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李榮浩回到李榮浩
阿水 于 2019.01.22 08:44:00 | 源自:澎湃新聞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模特》《李榮浩》之后,李榮浩的三四專(《有理想》《嗯》)雁過幾未留痕,他做的突破被視作以失敗告終。

去年十月發行的第五張專輯《耳朵》,李榮浩回到安全框架內,恪守清晰的主副歌分野,輕盈流暢的旋律和若無其事的唱腔以最不具攻擊性的姿態淌入耳朵,而他對聽歌人的要求也僅僅是打開耳朵而已。仿佛耳朵有思想,“只有耳朵不聽話了/非要我聽那首最愛的老歌”(《耳朵》)。

對李榮浩來說,保守或許不是一件消極的事。不是每位音樂人都可以像孫悟空七十二變,找到自己獨一無二的語氣,準確地接通顱內所思胸中所想與聲音之間的連線,就足夠稱職,即使這一件事也值得努力一生。

暫時未能成功翻筋斗云的李榮浩,幸運的是從一開始就找到了自己的聲音和表達方式。冷淡但是誠懇,不玩概念,不標新立異,他擅長的是從生活里找原始素材。抽象的片段,一閃而過的感悟,經層層淡墨渲染就是一首歌。這樣的創作方式既不容易枯竭,也不易雷同。

因為同時是歌手、創作人及制作人,他的這張《耳朵》雖然歸為流行,其實更像輕搖滾indie,音樂上有非常好的完整性,清晰明快的美感從第一支《王牌冤家》的循環電音開始貫穿始末。《念念又不忘》的失真電吉他音色與弦樂的雙線架構層次分明,一虛一實,蕩漾不盡。《樂團》的吉他與貝斯在左右聲道輕點開場,器樂鋪陳的空間內每道音軌都清晰可辨。口哨般悠揚的“嗚嗚嗚”哼唱在適合他的聲場里像濃夏行山般快意。

全專最精彩的《我知道是你》難得地拓展了音域跨度,前半部分持續的琴弦輕撥少即是多,像心跳等待后半程的高潮。

好的旋律仿佛天賜,《耳朵》里有夠精致的旋律,但傳唱度能比肩《模特》《李白》等早期作品的還沒有。

  • 似從前這般以絕妙比喻映射現代生活焦慮的作品也沒有。那有什么呢?李榮浩比從前更沉靜內向,誠實表達內心尤以《貧窮或富有》《樂團》及《我知道是你》三首非情歌為最。

    人際交往中的疏離感和無處不在的空虛感是《貧窮或富有》的背景,但不是主題。歌者像釣魚翁,唱著“也許有一天能遇上幾個能說話的伴/貧窮的/富有的/都算”,貧瘠中的相逢比較珍貴。《樂團》的表達更精到,簡筆勾勒出幾位樂團成員后,他用平淡的句子寫期盼、失落、無悔,聚光燈外的寂寞在他反復哼唱的旋律和電吉他循環樂句中不但未被稀釋,反而漸聚成濃郁青春。

    《我知道是你》里設定兩個自我交戰,不同尋常處在于這兩個“我”并不是本我、自我、超我之別,而是兩個差不多的我互相折磨,有一日終于見面時的嘆一口氣,認了。“死去活來 終究沒有答案/生活原來 就像單曲循環”,在悲觀的基調上樂觀既是李榮浩的調子,也合當代人的心態。

    后半張里的《年少有為》是今年李榮浩世界巡演的名字,一首關于遺憾的情歌,傳唱度和情感共鳴皆備,是他在流行度上所做的必要平衡,卻不如前述幾首獨屬李榮浩。

    2019年3月16日李榮浩《年少有為》巡演首場上海站在1月7日的預售中已全部售罄,若手慢(或根本發售的票數就很少?),就只能去二手票務網站碰運氣了。巡演還將行經廈門、大連、青島、北京、西安等城市。令人好奇的是,這些無論音樂場景、編排還是內容都小而精致的作品,在大場館會呈現出什么效果。沒有了夜晚的壓縮,這些幽微情緒會被空曠放大抑或稀釋?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8623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