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導賞 非官方中文節目冊與唱片說明書
劉恩惠 于 2018.12.25 18:58:18 | 源自:www.soomal.com | 版權:原創 | 平均/總評分:10.00/260

Soomal獨家首發,轉載請注明作者和出處

  • 特別申明:Soomal已經連續多年獨家發布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導賞系列文章。在過去幾年時間里,我們屢次發現有媒體或個人在撰寫與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相關的文章時,或在進行新年音樂會直播、錄播的過程中,直接引用、抄襲本系列文章的大量內容而未注明出處。Soomal一貫樂于在尊重原始出處的前提下提供免費的咨詢,因此轉載本文請務必注明作者和出處;如需引用本文內容但不方便、不愿意注明出處,請至少先征得本文作者同意,否則將視為侵權。可通過文章最下方評論欄留言的方式提出內容引用申請,謝謝配合。

2019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將迎來又一位“新指揮”—— 克里斯蒂安·蒂勒曼(Christian Thielemann);其實他早已是維也納愛樂樂團的“老朋友”。這位出生于德國柏林、以指揮德奧經典作品見長、被樂迷昵稱為“大熊”的中生代指揮家,終于被邀請執棒這臺全球矚目的年度音樂盛會,而蒂勒曼本人也欣然赴約。這個消息似乎有那么一點點出人意料。要知道,蒂勒曼在2010年創立了德累斯頓除夕之夜新年音樂會并一舉獲得成功,打那之后每逢歲末他都會雷打不動地帶領自己的樂團,在森珀歌劇院進行賀歲演出,這個慣例已持續多年。難怪有人斷言,只要大熊還在德累斯頓國立歌劇院任職,他就不會出現在其他城市的新年音樂會舞臺上。但事實證明,來自維也納的這個邀請對蒂勒曼而言是極富吸引力的,他愿意為此做出改變。

  • 大熊的這個選擇也隨之帶來了另一個變化——2018年除夕的德累斯頓音樂大餐必須要換一個“主廚”。有意思的是,取代蒂勒曼執棒這場重要演出的是曾先后兩度指揮過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奧地利人弗朗茨·威爾瑟-莫斯特(Franz Welser-Möst);而他們將合作演出的節目——小約翰·施特勞斯輕歌劇《蝙蝠》,同樣與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有著顯而易見的關聯。威爾瑟-莫斯特剛剛帶領維也納愛樂樂團完成了海外巡演,在國內的演出廣受好評。

    威爾瑟-莫斯特很早就在唱片里展現過自己對施特勞斯家族舞曲強大的掌控能力,雖然蒂勒曼并沒有這么樣的經歷,但通過早幾年的德累斯頓除夕之夜音樂會我們不難發現,他對維也納輕歌劇和輕音樂還是很有興趣的,甚至曾把小約翰·施特勞斯的《易北河畔圓舞曲》、《薩克森重騎兵進行曲》安排為音樂會的壓軸節目。這種興趣無疑是大熊執棒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重要先決條件,人們也完全有理由相信,他與維也納愛樂樂團合作的維也納舞曲將比之前他在德累斯頓演出的那些更加出彩。

    2018年11月中旬,音樂會的完整曲目單就揭開了神秘面紗。從作曲家陣容來看并沒有新面孔加入,施特勞斯家族的四位成員(老約翰、小約翰、約瑟夫、愛德華)加上小約瑟夫·赫爾梅斯伯格以及卡爾·米歇爾·齊雷爾,都是音樂會忠粉們熟悉的名字。從曲目新鮮度上來看,蒂勒曼和樂團總共安排了六首新年音樂會首演作品,其中兩首曲子可能此前從未被錄音,它們無疑成為了整場音樂會最大的懸念。在序曲和圓舞曲方面,蒂勒曼則充分展現了他的野心——《吉普賽男爵序曲》、《北海風光》、《藝術家的生涯》以及《天體樂聲》都是頗具份量且名演扎堆的熱門曲目。總體而言,這是一份穩健保守但又不乏驚喜的曲目單;稍稍有點令人意外的是,主辦方沒有選擇“老朋友”弗朗茨·蘇佩的作品,2019年可是他誕辰兩百周年。

