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多芬第三交響曲:以英雄的姿態走進新年代
enjoyGUDIAN 于 2020.03.28 15:13:37 | 源自:微信公眾號-古典音樂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5.00/5

時逢貝多芬誕辰250周年,我們聆聽貝多芬的《英雄交響曲》,激勵對理想主義和英雄主義的追尋,見證王者必定樂于成為歷史的親歷者。讓我們不再獨自悲歌,而是一起仰天長鳴。

交響樂構建起巍峨的音樂殿堂。殿堂特有的崇高感,從思想淵源上講,來源于古希臘神話、悲劇和哲學,呈現古希臘藝術的崇高的造型能力和希臘人的致命感染力。神話和詩歌是最能讓世人矚目的東西。每個民族的黃金時代會創造神話、詩歌,衰落之時便轉向了哲學、邏輯學。古希臘悲劇起源于祭祀酒神狄俄尼索斯的慶典活動。古希臘戲劇最深刻的特點,在于酒神狄俄尼索斯通過藝術征服悲觀主義。在戲劇中,狄俄尼索斯是合唱的靈感之源,阿波羅是對白的靈感之源。也就是說,在希臘藝術中,最高貴者莫過于酒神和太陽神的結合:狄俄尼索斯騷動不安的男性力量以及阿波羅恬靜安寧的柔美。尼采在《悲劇的誕生》中說:“從德意志精神的酒神根基,涌現出一種力量,一種與蘇格拉底文化的原始條件毫無共同之處的力量……即德意志音樂……在它那如太空般廣闊的天宇上,遍布著從巴赫到貝多芬,從貝多芬到瓦格納的軌跡。”德國文化中古典哲學、音樂和文學三位一體,使得交響曲具有崇高的英雄主義色彩。

時勢造英雄,我們不能脫離時代談英雄。貝多芬生活在歐洲一個風云突變的時代。啟蒙思想給人們以錘子般敲碎舊世界秩序的快感,百科全書推翻了現代道德的神學基礎;大革命的洗禮,把歐洲從很多封建制度中解放出來,同時,大革命與革命意志的敗北,出現一個傾頹的世界;拿破侖從低下的地位擢升上耀眼的歷史舞臺,他的傳奇讓無數歐洲人沉醉。拿破侖的天才屬于現代,他的野心卻是古代的。他看不出他生命的奇跡超過了一頂王冠的價值,這種哥特式的飾物戴在他頭上不適合。他時而沖向未來,時而退回過去。如火如荼的歲月,時代的弄潮兒紛紛將自己獨特的才華投入風靡全歐洲的浪漫主義大潮,貝多芬也不例外,以《英雄交響曲》奉獻給那個激情燃燒的時代。

英雄惜英雄,1821年,當得知拿破侖在遙遠荒蕪的南大西洋上的英屬圣赫勒拿島去世,貝多芬感嘆道:“十七年前,我所寫的音樂正適用于這件悲慘事件。”這順應了當初寫慢板樂章的預感:英雄總是九死一生的。貝多芬生而對矛盾充滿激情,他的整個生命無非是一系列與精神或理性背道而馳的努力。他能夠使英雄性形成最高的音樂形式,這本身已非同尋常,因為他做到了,用魔法召喚來了夢想得到的英雄主義。1804年,正值貝多芬十年英雄時期(1803年-1812)的早期,他創作的《英雄交響曲》譜寫了歐洲大革命之后最紛亂的一段歷史。在標題處,他特意標注:“英雄交響曲是為隆重紀念一位偉大人物而作的贊歌”。

《英雄交響曲》具有嚴密的邏輯性與綜合性,音樂焦點是英雄之死及其誕生與復活。首樂章為“光輝的快板”(Allegro con brio)。我們特別要注意音樂行進的速度,因為托斯卡尼尼就拿了這一樂章的速度去說整部作品的“英雄”共性,相信“光輝的快板”定不負英雄意。次樂章是很慢的柔板,一曲葬禮進行曲(Marcia funebre. Adagio assai)。暮色蒼茫時刻,英雄何去何從?他只是被送到生命的荒野中罷了。英雄末路如落日,是下沉的晨星,失去了熱度卻壯麗無邊。第三樂章是一首諧謔曲,用活潑的快板(Scherzo.Allegro vivace)描繪英雄的復活。細小的聲音匯聚,似乎是新生事物的倔強成長,最終壯大成末樂章的終極輝煌。終樂章,英雄以甚快板(Finale.Allegro molto)的速度歸來,我們似乎聽到王者踞高嘯吟,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如今和天地并存,與日月同光。如果說次樂章讓人在云端上看到了光芒,那么末樂章中英雄凱歌有特別激動人心的東西,其主題來源于貝多芬1801年譜寫的舞劇《普羅米修斯的造物》(op.43),這是英雄主義上升到一個神性的主題。

