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沒有一點防備,《我的歌聲里》出現在你的世界
王琳 于 2019.07.26 11:28:49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3.25/13

“網路歌曲”曾經一度是一個略帶貶義的詞匯,它在一定程度上意味著“口水歌”,有時候還會讓人聯想到低俗。但回看改革開放四十年華語原創音樂的發展之路,卻無論如何也繞不開“網路歌曲”,它伴隨著中國互聯網的發展應運而生,與一切以網路為載體的內容一樣經過了良莠不齊的野蠻生長階段,但是它既不能單純用網路這一載體來劃分,也不能用口水、洗腦等內容層面的東西來定義。比如,《我的歌聲里》就生于網路,但這首歌既不口水、更不低俗,用這兩年的流行語來形容,它還很有高級感。這首歌里埋藏著的互聯網基因,在而后幾年里成長為參天大樹。

沒有一點防備,它出現在我們世界里

2012年并非中國原創音樂的大年。當然,這一年國內音樂圈也發生了不少值得上頭條的事情,比如《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修改草案第一稿)》中引發爭議的第46條,比如音樂老炮宋柯扔下經營了多年的太合麥田唱片公司轉行開起了烤鴨店,比如音樂選秀在經過了幾年的疲軟后《中國好聲音》橫空出世。只是上一年業界發出的“唱片已死”的哀嚎始終余波不止,此刻如果沒有一首傳唱度高的作品,或許很多人就會將“唱片已死”誤解為“音樂已死”。“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你就這樣出現在我的世界里。”仲春時節,彭浩翔的《春嬌與志明》上映,影片中有一個橋段是“男二十八號”黃曉明和女伴去卡拉OK,在他們high唱的過程中蹦出了“你存在我深深的腦海里,我的夢里、我的心里、我的歌聲里”的歌聲,彼時影院里大部分人并不熟悉這首作品,但這個旋律卻讓人過耳不忘。有心人默背下了歌詞回家上網搜索,還有人則看完了片尾字幕記下了歌名《我的歌聲里》。

其實,曲婉婷的另外一首原創作品《Drenched》才是《春嬌與志明》的正牌主題曲,據說彭浩翔在寫劇本的時候偶然聽到《Drenched》大為感動,因此找到曲婉婷,曲婉婷甚至還去網上搜索了彭浩翔的資料,以確定這件事情的真實可信度,兩人這一番你來我往像極了網友相交的過程。電影中,在男主角志明到車站追春嬌的高潮時刻,當氣喘吁吁的志明遠遠地大喊出“余春嬌”三字的時候,《Drenched》旋律響起,律動煽情一氣呵成。可是電影放完后,火的卻是《我的歌聲里》,就像這首歌里唱的“難道是緣分,難道是天意”,有時候有些事情的發生就沒有任何緣由。

  • 網路中孵化,多平臺催生年度金曲

    《我的歌聲里》早在電影上映之前就已經在小眾層面流傳甚廣,其創作時間則要倒推三年多。在加拿大留學的曲婉婷一次回哈爾濱探親,在吉他店邂逅了賣吉他的小伙子,兩人因為音樂這一共同愛好而相談盛歡,也正是這個小伙子幫曲婉婷創建了豆瓣音樂,建議她把自己的作品上傳到互聯網上分享給國內的聽眾。在影視劇中這顯然就是一段美好愛情的開始,但現實中的兩人卻在短暫的交集之后就消失在彼此的世界中,于是才有了“你存在我深深的腦海里,我的夢里、我的心里、我的歌聲里。”但讓人欣慰的是,曲婉婷很好地“執行”了這位知音的建議,把自己的原創作品放上了人人、豆瓣等,她那松弛慵懶的聲線在小眾范圍內開始走紅。2009年底,曲婉婷正式簽約加拿大頂尖的音樂公司“Nettwerk”,成為該公司成立26年來的首位華人歌手。2011年,《我的歌聲里》被國內一部名為《在線愛》的自制網劇選為主題曲。隨后,《春嬌與志明》的熱映讓《我的歌聲里》邁開了從網路層面走到大眾層面的最后一步,演唱者曲婉婷三個字也開始叫響。隨后曲婉婷簽約環球唱片,作品被正式引進中國內地。待到盛夏來臨,李代沫在《中國好聲音》盲選上演唱《我的歌聲里》得到導師們的轉身,《我的歌聲里》也完成了紅日破曉的全過程,就此無任何爭議地登上了年度流行金曲的寶座。