    —— 曲 目 單 ——

    • 上半場

      1、Carl Michael Ziehrer: Schönfeld-Marsch, op. 422
      卡爾·米歇爾·齊雷爾:馮·勛菲爾德男爵進行曲

      2、Josef Strauss: Transactionen. Walzer, op. 184
      約瑟夫·施特勞斯:交易圓舞曲

      3、Joseph Hellmesberger,Jr: Elfenreigen
      小約瑟夫·赫爾梅斯伯格:小精靈的舞蹈

      4、Johann Strauss II: Express. Polka schnell, op. 311
      小約翰·施特勞斯:特快列車快速波爾卡

      5、Johann Strauss II: Nordseebilder. Walzer, op. 390
      小約翰·施特勞斯:北海風光圓舞曲

      6、Eduard Strauss: Mit Extrapost. Polka schnell, op. 259
      愛德華·施特勞斯:特快郵車快速波爾卡

      下半場

      7、Johann Strauss II: Ouverture zur Operette "Der Zigeunerbaron"
      小約翰·施特勞斯:輕歌劇《吉普賽男爵》序曲

      8、Josef Strauss: Die Tänzerin. Polka francaise, op. 227
      約瑟夫·施特勞斯:舞女法蘭西波爾卡

      9、Johann Strauss II: Kunstlerleben. Walzer, op. 316
      小約翰·施特勞斯:藝術家的生活圓舞曲

      10、Johann Strauss II: Die Bajadere. Polka schnell, op. 351
      小約翰·施特勞斯:印度舞姬快速波爾卡

      11、Eduard Strauss: Opern-Soiree. Polka francaise, op. 162
      愛德華·施特勞斯:歌劇院晚會法蘭西波爾卡

      12、Johann Strauss II: Eva-Walzer. Nach Motiven aus "Ritter Pasman"
      小約翰·施特勞斯:伊娃圓舞曲(選自輕歌劇《騎士帕斯曼》)

      13、Johann Strauss II: Csardas aus "Ritter Pasman“, op. 441
      小約翰·施特勞斯:查爾達什舞曲(選自輕歌劇《騎士帕斯曼》)

      14、Johann Strauss II: Egyptischer Marsch, op. 335
      小約翰·施特勞斯:埃及進行曲

      15、Joseph Hellmesberger,Jr: Entr'acte Valse
      小約瑟夫·赫爾梅斯伯格:幕間圓舞曲

      16、Johann Strauss II: Lob der Frauen. Polka mazur, op. 315
      小約翰·施特勞斯:婦女頌瑪祖卡波爾卡

      17、Josef Strauss: Sphärenklänge. Walzer, op. 235
      約瑟夫·施特勞斯:天體樂聲圓舞曲

      加演

      18、Johann Strauss II: Im Sturmschritt. Polka schnell, op. 348
      小約翰·施特勞斯:飛奔快速波爾卡

      19、Johann Strauss II:An der schonen blauen Donau.Walzer,op.314
      小約翰·施特勞斯:藍色多瑙河圓舞曲

      20、Johann Strauss I:Radetzky-Marsch,op.228
      老約翰·施特勞斯:拉德茨基進行曲

  • —— 上 半 場 ——

    2019年的開場曲目是卡爾·米歇爾·齊雷爾的《馮·勛菲爾德男爵進行曲》。隨著亮相頻率的增加,前些年還很小眾的齊雷爾在全世界的知名度正變得越來越高,這位昔日施特勞斯家族樂隊最強有力的競爭對手,在最近幾屆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獲得了穩定的出場時間,逐漸從邊緣人物成為了常備之選;與前幾次不同的是,本屆演出并沒有選擇齊雷爾的圓舞曲。馮·勛菲爾德男爵(Von Schönfeld)是奧匈帝國時期的一位高級軍官,他讓齊雷爾創作這首作品時,已身居帝國軍隊總參謀長的要職,男爵希望作曲家寫一首進行曲來為部隊的閱兵游行活動助興。但對于這個委約,健忘的作曲家居然沒有放在心上,直到男爵來問他索要成果,才猛然想起有這檔子事兒。

