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樂音染了藍
李夢 于 2020.04.02 19:32:01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2001太空漫游》原著作者克拉克曾經說:“如果有人覺得完全弄懂了這電影在講些什么,那一定是我和導演庫布里克弄錯了。” 自1968年上映以來,“讀懂”這部畫面極優美典雅卻也極艱澀難懂的電影,難倒不少影評人與影迷,以至于在2001年已過去近20年的當下,我們仍會不時讀到《為何〈2001太空漫游〉至今無人看懂》之類的文章。

  • 有人說,如果想看懂這部電影的偉大所在,起碼要重看五遍以上;有人說,像這樣“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拍攝路數,一定從“瘋子”哲學家尼采那里偷師不少;也有人說,電影根本不是依照劇本拍攝(或者說拍攝前并無確定劇本),而是依循旋律線條完成。的確,德國作曲家理查·施特勞斯根據尼采同名哲學小說為藍本創作的交響詩《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以及奧地利作曲家小約翰·施特勞斯的圓舞曲《藍色多瑙河》多次在電影中出現。兩位施特勞斯的作品對比鮮明,前者宏闊神秘,后者典雅浪漫,穿插于影片敘事間,愈發彰示電影既神秘又浪漫的特質。本篇先談《藍色多瑙河》,理查·施特勞斯的交響詩且留待下篇。

    《藍色多瑙河》完成于1867年,150多年來在世界各地的音樂廳中頻繁上演,尤以每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在金色大廳的演出最讓人印象深刻。這首圓舞曲是小約翰·施特勞斯的代表作,廣受歡迎,被譽為“奧地利的第二國歌”,而該曲在十九世紀中葉創作并演出,確有涉及國族身份的原因在其中。

    事緣1866年普奧戰爭,維也納男聲合唱協會指揮赫貝克邀請小約翰·施特勞斯寫作一首合唱曲,以在硝煙動蕩時期激發民眾的愛國熱情。小約翰·施特勞斯讀到同鄉詩人卡爾·貝克描寫多瑙河的詩作,被其中“在那美麗的、蔚藍色的多瑙河邊”觸動,決意以多瑙河為主題創作。河流,孕育生命,長養文明,是眾多藝術家的靈感之源。不論《黃河》鋼琴協奏曲,抑或斯美塔那在《我的祖國》組曲中寫下的《沃爾塔瓦河》,以及這首《藍色多瑙河》,作曲家均由描摹河流起,再談及沿河而生的人們,最終抵達民族與家國情懷的詠誦。《藍色多瑙河》中,小約翰·施特勞斯借景抒情,而當這段旋律在《2001太空漫游》中出現時,更突顯其中的形而上意味,以太空漫游畫面配合旋律綿延流動,由虛緲太空俯望地球,顯然是導演視野更宏闊也更具野心的嘗試。

    《藍色多瑙河》在片中共出現三次,開篇“星際漫步”場景中的運用堪稱絕妙。宇宙飛船在浩渺太空游走,從不同角度打量地球這顆藍色球體。太空黑色的深沉與地球藍色的靈動與纖巧對比,呼應旋律中綿長的弦樂與活潑生動的打擊樂器,令到畫面與樂音配合無間,幾乎像是為這段畫面“量身定做”。據說該曲出現在片中,是導演和制作團隊的“妙手偶得之”。導演對此因緣際會自是不乏興奮,甚至稱這電影宛如“一場由機械完成的芭蕾舞劇”。如此,冷硬金屬與暗黑太空,也在歡愉樂音的襯托之下,多了浪漫,引人浮想。

    知名填詞人周耀輝曾在《紙上染了藍》一書中懷想童年,回憶母親。書中的藍色,即是記憶中的憂郁與傷感,也有面向未來的希望。同樣,在《2001太空漫游》片中樂音里,藍色浸染過去,也浸染當下與未來。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6.250.094.***
    036.250.094.***
    發表于2020.04.05 03:22:36
    2
    影片開頭流暢之極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20.04.02 20:20:19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5686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