偉大作品不受限于時代 ,《英雄交響曲》超越了時代,面向永琚C英雄的故事蕩氣回腸,他們或以死亡,或以長傳的精神超脫凡俗的痛苦。何為英雄?西方思想的表述大意是這樣:英雄是下降來到世間,肩負拯救使命的。《理想國》的開篇,蘇格拉底下到佩雷歐斯港,這是一種“下降”。這句開場白并非偶然,柏拉圖模仿的是《奧德賽》中奧德修斯“下到”冥界一事。從下降到相應的上升,英雄走一條“線喻”通道,朝著諸不朽形式的世界的攀升。德國哲學家海德格爾在教授《理想國》的時候從未超出這句開場白。我們銘記英雄,我們仰望英雄。偶像崇拜一直是人類的一種永久性傾向。這是拜物教的一種形式,要為一個人、一樣東西或一種儀式賦予某種超人的力量。偶像崇拜不僅僅與被賦予了如此這般力量的對象有關,也與它所源出的某種激情有關。

古希臘對英雄的解讀影響世界上千年,首先,英雄是智慧的代名詞,智慧隱含神諭的啟示,理想的追求,謀略的遠瞻性和理性的控制力。同時,英雄是勇氣的最高行為者。古希臘戰爭無數,無論是古希臘神話還是荷馬史詩,無論修昔底德的歷史還是埃斯庫羅斯的悲劇,戰爭和英雄是永遠的主題。特洛伊戰爭中,安德洛瑪刻在維西莫伊斯河畔哭泣,她的淚水讓后世所有人為之黯然。因為她完美的丈夫,凡人英雄赫克托耳,這位特洛伊王子明知有一死亦義無反顧地與有神力的阿喀琉斯決斗,并死在眾神建造的伊利翁城棓e,用鮮血和生命捍衛特洛伊的尊嚴。公元前489年,兇猛殘暴的波斯國王薛西斯一世又一次洗劫希臘,斯巴達國王,最偉大的戰神列奧尼達斯,率領300勇士扼守Thermopylae隘口,與波斯50萬大軍展開殊死搏斗。正是這些英雄,他們的軍事智慧和膽識充滿理性的清華、正義的榮耀、勇于獻身的精神,激勵一代又一代人奮勇前進。

英雄時代已經落幕,酒神藝術已經終結。高速發展的現代社會,將使我們的時代喪失一部分歷史的崇高。我們還能做什么?Harvey Mansfield說:“在我們這個時代,有很多人說英雄缺少人性,但是幾乎沒有人承認人性需要英雄。”說得對,人性需要英雄,平凡生活也有英雄夢,越是在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時代,我們越是需要英雄主義。

煙水生涼,風霜自挾。一年又一年,走在時間的荒原里,青春由濃霧漸變成細窣的微光。向著未知的世界探索,是人類的一種責任,也是一種英雄主義行為。對亞當夏娃反叛的懲罰就是流放與失去家園,但它也使旅行的經驗和前所未見的新鮮機遇得以產生。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是從一種永遠無憂無慮的青春狀態中畢業,而邁向一種成年的責任。回味約翰·彌爾頓《失樂園》結尾幾行詩,這是世上最負盛名的大學的畢業生必須要朗誦的詩句,充滿不確定性的英雄主義色彩:

世界整個放在他們的面前,
讓他們選擇安身的地方,
有神的意圖作他們的指導。
二人手攜手,慢移流浪的腳步,
告別伊甸,踏上他們孤寂的旅途。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此帖使用ALP-AL00提交
發表于2020.03.29 14:54:12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604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