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特文格勒的微言大義
張可駒 于 2020.05.25 12:50:02 | 源自:微信公眾號-品古典音樂之樂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對演繹者而言,速度本身(單純的時值)永遠只是一方面,細微的呼吸和音色等等的綜合,才最終決定一段音樂“聽上去”如何。富特文格勒當然是在這方面把握最精深的一位大師,以他1951年指揮維也納愛樂,在薩爾斯堡演出貝多芬《第九交響曲》的柔板樂章為例,指揮家將第二主題處理得很慢,卻毫不做出讓音樂自然流淌的處理。

正相反,他在此塑造的凝聚感,以及音樂強大的推進力,真是令人稱奇。細微的速度變化很重要,所謂的“彈性速度”之彈性怎么用?這固然有決定性的影響,但在這里,同樣重要的無疑是VPO那獨特的致密的揉音效果。

VPO的音色與音質在一個大的美學范圍中千變萬化,富特文格勒在此就毫無疑問地提煉出最適合他所需要的表情的那一種。揉音的速度、那種致密性,同時又不帶有過度的抒情意味。這樣的特質,同線條的造型完全契合,此處的旋律線在明顯是“慢的”速度中,呈現出絕對凝練的時時刻刻,沒有一刻松下來,做出某些VPO典型的自主性處理。

  • 富特文格勒是著名的指揮手勢“含混不清”,然而這樣的高光段落已充分顯明:大師完全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定立目標,之后堅定地運用種種音樂表現的手段加以實踐。

    正如彈性速度(Rubato)本身是加快與放慢相對應,音樂本身又引導演繹者做出各樣的呼吸。富特文格勒的演繹有時被稱為“浪漫化”,但在很多情況下,這實在是對于大師的誤解。以這次“貝九”的第二樂章為例,富特文格勒的Rubato雖然大手筆,但一方面整體的緊湊已少有人能夠相比;另一方面,更精彩的還是在某些同行自然而然要松下來,做出對比的段落,富特卻讓聽者感到音樂的呼吸如同潮漲潮落,哪怕“退潮”的時候也并非全然放松,而依舊是充滿力量的。

    因為這個樂章本身的思維,主要就建立在最為簡潔有力的主題發展的邏輯之上,甚至比《命運交響曲》的第一樂章還更堅決。因此,富特文格勒的處理實在忠于作品而談不上什么浪漫氣質滲透古典杰作,或諸如此類的說法。

    當然,他綜合運用這些表現手段,有時也不能在排練中時時處處都清晰地告訴樂隊。這就是大師在現場的神奇之處了。切利比達克提到,富特文格勒對他最重要的教誨就是:這(速度等等)取決于它怎樣聽起來順耳?真正的微言大義。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90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