    機緣好維權難,成也互聯網擾也互聯網

    《我的歌聲里》的走紅,還牽扯出兩類特點鮮明的現象級事件。2012年8月曲婉婷所屬的環球唱片公司曾向《中國好聲音》選手李代沫發出律師函,認為對方在使用曲婉婷作品時存有侵權行為。這個侵權行為并非是因為李代沫在節目中唱了《我的歌聲里》,而是因為他曾經錄制了一首《我的歌聲里》的MV,并在MV里說了某汽車品牌的名稱,這一行為被認定帶有廣告性質。曲婉婷當時在微博中這樣訴說了自己被侵權的感受,“當我起先看到李代沫戴耳機在錄音棚翻唱我的歌的視訊時,和看到其他人翻唱我的歌一樣,我感謝他們喜歡我的歌。我也有翻唱的時候。問題不在這里,問題是有人投資拍MV,拍電影,但不和歌的創作者溝通一下,也不管她喜歡不喜歡與其作品有關聯,拿來歌就用,完全無尊重版權意識。”這件事情和很多著作權侵權事件一樣以“和解”二字告終,它對于《我的歌聲里》而言雖然只是一個插曲,但直至今日音樂著作權的弱勢依然是音樂綜藝節目市場上的一個痛點。另外就是,《我的歌聲里》反映出了一種獨特的互聯網心態。《我的歌聲里》紅了,曲婉婷火了,此刻卻有一小部分最早在人人、豆瓣上發現她的骨灰級粉絲突然從粉絲身份轉變為漠不關心的路人心態。他們不希望太多人知道他們的偶像,希望偶像永遠只有自己喜歡,這個奇怪的心理現象是互聯網時代獨有的特質。

    一首原創音樂作品從創作完成到孵化成一首流行金曲的過程看似偶然,但這其中又包含了很多必然。如果沒有吉他店的小伙子把網路平臺推薦給曲婉婷,如果彭浩翔沒有聽到曲婉婷的歌并把它們放到電影里,如果李代沫不曾選擇這首歌參加《中國好聲音》的盲選,似乎《我的歌聲里》都無法走到今天的高度。但歌曲本身朗朗上口的旋律、平實真摯的歌詞、小清新的文藝曲風,以及曲婉婷慵懶松弛、收放自如的演繹,都是這首歌成功的要素。互聯網傳播的特性決定了音樂著作權的弱勢,但同時它也為音樂插上了無限可能的翅膀,《我的歌聲里》“出口轉內銷”,正是這個時代才有的特殊案例。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83.166.124.***
    183.166.124.***
    發表于2019.08.05 23:54:52
    8
    001.025.082.***
    001.025.082.***
    發表于2019.08.05 21:27:26
    7
    這話你給原種場冬天沒錢買碎煤取暖的老工人說去!你給沒錢治病上吊的冤死鬼說去!希望你的養命錢拿不到手而你孩子催交學費時候,還能這里裝理中客!
    你啥都不缺,就缺人味!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08.01 18:55:17
    6
    普通人身邊沒有親人被紀委這種機構抓過不知道是什么概念,那你看曲婉婷的媽就懂了,關押4年(現在已經快5年了吧)渺無音訊,除了庭審之外這個人等于消失了,更別說正常的探監。而且一天不判,你不知道她的未來會如何,這種煎熬,倒不如你知道她要判20年,無期,甚至死刑來得痛快。曲婉婷要求法院盡快“給出一個公正公平的結果”以了結這塊心病有什么問題?更何況有一個關鍵點:張明杰的案件并沒有結案,經過了快5年時間,法院都尚未進行最終宣判,本身就必有隱情,在法律定義上她是“犯罪嫌疑人”而不是罪犯,網友此時發表意見,未免為時尚早。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07.31 16:40:58
    5
    193.187.117.***
    193.187.117.***
    發表于2019.07.30 11:52:51
    4
    03
    她怎么回應,其實都不重要了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07.29 12:37:28
    3
    113.224.013.***
    113.224.013.***
    發表于2019.07.29 00:20:29
    2
    她媽媽的血肉饅頭才是爭議最大的吧,主要是曲婉婷在事情曝光之后的態度才是最大黑點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07.27 12:24:37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8046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