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尼采與庫布里克二重奏
李夢 于 2020.04.20 20:07:02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20

樂·影系列:樂音染了藍 》[作者:李夢 ] 一文中,我們提到導演庫布里克名作《2001太空漫游》中穿插的約翰·施特勞斯圓舞曲《藍色多瑙河》如何恰切點題,今次來談談這部電影中出現的另一位施特勞斯的音樂作品。如果說《藍色多瑙河》呼應影片中太空漫步的浪漫與詩意,德國作曲家理查·施特勞斯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出現在片中,則意在突顯激情與生命力,周而復始,輪轉不息。

談論《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還要從尼采的原著開始講起。這位因發瘋而被送入精神病院的德國哲學家,一生著述頗豐,而且筆下文字出了名地晦澀難懂。他那些極盡深奧神秘之能事的文章,據說曾治愈了不少人的失眠癥,也曾點亮許多因興奮而難以入眠的夜晚。這便是尼采的魅力:若你懂他,你會被那些若火一般熾熱的文字引領,進入他大筆描畫的慷慨、熱望與沖動之中;若你不懂,那他的字句宛如迷宮,你辛苦穿行其間,卻總也找不到出口。

  • 不論我們懂或是不懂尼采,都無法否認這位天秤座哲學家雖然不太會笑,又常常說些讓人如墜霧中的話,看似悲觀傷感,卻是徹頭徹尾的樂觀主義者。雖然他曾信誓旦旦說“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從未出生”,但對于已活在這世上的人,尼采反能勸慰大家不要沉湎于痛苦的泥淖,而要努力掙脫,尋找自我完善、自我超越的途徑。尼采一生不斷強調的所謂“超人”,并非好萊塢大片中肌肉發達的男主角,而是極致理想狀態中的個體,生命力與創造力極其豐盈,從不畏懼挑戰,從不怯懦卑微。尼采的這種強調超越、進化與完善的價值取向,也正是庫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希望告訴我們的道理。因此,當德國音樂家理查·施特勞斯根據尼采同名著作創作的交響詩《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出現在片中,導演不止意在向施特勞斯高亢雄渾的樂音致敬,也是對尼采及其驚世駭俗言論的深長回望。

    交響詩《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在片中一共出現過三次,尤以開篇部分讓人印象深刻。不熟悉古典音樂的朋友甚至將這段旋律當成《2001太空漫游》的主題曲,而一些收錄此曲的唱片封面,甚至用上電影開篇時鴻蒙初開的劇照作為封面,可見樂音與畫面已然無分彼此。施特勞斯交響詩的開篇部分取名“日出”,而庫布里克電影開篇則是一束光從全然黑暗的場景中逐漸萌生、擴展直至充滿整個畫面的過程。定音鼓與小號交替出現,小號堅定地奏出明亮高昂的上行三音音型,接著弦樂聲部與銅管聲部加入,不斷以向上的三音音型推高情緒,宛若盤古開天、鴻蒙初辟,與影片中新世界初生時的驚奇乃至狂喜互為應和,彼此映照。而這段旋律在片中又出現過兩次,先是猿進化為人,繼而是片尾“星孩”身處太空回望地球,亦都指向“生命”本身。《2001太空漫游》中,導演用了諸如“黑石”和“星孩”等眾多耐人尋味的隱喻與符號,而施特勞斯這段恢弘樂音,亦是其中之一。

    誠如導演本人所言,《2001太空漫游》不斷提醒觀者思考人類的命運、人類在宇宙中的作用,以及人類跟更高形式生命之間的關系。人們從不會將這類探討“形而上”哲學命題的作品歸為“毫無趣味”,這亦解釋了為什么我們一面抱怨著看不懂尼采的文字,一面卻又忍不住去書店買來這些看不懂的書擺上自家書架的緣由。人類從來對未知與曖昧充滿好奇,不是嗎?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588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