    時間雖然很倉促,但對于軍樂隊指揮出身的齊雷爾來說,創作一首進行曲顯然并沒有多少難度,他在鋼琴前確定旋律主題后,很快就完成了譜曲和管樂配器工作。1890年10月16日,這首進行曲首次公演于維也納,從此一炮而紅。國內聽眾對它可能并不熟悉,但對于奧地利人而言,《馮·勛菲爾德男爵進行曲》一定是耳熟能詳的——自1920年起它成為奧地利陸軍閱兵儀式的官方配樂,而且還經常在當地各種節慶演出中亮相。用這首氣宇軒昂、洋洋自得的軍樂來為新年音樂會開場,不僅恰如其分而且還和壓軸的《拉德茨基》遙相呼應,兩首進行曲不僅都以奧地利著名將領的名字來命名,在其祖國的知名度也不相上下。

    對于施特勞斯家族的很多舞曲,人們都可以輕松地通過曲子的標題發現某一方面的線索,或是音樂所描繪的主題,或是作品靈感的來源、創作的背景,還可能是曲目題獻的對象。但也有一部分例外,它們的標題令人費解。譬如音樂會接下來將要演奏的這首《交易圓舞曲》;早前它還曾被譯作《股票交易圓舞曲》或是《證券交易圓舞曲》。聽眾們一定會覺得好奇——這難道是約瑟夫·施特勞斯為證券交易所特別創作的舞曲?從目前可以查閱到的史料來看,沒有任何資訊證明這首圓舞曲和股票、證券有瓜葛。或許由于這個原因,它的標題又出現了一種新的譯法——《流轉圓舞曲》,但同樣難以從中猜透作曲家的本意。

    在《交易圓舞曲》首版曲譜的標題頁上,有一幅愛神Amour讓一對男女的手握到一起的畫面,而這首曲子除了序奏之外的大部分篇幅,確實顯得綿柔細密、纏綿悱惻,很容易聯想到男女情人之間的相聚、重逢或是和解,不過這似乎依然與“交易”無關。謎底究竟是什么呢?

    有研究者開始從作曲家創作這首圓舞曲時的人生際遇,嘗試尋找答案——1865年狂歡節音樂季期間,身體向來虛弱的約瑟夫·施特勞斯開始頻繁地頭疼,甚至時常暈倒,因此不得不暫停登臺表演。從醫生那里他得知自己患有嚴重的腦病,對于年僅38歲、正處于事業黃金期的音樂家而言,這無疑是個不小的打擊;情況雖然令人沮喪,但約瑟夫并沒有因此告別指揮臺以及他所鐘愛的作曲事業,相反,他出人意料地很快回到了工作狀態中。這一年的8月2日,在維也納人民公園舉行的一場慈善音樂會上,他為聽眾們獻上了這首剛剛創作完成的《交易圓舞曲》。

    我們可以清晰地從樂曲那色調陰暗的序奏部分,體驗到一種呼之欲出的沉重與凄楚,這被某些聽眾認為是約瑟夫對病痛纏身時可怕感受的描繪;然而隨著音樂的推進,消極的氣氛逐漸被曼妙的舞蹈旋律和不斷明快起來的音色所驅散,最終以樂觀的情緒收尾。研究者將音樂氛圍的這種改變,視為作曲家心情狀態的扭轉,與此同時也對《交易》這個標題做出了一個看似合理的解讀——繁重的日常工作雖然不斷消耗著作曲家的病體,但藝術創作的樂趣又讓約瑟夫收獲了克服病魔的信念以及面對命運挑戰的勇氣,這何嘗不是一種特殊的“交易”?

