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中的三首肖邦樂曲
無求無得 于 2019.05.21 12:02:34 | 源自:微信公眾號-每晚古典音樂會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肖邦的鋼琴曲在音樂中占有一片獨特的天地,許多電影中都用到肖邦的音樂。根據情節配上適當的音樂,比較容易。但要將肖邦音樂與電影情節天衣無縫的結合,卻難乎其難的。在我印象中,至少有兩部電影的以下三首樂曲與情節做到了融入化境。

《一曲難忘》中的《小狗圓舞曲》

電影《一曲難忘》開頭,肖邦的老師埃爾斯納教授來到肖邦家中,與肖邦的父母討論送肖邦去巴黎深造的事情。這時,一直在彈莫扎特鋼琴奏鳴曲的11歲的肖邦突然緩慢地彈起了一段自創的旋律(后來成為小狗圓舞曲的中段),引起了埃爾斯納注意。

這一段旋律只有十六小節,慢慢地彈也只花二十秒種,但同先前演奏的莫扎特奏鳴曲卻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首先,旋律甜美而富于歌唱性,伴奏和弦雖然簡單但色彩豐富,本身似乎也在歌唱,這與莫扎特優美活潑的器樂化風格大不相同;其次,廣泛使用踏板,使旋律和伴奏延綿交織,而莫扎特對踏板很節制;再次,三拍子的節奏略有搖擺變化,而莫扎特的節奏較規范。

當埃爾斯納起身走向少年肖邦的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最后四小節,出現了一個肖邦式的原位顫音和一個高音區的下行走句,這個下行走句的開頭幾個音并不符合巴赫、海頓和莫扎特作品中的古典和聲,相反,它們是離經叛道的不和諧音,但是聽來卻不刺耳,還有一種夢幻般的奇妙色彩。這個“錯誤”當然逃不過埃爾斯納經過莫扎特音樂熏陶的耳朵。教授鄭重其事地指出了這一點,并在鋼琴上嘗試著將個別音升高或降低半音,修改為和諧音。他接連試了多次,每次的結果都一樣,音是改和諧了,但夢幻的色彩也消失了,樂曲變平庸了,怎么改也不如肖邦的原作動聽。從這一刻起,埃爾斯納發現了肖邦獨特的作曲天賦。

《小狗圓舞曲》一般都彈的很快,中段的第二主題通常飛速滑過,很少有人會特別關注。但這個第二主題慢慢地彈,竟然會有如歌如畫的感覺,聽來確實是高度濃縮了肖邦音樂的特性,而引出的老師修改學生曲子的情節更是畫龍點睛之筆。歷史上,肖邦在和聲方面所進行的大膽創新,確實使許多同時代人不知所措,認為這些和聲尖銳而越規,但后來的音樂家卻認為它們合乎邏輯,是色彩的筆觸。看來編劇很有音樂素養哩。

  • 《一曲難忘》中的《軍隊波蘭舞曲》

    軍隊波蘭舞曲是肖邦音樂中的“異類”,這首樂曲如進行曲般的雄偉風格,同眾多柔美的肖邦樂曲大庭相境,具有抵抗侵略的隱喻,難怪電影中肖邦的情人喬治桑不喜歡它。這首樂曲出現多次,慣穿整部電影,但特別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第一次和第二次。

    第一次,在埃爾斯納帶著23歲的肖邦會見出版商費耶爾的時候,一陣鋼琴聲突然從外屋的琴房傳來,原來當時已名揚巴黎的25歲的鋼琴家李斯特正在演奏肖邦放在鋼琴上的曲譜“軍隊波蘭舞曲”,臉上流露出驚喜贊嘆的神情。肖邦高興地坐在李斯特旁邊的一架鋼琴上也彈奏起來。李斯特知道是作曲家來了,說:“我想和你握手,但又騰不出手,因為我要把它彈完”。肖邦建議李斯特彈低聲部,自己彈高聲部。

    正值第二主題開始,李斯特用左手在低聲部彈出馬蹄聲般的四連音伴奏,一邊回頭伸出右手;四小節過后,肖邦用左手有力地奏出高聲部的軍號般第二主題,同時回頭伸出右手使勁地同李斯特握了握。我注意到扮演肖邦的演員的左手姿勢稍感生硬,演奏前還特意看了一下鍵盤。這也難怪,一般高聲部是用右手彈的,換到左手是為難了點。這一段情節非常傳神。說到這里不能不贊揚一下肖邦的扮演者柯納爾懷爾德,他是我所見過的鋼琴技巧比較好的演員之一,許多有點難度的曲子都有親自演奏的半身鏡頭,如在波蘭貴族晚宴上演奏的幻想即興曲。

    歷史上,李斯特的確極為推崇肖邦,而肖邦則不喜歡李斯特,不是由于其為人,而是因為其演奏風格。有人搞笑地形容李斯特演奏風格可以用“鋼琴促銷員、江湖騙子、演技派明星、斗雞士”來概稱。而肖邦認為演奏應該是內心的自然流露,一直不認同過分煽情和炫耀技巧的李斯特。事實上,肖邦舒情而有節制的演奏比較適應小規模的沙龍,而李斯特更善長于在大型音樂會上作秀。

