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有梅花便不同
阿果 于 2019.10.16 15:23:00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30

聯歡排練會,朗誦朱自清的《春》,配樂是門德爾松的《春之歌》。這是作曲家四十九首無詞歌中最出名的一曲。散文《春》中的疊字運用,與音樂明媚的氣息兩相交融,春天意象鋪天蓋地而來。

門德爾松是音樂家中少有的富家公子,他有個哲學家祖父、銀行家父親和鋼琴家母親。門德爾松的每張畫像都有著雕塑般的姿態,削瘦、美貌、端雅,風度翩翩。蜜糖罐里長大的門德爾松,大可以寶馬雕車、衣香鬢影,在沙龍里消磨富家公子悠閑時光。然人生因音樂而不同。門德爾松9歲就開始第一次公演,14歲有了私人樂隊,17歲寫出《仲夏夜之夢》序曲。門德爾松創作不斷,后又成為指揮家、辦音樂學院…… 但是,門德爾松對世界的最大善意,不止這些。

出身高貴的門德爾松,他的探索精神和社會擔當,更令人稱頌。

我在聽貝多芬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的時候,總會想起門德爾松,是他揮動魔法棒,讓這支沉寂了30年的曲子再度復活。如果他知道后人會對諸多“小協”有個排名,知道自己的作品將屈尊于貝多芬之后,他會不會猶疑?應該不會。他是這樣磊落無私,又不隨俗流——1829年,19歲的他從故紙堆里翻出巴赫的《馬太受難曲》,拍掉覆蓋了百年的灰塵,力排眾議,親自指揮公開演出。如果沒有門德爾松,很難想象巴赫會有如今的地位,很可能他只是教科書中的存在。

所以,年齡不代表眼界和胸襟。就好像18歲的王希孟能畫出深得宋徽宗嘉許的《千里江山圖》,多少畫師一輩子想攀的高峰,王希孟18歲就抵達了。門德爾松亦然。他不是你在書籍封腰上擠點奶油裱花般漂亮薦語就能糊弄的人。盡管他年輕,盡管他有錢。

貝多芬的D大調小協作于1806年。大多數協奏曲的開篇,樂隊的演奏應該是一條紅地毯,引出熠熠生輝的主角。但貝多芬的D大調小協一開場卻給了我們一個富麗堂皇的大廳,有掛毯、有水晶吊燈,大大削弱了主角上場時的風光。這部首演即遭冷遇雪藏的作品,因為門德爾松的指揮,才成為音樂寶庫里閃閃發光的明珠。

舒伯特,被歷史強暴到快要“碾在灰燼里”的人,也是被門德爾松拯救的。在接到舒曼的信后,他親自指揮舒伯特的第八交響曲。被維也納嘲笑 “像喝醉酒的馬車夫”的舒伯特,寫了一千多部作品,如一座其貌不揚卻蘊含富礦的高山,生前根本不被重視。因為門德爾松的不懈發掘,這個31歲病逝的天才真正的價值才被承認。

不到39歲就離世的門德爾松,做這些耗費了他多少精力、財力?我不得而知。這個冬夜,聽著門德爾松享譽四小協之“后” 的e小調小協,窗縫溜進清冷的空氣,竟帶一縷幽香,分外去濁滌心。如果沒猜錯,是院子里的蠟梅開了。真好。古人說:才有梅花便不同。我等平凡人,能跟圣潔的靈魂共享人間繁華,著實福分不淺。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5555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