    這首圓舞曲并不是作曲家最負盛名的作品,不過在我看來,它卻很不一般。與哥哥小約翰相比,約瑟夫的音樂里浪漫主義氣息更為濃郁,特別是他的圓舞曲,蘊藏在那些迷人旋律下的是發自內心的抒情性,時而憂傷、時而熱烈,有些旋律令人陷入沉思、有些則讓人歡欣鼓舞,《交易圓舞曲》無疑是這些特征最鮮明的詮釋之一,彰顯了約瑟夫獨特的藝術品味。這首作品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上一次亮相要追溯到1993年,也正是那一年意大利人穆蒂與樂隊的精彩演繹,讓許多人從此愛上了這首氣質迷人的曲子;期待蒂勒曼與維也納愛樂的合作,能為我們帶來更豐富的感受。(演出后補充:音樂會當天,蒂勒曼和樂團演奏得很慢,感覺細膩有余而內在驅動力不足)

    音樂會的第三首曲子是《小精靈的舞蹈》,小約瑟夫·赫爾梅斯伯格以巧妙配器精心塑造的這些“舞蹈小精靈們”,時隔十二年之后將再度出現在元旦的金色大廳里;在充滿回味的《交易圓舞曲》之后安排這部作品,無疑是非常合適的。在創作這首曲子時,作曲家顯然受到了門德爾松《仲夏夜之夢序曲》的啟發,我們會發現這首小品的第一部分,與《仲夏夜之夢序曲》里描繪小精靈舞蹈的那個呈示部主題如出一轍。作曲家利用小提琴在高音區輕盈的音色,輔以中提琴、大提琴活潑的撥弦以及鋼片琴靈動的點綴,營造出一幅引人遐想的神秘畫面;隨后是一支舒緩而優美的圓舞曲,與此前急促繁忙的節奏形成非常鮮明的對比;最后小精靈主題再次出現,音樂仍然在神秘的氛圍中結束。

    接下來將要登臺的將是小約翰·施特勞斯1866年創作的《特快列車快速波爾卡》,這是施特勞斯家族一系列與火車有關的作品里并不常演的一首,也是本屆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的首演曲目之一。《特快列車》的沉寂或許是因為它沒有像其他同類題材的曲子那樣,用樂器或旋律來模擬蒸汽列車獨有的聲音。這首快速波爾卡在今天聽來似乎稀松平常,在首演時卻令聽眾感覺節奏新奇;這種反差正如現在我們視蒸汽列車為老古董,但在當時的歐洲大陸卻是不折不扣的“黑科技”。在一些傳記中,小約翰·施特勞斯被描述為“旅行恐懼者”,在乘坐火車時總喜歡把窗簾拉下來,但這并不妨礙他用自己的音樂作品來贊頌鐵路這項偉大的工業化時代新發明。

    隨后我們將迎來上半場的另一部重量級作品——《北海風光圓舞曲》。1870年后,小約翰·施特勞斯把自己的事業重心逐漸從經營樂隊和為舞廳創作跳舞音樂轉到了輕歌劇創作上,因此在純器樂作品領域不再像之前那樣高產,他會把輕歌劇中的經典唱段或旋律改頭換面連綴成一部新的圓舞曲,譬如著名的《一千零一夜》和《南國玫瑰》就是此類典范。不過1879年完成的《北海風光》卻是例外,它與輕歌劇完全沒有關系,是小約翰·施特勞斯在旅行中靈光乍現。

    制造商=CANON;型號=CANON EOS 400D DIGITAL;焦距=31毫米;光圈=F6.3;測光模式=模式;感光度=ISO400;白平衡=自動;曝光補償=0.0EV;曝光時間=1/60秒;曝光程式=未知;場景類型=標準;日期=2010.10.30 13:17:07

    1878年5月,喪偶才50天的小約翰·施特勞斯迅速迎娶了自己的第二任妻子——28歲的Angelika Dittrich,兩人的年齡相差25歲。這段婚姻最終被證明是一個錯誤,僅僅維系了不到五年時間,但至少在一開始總是甜蜜多于煩惱。這年夏天,小約翰與新婚妻子一起來到如今位于德國北部的北弗里西亞群島(North Frisian island)度假。威克海濱浴場的氣候和風光讓作曲家和妻子感到非常舒適,因此他們在第二年再度光臨。在這期間,小約翰顯然有無數機會領略北海的迷人風光,進而催生出這部圓舞曲新作。

