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精彩的演奏只會讓我們期待更多:聽陳默也在DG的新唱片
張可駒 于 2019.11.06 19:48:07 | 源自:微信公眾號-品古典音樂之樂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一段時間以前,鋼琴家陳默也簽約澳洲環球,灌錄新唱片《四個世界》成為樂迷們的話題。聽過這張唱片之后,我發現自己所收獲的,比當初期待的還多了許多。同一位演出行業的朋友談到這張唱片時,我們都很喜歡。我說自己對陳默也的第一印象是:終于又出現了一位正常的鋼琴家,友人基本認同。

國內對于“鮮肉”的概念并不陌生,也始終不乏質疑之聲。然而,很多電視劇觀眾未必了解,在西方,將古典唱片封面設計得如同時尚雜志,顏值當道的情況已行之有年。問題在于,十多年來新人演奏家如同走馬燈一樣換,站得住腳的卻是寥寥。甚至能讓你回想起名字的人也不多。

  • 我不知你如何看待,但客觀地說,在經典藝術的世界出現這樣的情況是非常、非常不正常的。之所以如此,就是因為有很多“不正常的”演奏家。正如聽了某位美女鋼琴家(很有名,但名字不提)的現場錄音,我唯一的感想就是爛到天際。在李斯特音樂最受輕視的年代,他的改編曲也不該受到如此糟蹋,更何況是現在?可對大量觀眾而言,有顏值和身材就足夠了,這就是她能坐在那里的唯二理由。

    大家消費得開心,似乎一切就沒問題。可惜無論作品,還是鋼琴演奏的藝術,都不認這種“消費”,于是新人就一批批被清除掉。正常的鋼琴家是很寶貴的,陳默也就是其中之一。他的演奏展現出鮮明的個性,技巧也十分扎實,且品味良好。這三點看似是每一位鋼琴家都應當具備的,其實不然。技巧該為音樂服務,但前提是鋼琴家確實有技巧,有真正扎實的技巧。

    若在快速的演奏中,細節并不清楚,也不能顧及呼吸;或依靠踏板進行音響的“朦朧化”,卻無法樹立美感,反而影響結構的呈現,都是技巧不靈的體現。而哪怕“有技巧”,也需要更高一層的品位的指導,否則可能淪入細節不乏亮點,卻終歸有句無篇的窘境。之所以將陳默也的演奏稱為“正常”,就是因為他避免了這些問題。

    鋼琴家選擇了一些不很熱門,卻相當迷人,技巧也頗為艱難的小品。然后他以拉赫瑪尼諾夫激烈恢宏的《第二號鋼琴奏鳴曲》為整張唱片收尾。這都是“作曲家—大鋼琴家”寫的音樂,陳默也甚至還選擇了霍洛維茲創作的兩首小品。這套曲目直接來自我們稱為“鋼琴演奏之黃金年代”的土壤。彼時很多“演繹者”自己也是作曲家,這些后浪漫派曲目往往悅耳動聽,卻需要演奏者具備非凡的技巧和品位,因為它們就是在這樣的思維中寫成的。

    若因為很多小品“未必深刻”而輕視它們,那就太淺薄了。要真正彈好它們,恐怕只有真正的大師才行。陳默也未必到達那樣的水準,但他的潛質非凡,也知道自己該干什么。如此清晰、扎實的觸鍵,追求使每一音符飽滿地震響;同時在踏板方面從不拖泥帶水,對于音響構思的宏大性,對于如何通過聲部結構的刻畫體現真正的氣魄,都有深入的考量。所以,他的演奏聽來有大手筆,細品之下,也不會讓你感覺外強中干。

    因為很多外強中干的粗暴彈法,已背離品位與自然性,因此也就同超技演奏的精神殊途。可你聽陳默也的演奏,會發現品位與自然始終是他所追求的目標。當然“實踐”這樣的目標,其實是永無止境的。對于技巧的錘煉,對于韻味的把握,都是一生的功課。但現在,他已彈出某些神來之筆。譬如珀西·格蘭杰的改編曲《在達荷美》中,鋼琴家對于滑奏的表現真讓人驚艷。滑得信手拈來,更妙的是音量大,音色美,且帶有一種透明感。這樣的演奏,幾乎讓我們忘了滑奏是許多鋼琴家都害怕的技巧。練出如此效果,想想我都有點手痛。

    陳默也彈出拉赫瑪尼諾夫《第二號奏鳴曲》中的極強音時,那讓和弦的轟鳴極為充分,又避免流露出一絲粗糙的控制力,讓人動容。他對于慢樂章中音樂結構、氣息的把握,也有真正理解原作風格方能體現的智慧與熟稔。所幸,鋼琴家后續的唱片也在準備之中了。

    (原載《新民晚報》“文藝評論”版)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20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