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敗也“拉三”,成也“拉三”
李夢 于 2019.05.23 14:55:19 | 源自:李夢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我們總是喜歡在電影中見到奇形怪狀或是離經叛道的故事,仿佛日常生活常常讓人覺得沉悶無趣,非得從銀幕中找見一些不尋常的人事,來填補自己想象與好奇的缺口。

如果你懷著這樣的心態看《閃亮的風采》,這部電影應該不會讓你失望。你想見到的戲劇化符號和場景,例如看似瘋癲實則天才的男主角,控制欲極強的父親,還有突如其來的愛情等等,在這部上映于1996年的電影中輪番登場。而片中鋼琴家大衛的扮演者杰弗里·拉什因為將這位看似精神異常實則脆弱膽怯的男主角演得實在出彩,而從湯姆·克魯斯以及拉爾夫·費因斯手中搶走了當年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杯。

就像電影《她比煙花寂寞》讓那些原本并非古典樂迷的觀眾知道了傳奇女大提琴家杜普蕾以及她傾盡一生心力演奏的埃爾加大提琴協奏曲,《閃亮的風采》同樣透過鋼琴家大衛·赫爾夫戈特以大半生時光找尋自由的故事讓我們明白:一首樂曲與一個人之間,究竟可以有多深的羈絆。

因是介紹古典音樂家生平的電影,《閃亮的風采》穿插眾多鋼琴名曲,包括李斯特的《鐘》和肖邦的波羅乃茲舞曲,而其中貫穿全篇、扮演“點題”角色的是拉赫瑪尼諾夫的第三鋼琴協奏曲,簡稱“拉三”。長久以來,這首完成于1909年的三樂章鋼琴協奏曲因其炫目技巧與超高難度而為人熟知,被視作“鋼琴家的試金石”,連作曲家本人都忍不住“吐槽”:“這首樂曲簡直是為大象寫的!”

  • 影片中,望子成龍心切的爸爸一心想要將男主角大衛培養成為世界著名鋼琴家,他將“拉三”的樂譜交給年僅十幾歲的大衛并強迫他背譜演奏。而片中出現大衛在音樂廳中演奏“拉三”的段落,絕不僅僅為凸顯極富天分的男主角琴技如何精湛,而是另有象征意味:彈畢最后一個音符后,大衛瘋了,而“拉三”因此成為壓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同樣,也成為他從生活泥潭中將自己拖拽出來的救贖。多年后,當大衛走出父權陰影并在妻子的支援下重新登上舞臺演出的時候,他演奏的仍舊是“拉三”,這首再陌生卻也再熟悉不過的“拉三”。

    有趣的是,拉赫瑪尼諾夫本人與影片中鋼琴家大衛的遭遇頗有幾分重疊。他的酒鬼父親雖說并不像片中大衛的父親那樣插手甚至控制兒子的事業與生活,卻也沒有為他的成長帶來什么積極向上的影響和啟發。從某種程度上說,年少時父愛的缺席甚至令長大后的拉赫瑪尼諾夫變得膽小且自卑,竟然由于《第一交響曲》首演遭遇差評而一蹶不振,整整三年后才因為《第二鋼琴協奏曲》的成功而重又振作起來。這與《閃亮的風采》中的大衛因童年陰霾而遭遇人生低谷、最終克服險阻而重獲信心與自由的曲折經歷,又何其相似。

    而且,大衛與拉赫瑪尼諾夫對待鋼琴這件樂器的態度亦值得玩味。拉赫瑪尼諾夫小時候曾經被母親罰坐在鋼琴底下數小時不得起身,對這件樂器又愛又恨,長大后忍不住寫一首“史上最難”的曲目挑戰它以及演奏它的一眾鋼琴家。同樣的,在老師多少有些夸張的描述下,大衛得知鋼琴這件樂器像一頭獅子一般,唯有“馴服它”,才能與它共處。但其實,大衛也好,拉氏也罷,用上一生時間所馴服的,又何止是鋼琴呢?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不過故事、畫面還不錯,很是值得一看,印象中最深的是影片中拉三鋼的演繹,不知道選的誰的演奏,偶是不喜歡,肉、慢。
    發表于2019.05.28 09:06:55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045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