    與其說《北海風光》是一部圓舞曲,不如將之視為一幅成功的管弦樂交響音畫,雖然圓舞曲的節奏依然鮮明,但小約翰通過自己極富創意的旋律和精妙逼真的配器,為聽眾們描繪出了海景的波瀾壯闊。對于經驗豐富的“圓舞曲之王”而言,這固然不是什么難事兒,但必須承認這是一部與眾不同的新作品——色調冷峻的序奏顯得寬廣而大氣;在隨后的若干小圓舞曲中,作曲家總是不失時機地在曼妙的舞蹈旋律中穿插波濤的聲音,還用管弦樂隊模擬出了風暴下可怖的驚濤駭浪,展現出了高超的技法。

    1879年11月,《北海風光》在維也納金色大廳首演,擔任指揮的是作曲家的小弟弟愛德華·施特勞斯,來自觀眾席的反饋非常熱烈,這部圓舞曲不得不又重復演奏了四遍。一百多年之后的今天,人們習慣用更龐大的樂隊陣容來演奏這首曲子,它聽起來無疑會比當年首演時更加動人心魄。縱覽錄音文獻,如果我們把這部作品視為音畫,那么2004年Yakov Kreizberg指揮維也納交響樂團的那版錄音無疑傲視群雄,其細膩的刻畫足以令1998年梅塔和2005年馬澤爾在當時新年音樂會上的演繹變得黯然失色;此番蒂勒曼版的《北海風光》能否成為演出中濃墨重彩的一筆,值得我們期待。(演出后補充:我覺得這是整場音樂會蒂勒曼指揮得最成功的一首圓舞曲)

    音樂會的上半場將在愛德華·施特勞斯的《特快郵車快速波爾卡》中落下帷幕,這首1887年問世的作品可以算愛德華最著名的作品之一,也是2000年以來它第三次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節目單上。最近的一次亮相,是在并不遙遠的2016年,令人記憶猶新的是,那次的年度指揮楊松斯從“郵差”手里接過了一根特殊的指揮棒,帶領樂團完成了演奏。僅僅三年之后,蒂勒曼和樂團再度選擇《特快郵車》,是不是有什么特別的意義呢?在文章接近收尾時,我似乎猜測到了一種可能性。

  • —— 下 半 場 ——

    2019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下半場將在《吉普賽男爵序曲》中拉開帷幕。雖然這是此曲時隔十年之后的再度上演,但《吉普賽男爵》作為小約翰·施特勞斯最成功的輕歌劇,與之有關的音樂作品其實在最近幾年經常與聽眾見面,譬如2016年的《珍寶圓舞曲》,2018年的《入城式進行曲》和《相親波爾卡》,它們或是直接來自這部輕歌劇,或是由劇中音樂改寫而成。融匯了匈牙利風情和維也納格調的歌劇序曲,同樣薈萃了劇中的多段精彩旋律,特別是樂曲第二部分那支由雙簧管在撥弦伴奏下吹出的悠揚曲調顯得尤為動人,重復時作曲家又加入了大提琴和豎琴,美妙的組合讓整段音樂變得更為沁人心脾。這支曲子正是來自《吉普賽男爵》第一幕接近尾聲時,女主人公薩菲主唱的《Hier in diesem Land Eure Wiege stand(你們的搖籃,就曾在這片土地上)》,是一首贊美故鄉的深情頌歌。序曲的后半部分則變得更為多元、喧鬧且富有張力,不僅有吉普賽韻味濃郁的旋律,也有維也納式的波爾卡和圓舞曲,作曲家巧妙地將劇中的這些音樂片段拼貼組合在一起,絲毫不顯突兀;最后小約翰直接使用了歌劇第一幕結束前,表現吉普賽人載歌載舞簇擁男女主人公退場的快速旋律,把氣氛推向最高潮。