    縱觀肖邦的所有作品,的確只有這一首軍隊波蘭舞曲最適合李斯特的風格和氣質。一上來開門見山的氣勢磅?第一主題,由復雜的和弦織體組成,節奏斬釘截鐵,音調如號角般的威武雄壯、強勁有力。電影中的李斯特會如此喜歡軍隊波蘭舞曲,把它演奏得如此酣暢淋漓,不無根據,如果換成另外一首樂曲,很難想象李斯特能夠彈出肖邦音樂的魅力。這又一次證明了編劇的獨具匠心。

    不過最酣暢淋漓的是第二次。肖邦得知遠在波蘭的好友被沙皇政權處死,卻不得不參加晚上的首演。音樂會上,肖邦把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彈得無比悲傷,本該安祥輕柔的三連音伴奏卻越彈越響,越彈越滯重。李斯特非常驚訝。突然,肖邦停止了演奏,觀眾開始交頭接耳。正在這時,軍隊波蘭舞曲由肖邦手中瘋狂地“砸”出,這一次可真的是驚天地,泣鬼神,大砸特砸,差點把琴鍵砸爛。聽過無數次軍隊波蘭舞曲,還是這一次最痛快。哈哈。

    《鋼琴家》里的《第一敘事曲》

    第一敘事曲據說是受波蘭詩人密茨凱維奇的長詩《康拉德華倫洛德》的啟發而作。詩歌描寫立陶宛民族英雄華倫洛德抗擊入侵的條頓人,為祖國壯烈獻身的事跡。其第一主題粗獷激烈的風格,與軍隊波蘭舞曲相近,而其內涵更為深刻。

    看了電影《鋼琴家》,有一種強烈地感覺,整個電影的前一百二十分鐘,只是為了這一首曲子的來臨做鋪墊。而這個電影,就是因為有這一首曲子做高潮而遽然升化,提升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得以在電影史流芳百世。

    自從一開始斯皮爾曼演奏的肖邦的升C小調夜曲被炮火打斷之后,直到這一首第一敘事曲之前,影片中就一直也沒有出現過音樂(中間有過的華麗大波蘭舞曲是斯皮爾曼想象自己彈奏,不能算)。我們從斯皮爾曼的個人視角,跟著他一起受煎熬。變賣鋼琴,居住區被隔離,夜間德軍搜查,同家人生死離別,工地上德軍的暴行,躲在公寓里忍饑挨惡,華沙的暴動,最后的大起義,德軍的鎮壓,整個華沙變成廢墟。整整熬了兩個小時,直到最后,還是被一個德國軍官給發現了。

    德國軍官逾挪地請斯皮爾曼去彈一曲,因為他不相信這個乞丐般的人是個鋼琴家。斯皮爾曼也確實象乞丐般顫顫畏畏地般了一張登子坐下。但當他雙手一接觸琴鍵奏,立刻變得很專注。開始的序奏,也許是因為久未訓練,彈得很生硬。但進入平緩而略含憂郁的第一主題后,他的神情開始舒緩起來,音樂也變的流暢,而我們看到那個德國軍官,似乎想起了什么,從鋼琴邊回到椅子上坐下。

    第一主題在展開中漸漸活躍,音樂變得越發激昂,最后變成了華麗的琶音式進行。不能不佩服一下斯皮爾曼的扮演者阿德里安布勞迪,也許他的鋼琴技巧并不如懷爾德,因此只有特寫鏡頭,很少半身鏡頭。但是他隨著音樂節奏晃動的額頭,和與音樂配合默契的肩部的動作,特別是悲愴欲絕的表情和目光,確實是很好的詮譯了斯皮爾曼當時的心情,也深深的感動了我。其實,我倒是覺的布勞迪很適合扮演肖邦的,因為懷爾德以橄欖球運動員的身材和很陽光的笑容去演肖邦,遭到許多肖邦迷的非議。而布勞迪的削瘦的臉龐(據說是減肥的)和憂郁的神情,確實是活脫脫一個肖邦的模樣。

    但更令我感動的是那個德國軍官。此人應該是一個音樂愛好者(斯皮爾曼先前聽到他的琴聲),當然熟悉這首樂曲,知道它的喻義。但此刻,看得出他被這音樂打動了,眼淚欲奪眶而出。也許他在回顧所經歷的漫長的充斥著殺戮和毀滅的征戰歲月,也許他想起了在戰前和平日子中在音樂中所獲得的安慰。可能他當初也象工地上殘忍的德國軍官一樣,殺過不少人。但是現在,人性中善的一面似乎在覺醒和復蘇,而這悲傷而憤慨的音樂正是一個強大的契機。當音樂嘎然而止的時候,他久久無言,欲說還休。而我們的心情也同這位軍官一樣,久久不能平靜。

    這首第一敘事曲,也許只有看了這部電影,才能聽出真正的韻味來,能做到這一點,音樂和電影真的是融如化境了。導演波蘭斯基作為一個旅居國外波蘭猶太人,應該最能夠體味肖邦的身世和他的音樂,也最適合將肖邦的音樂融入電影中。他確實做到了,用了一首曲子,和整部電影。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1358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