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之盡,春之頭
宋揚 于 2020.03.02 15:53:21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在舒伯特聲樂套曲《冬之旅》數不清的唱片版本中,首推德國男中音歌唱家迪特里希·費舍爾-迪斯考的1971年錄音(G·摩爾鋼琴伴奏)。那是費舍爾-迪斯考聲音最好的時期,之后雖不斷翻唱這部經典,但與清爽、旖旎、從容不迫的上世紀70年代錄音相比,某處總顯得力不從心或化繁為簡,整體價值減少了幾分。

費舍爾-迪斯考無愧于那個時代“舒伯特歌曲第一人”稱號,憑借與生俱來的磁性、溫暖音色和后天辛勤的鉆研實踐,其歌聲時而滿懷渴望,時而郁郁寡歡,有時激昂高亢,須臾又頹廢挫敗,能將明與暗、樂與悲、緩與急,憤懣和多情融于一身甚至融于一部作品中——綜合其表演廣度(舒伯特全部歌曲)和幅度(能置身各種情境)來說,至今無人能望其項背。

  • 還有誰能與費舍爾-迪斯考的《冬之旅》抗衡呢?對我來說,德國次女高音克里斯塔·路德維希的唱片(J·列文鋼琴伴奏),其價值比前者不遑多讓。

    《冬之旅》,是一部由單一人聲和鋼琴伴奏組成的歌曲集——原則上是為男聲創作的,曲集的詞作者為德國詩人威廉·穆勒。這位年輕的流浪者、愛情的棄兒,離家后將路上親歷的場景、體會到的孤獨與失落,寫成了由24首詩構成的詩集《冬之旅》。詩人早舒伯特一年離世,而舒伯特晚年的生活境遇又何嘗不是如此!由此,他在穆勒這部發表于1827年的詩作中找到共鳴,用一生創作歌曲積累的才華寫下《冬之旅》聲樂套曲。可以說,這部詩集借音樂得以傳世,升格為極有說服力的歌曲杰作,在歐洲特別是德語國家家喻戶曉。由此,舒伯特與“冬之旅”聯系之緊密遠超詩人同它的關系。世界著名的歌唱大師路德維希有著所有女歌唱家里別樣動聽的聲音——豐滿圓潤、富穿透力,是最好的慢板大師,至少我這么認為。而當這個男子的悲劇由一名女性來演唱會是什么效果?帶著這個好奇,我走進了路德維希的“冬之旅”。

    包含24首歌曲的《冬之旅》,是穆勒和舒伯特共同“遭遇”的心聲,可謂主旨清楚。演繹難度卻很大,難就難在它的基調明確而里面暗藏著多重變化。但路德維希都能將它們分毫不差地表現出來,在忠實原作、揭示曲趣的基礎上用更高超的藝術震懾人心。比如“現在滿目凄涼,道路雪蓋冰封”這段,路德維希在唱到這個“雪”即“Schnee”時,音色尤其驚恐和不安,好像這寒苦的冰雪就在聽者周圍,就在這冬季里的獨行者身邊一樣,有種“雪上加霜”的感染力——路德維希把握作品和表現意境的功夫就是這樣不尋常。而聆聽如此傷感、凄楚的音樂和演繹,我們往往會意外獲得一股勇氣,直面慘淡的人生和當下的不利,并在心底默念——冬已然很深了,春天還會遠嗎?!

    演繹的杰出不代表并無缺陷,非要“求全責備”的話,比如第13首《郵車》,如按通常的欣賞習慣,路德維希唱得略慢,乃至延宕,與“郵車”的意味有相悖之嫌。但這點兒“瑕疵”不足以使我將CD從唱機中取出再放上另一張欣賞,而是幾乎每次從頭聽到尾,耗時一小時有余。她的藝術前后相關,自成一體,讓人欲罷不能!偉大的藝術通常給人這樣的感覺,不是你不想停,是這強大的邏輯和聚合力讓你停不下來。

    《冬之旅》的錄音版本不計其數,名優版本很多,改編的管弦樂版甚至影視作品亦能尋到。還是那句話,在那么多的優秀中選優,我推薦費舍爾-迪斯考和路德維希這兩套。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樂盲,啥都沒聽過
    此帖使用ALP-AL00提交
    發表于2020.03.10 12:46:46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718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