  • 蒂勒曼將是1987年以來第四位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獻演《吉普賽男爵序曲》的指揮家,另外三人分別是卡拉揚(1987年)、小克萊伯(1992年)和巴倫博伊姆(2009年)。前輩大師那些成功的歷史版本,是否會讓這位“新人”倍感壓力?想必雄才大略的蒂勒曼會有自己的思路。(演出后補充:最終呈現的效果基本算不功不過)

    約瑟夫·施特勞斯在波爾卡領域取得過很高的成就,音樂會接下來將要演奏的《舞女法蘭西波爾卡》(《女舞蹈家法蘭西波爾卡》)雖非熱門,但也十分好聽。關于該曲的文獻資料相當有限,只知道它作為約瑟夫的新作曾在1867年夏季演出過好幾次。通過標題,后人猜測這首舞曲是作曲家在觀賞了某位女性舞者演出后靈感迸發的產物。隨著1867年7月約瑟夫·施特勞斯因為健康原因不得不離開舞臺,它就從家族樂隊的演出節目單中銷聲匿跡了。時隔一百五十多年后,這首一度被人們遺忘的典雅小品,將在公元2019年元旦這天重新煥發光彩,這的確非常神奇。

    隨后登場的是小約翰·施特勞斯的作品316號《藝術家的生涯圓舞曲》,與著名的《藍色多瑙河圓舞曲》(作品314號)之間相隔了一部《婦女頌瑪祖卡波爾卡》(作品315號)。值得注意的是,《婦女頌》將在下半場第十首演奏;也就是說,這三首編號相連的作品將在這半場音樂會上先后與聽眾見面,不知道是不是主辦方的刻意安排?出版編號相連,意味著這三首作品創作于同一時期,特別是《藝術家的生涯》和《藍色多瑙河》,被某些評論家們認為是小約翰在這個時期圓舞曲創作領域水準不相上下的“姐妹篇”;從某種角度來看的確如此,它們的首演地都是多瑙大街上的狄安娜舞廳,時間都在1867年2月,只是相差了幾天而已。

    當時作曲家將這首新圓舞曲獻給舞會的主辦方——維也納“黃昏之星(Hesperus)”藝術家協會,他用《藝術家的生涯》這一標題來向協會的廣大會員表示敬意。其實施特勞斯兄弟自己也是“黃昏之星”的會員,他們為協會主辦的舞會譜寫了大量受歡迎的作品,有一些的標題直接帶有“Hesperus”一詞。現在我們可以說,在當年獻給藝術家協會的曲子里,《藝術家的生涯》無疑是最杰出的一部圓舞曲。或許有人會問,怎么不是名氣更大的《藍色多瑙河》?因為后者并非為“黃昏之星”所寫,而是小約翰應維也納男聲合唱團之邀創作的。顯然,施特勞斯的音樂在那個時代實在是太受維也納娛樂圈歡迎了。

  • 作為小約翰圓舞曲創作黃金時期的代表作之一,《藝術家的生涯》在旋律上的造詣完全可以和《藍色多瑙河》相提并論,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由圓號、雙簧管和單簧管引出的序奏顯得格外優美、恬靜,這個著名的主題貫穿了整部作品;五首小圓舞曲一共十個旋律主題,每一個都賞心悅耳、美不勝收,各具風韻又相輔相成,互相之間的銜接、遞進也十分自然流暢;篇幅宏大的尾聲回顧了之前的主題,在全曲結束之前更是完整重現了第一圓舞曲的A段,也是與序奏的呼應,最后在輝煌熱烈的氣氛中收尾。這首作品并無任何標新立異,是很典型的小約翰式的維也納圓舞曲,但人們卻常常因為《藝術家的生涯》,贊嘆小約翰·施特勞斯在旋律方面的超人天賦和巨大創造力。

    根據維也納愛樂樂團的說法,2019年恰逢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建立150周年,因此特別選擇這首圓舞曲向藝術家們致敬。新年音樂會當天,現場演奏《藝術家的生涯》時,電視直播畫面將播放提前在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內錄制完成的芭蕾舞畫面;而演出中場休息時的音樂短片《Wiener Staatsoper 1869-2019》同樣以歌劇院為創作主題和畫面背景。2019年也將是《藝術家的生涯》近三十年以來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的第五次亮相,前面四次分別是1989年(小克萊伯)、1999年(馬澤爾)、2002年(小澤征爾)和2006年(楊松斯)。

