音,宛若淅淅瀝瀝的雨水不停敲打屋檐,故此將其命名“雨滴”;而在法國知名鋼琴家科爾托(他的老師德孔布曾是肖邦的學生)的想象中,再沒有什么比“但死神在這里,就在那陰影中”更適合為這首晦暗蕭索的樂曲命名。

    彪羅與科爾托的兩種說法,絕非無憑無據。在肖邦情人喬治桑的回憶錄中,當兩人相伴避居西班牙馬略卡島上,患病的肖邦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午后夢見喬治桑死去了,而夢中的他本人也幾乎被一片廣闊的湖水吞沒。醒來后,肖邦在低沉陰郁的心情中寫下一首鋼琴作品,便是《雨滴》前奏曲的由來。

    不論肖邦的前奏曲是否在落雨時分寫下,又是否暗示死亡逼近,聽罷這首時長約7分鐘的鋼琴作品,我們像是被沉郁與壓抑緊緊攥住,難以掙脫。而當昔日作曲家筆下的“雨滴”落入今日電影場景中,落入異時空的晦暗與絕望中,情境與樂音竟格外契合,仿佛那兩百多年前的旋律不僅是音樂家的私語,也是人們追逐而不得的詰問。若雨滴般密密敲打的低音,伴隨電影中人類對于命運的掙扎求索,久久不絕。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186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