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痕累累的柴科夫斯基 古倫齊茲的《悲愴交響曲》錄音
賈非言 于 2019.10.24 11:23:05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古倫齊茲(Currentzis)和他的永睄砦峞]MusicAeterna)在2017年的薩爾茨堡音樂節初次亮相,就憑借與導演彼得·塞拉斯合作的《蒂托的仁慈》上了頭條,并吸引到諸如法國《費加羅報》和英國《金融時報》的好評如潮。《洛杉磯時報》更是寫道:“這為演奏莫扎特樹立了全新標準,事關如何演唱莫扎特,如何制作莫扎特,如何思考莫扎特。”

  • 這位身居距莫斯科250公里的俄羅斯彼爾姆的希臘指揮與他的“親軍”永睄砦峈5年來以一系列有口皆碑的莫扎特-達龐特三部曲歌劇錄音和充滿效果的現場演出紅遍整個歐洲。永睄砦峏M古倫齊茲工作單位名為彼爾姆柴科夫斯基國立歌劇院。2017年末,這對組合終于回到俄羅斯的英雄人物兼單位的冠名人物:柴科夫斯基身上。

    由索尼出版的最新唱片收錄有古倫齊茲與永睄砦峖X作的柴科夫斯基《第六交響曲》。唱片封面就打破了之前莫扎特歌劇系列的朋克設計語匯,一貫維持了指揮家現場演出的暗黑風格,好像一部驚悚片的海報一樣讓人肅然起敬。作為穆拉文斯基與杰基耶夫的同門和穆辛的學生,正統的俄羅斯音樂語匯一直就流淌在古倫齊茲的血脈里。

    柴科夫斯基的《第六交響曲“悲愴”》經常被以暴風驟雨般的力度演出。但在古倫齊茲的版本里,他率領由110人組成的樂團,更多突出的是音樂背后作曲家的創傷。正如指揮家在唱片說明書中所言:“人們總會受傷,有人因為會尋求逃避。揭開人們的傷疤時,沒有審美可言。我們希望留給聽眾的印象不是響亮的聲音或豐富的情感,而是傷痕累累的感覺。我帶領樂團和聽眾想要經歷的不是一場音樂會,而是一場對傷痛的隱忍,呼喚出每個人心中的傷痕和經歷。”但總的來說,古倫齊茲親自撰寫的英文唱片說明有點語無倫次,故弄玄虛。

  • 從這方面來講,古倫齊茲把他對這首柴科夫斯基臨終之作的理解大任,交給了聽眾。少掉了現場的舞臺魔法效果后,古倫齊茲在這張唱片中展示了“柴六”厚重的一面,但在錄音技術方面卻又精準展示了音樂的輕巧,每個聲部都清晰可辨,從噩夢般的弦樂低音到小提琴的撕鳴。一如指揮家的現場風格,突如其來的速度變化和力度轉變經常給人帶來驚喜,但又沒有被極端化處理,比如第一樂章展開部前的部分和諧謔曲樂章的越戰越勇,很明顯這是樂隊日積月累排練磨合的結果。

    這是古倫齊茲和永睄砦峈熔臚G版柴科夫斯基錄音,上一次是由科帕琴斯卡亞擔綱獨奏的小提琴協奏曲。隨著這張唱片,古倫齊茲的柴科夫斯基風格逐漸顯現明晰:粗暴、直接、神經質。正如指揮家之前的唱片,音樂都帶給人無比新意,盡展音樂的極端化處理,遠遠超越現存市場上流行的版本,諸如穆拉文斯基、托斯卡尼尼和門蓋爾貝格等。這正是古倫齊茲的招牌特色,也是他的致勝法寶。也難怪,英國《泰晤士報》的唱片評論給予其最高五星評價。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穆拉文斯基的版本本身就是演繹出了進行曲版的感覺,然而切利和伯恩斯坦都嘗試過更為深沉的表達,個人覺得指揮家的手記體現了他在傳承技藝以外對內涵的挖掘。尤其是悲愴的終章,所表達的,與手記所寫是有呼應的。
    此帖使用V1911A提交
    發表于2019.10.25 09:04:01
    2
    03
    這種“出位”的演繹方式,能長久保持對聽眾的新引力嗎?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10.24 15:39:54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811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