    接下來演奏的《印度舞姬快速波爾卡》是小約翰·施特勞斯根據自己的第一部輕歌劇《英迪戈與四十大盜》中的幾段旋律連綴而成的。在2017年的導賞中,寫到《一千零一夜圓舞曲》時我曾花費不小的篇幅向大家介紹過這部劇目,這里不再贅述。利用《英迪戈與四十大盜》中的音樂,作曲家改編出的管弦樂作品多達九部之多,除了最著名的《一千零一夜》外,現在仍經常演出的還有兩首快速波爾卡——《印度舞姬》和《飛奔》,它們恰好都被主辦方列入了今年的節目單。

    在原劇中有一位化名芳妮的維也納女孩,不幸流落到虛構的馬卡薩爾王國,進而成為國王英迪戈心愛的舞姬;雖然劇中形象是維也納人,但鑒于歌劇的故事背景,作曲家為這首快速波爾卡起名為《印度舞姬》。音樂主題主要來自劇中第二幕和第三幕的芭蕾音樂、間奏曲與合唱,聽起來并無任何“印度元素”,但作品擁有令人目眩的速度和富有煽動性的配器效果,非常適合在新年音樂會上用來提振一下聽眾們的精神。

    最近幾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節目單公布之后,許多樂迷和媒體公眾號會迅速行動起來,在網路曲庫或個人收藏中尋找對應的曲目鏈接,然后發布一套完整的“先聽為快集”。但今年情況有所變化,因為音樂會接下來將要上演的愛德華·施特勞斯作品《歌劇院晚會法蘭西波爾卡》此前似乎并沒有被錄制成唱片,曲集的完整性自然要受到影響。對于聽眾來說,這首作品無疑是真正意義上的“新作品”,它所能帶來的新鮮感可能是其他曲子無法比擬的。或許這位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舞臺上一直以來的“配角”會帶給我們額外的驚喜。(演出后補充:這首迷人的法蘭西波爾卡確實為音樂會平添了亮色,驚訝于愛德華·施特勞斯居然寫出過如此典雅的慢節奏音樂)

    《歌劇院晚會法蘭西波爾卡》后,我們將聽到音樂會的第四首圓舞曲《伊娃圓舞曲》,選自小約翰·施特勞斯一生中創作的唯一一部正歌劇——根據敘事長詩改編的《騎士帕斯曼》。這是1885年《吉普賽男爵》大獲成功之后,小約翰又一部引發大眾關注的劇作,首演于1892年元旦。和《吉普賽男爵》一樣,《騎士帕斯曼》也融匯了匈牙利元素,甚至更加鮮明——原著和劇本作者都出生于匈牙利、故事背景是十四世紀的匈牙利王國、劇中主要唱段都采用匈牙利語,音樂也洋溢著濃厚的匈牙利風格。這部歌劇并沒有取得成功,劇本和音樂都存在一些問題,因此演出九場之后就再也沒有被完整地搬上過舞臺。不過劇中的一部分旋律仍然受到了輿論的好評,在經過小約翰·施特勞斯的重新編配后,形成了一批管弦樂作品得以流傳下來,《伊娃圓舞曲》也是其中之一。圓舞曲的主要旋律來自劇一首美妙的抒情曲《O, gold'ne Frucht am Lebensbaum(哦,生命之樹上的金色果實)》,是男主人公帕斯曼妻子的伊娃所演唱的,這也是曲子標題的由來。整部作品只有兩個小圓舞曲,規模雖小但也包含了完整的序奏和尾聲。

    在《騎士帕斯曼》的第三幕中,匈牙利國王和波西米亞公主在皇宮中舉行盛大婚禮,作曲家為這段場景配寫了大段舞曲,包括波爾卡、圓舞曲以及音樂會接下來將要上演出的這首《查爾達什舞曲》。經過重新編配后,這些音樂獨立成為小約翰的第441號作品——《騎士帕斯曼中的芭蕾音樂》。歌劇本身飽受批評,婚禮場景下的這些舞曲卻令觀看首演的人們印象深刻,著名樂評家愛德華·漢斯利克(Eduard Hanslick)在報紙上表達了自己的贊許之情。很顯然,小約翰·施特勞斯在這里用自己最擅長的方式大顯身手,成功取悅了現場觀眾,《查爾達什舞曲》更是組曲中的神來之筆。

    “查爾達什”是匈牙利的一種民間舞蹈,通常由慢節奏的“拉紹”(Lassau)和快速度的“弗里斯”(Friss)兩部分組成,小約翰的這首同樣也不例外——前半段舒緩低回、深情款款,后半段節奏熱烈、激情狂放,從旋律到配器都蘊含著匈牙利民間音樂的風韻,它極富感染力,最后的高潮幾乎令人血脈崩張。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元旦當天在樂隊演奏這首《查爾達什舞曲》時,電視直播畫面會切換到事先在格拉芬內格城堡里錄制完成的芭蕾舞段落,電視觀眾將獲得聽覺和視覺的雙重享受。

    在小約翰·施特勞斯那首充滿異國情調并需要樂團樂師們放聲高歌的《埃及進行曲》以及小約瑟夫·赫爾梅斯伯格神秘而令人期待的《幕間圓舞曲》之后,是小約翰1867年創作完成的《婦女頌瑪祖卡波爾卡》,這正是前文提到過的那首出版編號夾在《藍色多瑙河》與《藝術家的生涯》之間的曲子。作品的標題與德國詩人席勒的詩作《婦女的尊嚴(Wurde der Frauen)》有著顯而易見的關聯,在曲子的第一版鋼琴曲譜的封面上印有這首詩的第一句:Ehret die Frauen! Sie flechten und weben Himmlische Rosen ins irdische Leben……(尊重女性!她們把圣神的玫瑰編織進凡間的生活)。平和優雅的瑪祖卡-波爾卡節奏、恬淡悠揚的旋律加上別具匠心的配器,讓音樂本身與曲目標題顯得相得益彰。但正當人們以為這首洋溢著母性氣息的曲子會在減速和漸弱中溫柔收尾時,作曲家卻為它寫了一個聽起來異常恢弘的尾聲。

    這一極富反差效果的設計,不由讓人聯想到當時的歷史背景。1866年的夏天,奧地利在普奧戰爭中失利,經濟也陷入低迷,整個國家都沉浸在郁郁寡歡的氣氛之中;而第二年的維也納狂歡節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這種氣氛的影響。身在其中的施特勞斯兄弟,顯然非常希望用自己的音樂創作來安撫民眾脆弱的心靈、掃卻大家心頭的陰霾,小約翰的《藍色多瑙河圓舞曲》、約瑟夫的《譫妄圓舞曲》都是這一背景下的產物,因此同期作品《婦女頌》里這個富麗堂皇的結尾,或許也是為了提振當時維也納人低落計程車氣。這首作品1867年2月首演于維也納人民公園,《藍色多瑙河》、《藝術家的生涯》也同場亮相。

    正式曲目的最后一首將是《天體樂聲圓舞曲》,這無疑是作曲家最受聽眾歡迎的一首作品,也是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有史以來演出次數最多的約瑟夫·施特勞斯的圓舞曲;這是自1987年以來,它第七次出現在節目單中,《天體樂聲》也由此得以脫穎而出,超越小約翰·施特勞斯的《皇帝》和《維也納森林的故事》,成為除每年必演的《藍色多瑙河》之外,亮相頻率最高的圓舞曲。這首曲子是約瑟夫為1868年1月21日舉辦的醫學院舞會而特別創作的。關于“天體樂聲”這個題目的來源有兩種說法,一種說法是舞會主辦方出了命題作文,要求作曲家寫一首能夠表現宇宙天體聲響的音樂;另一種觀點則認為,這個標題與舞會毫無關系,是作曲家自己的主意。

    無論哪種說法準確,約瑟夫都交出了一份能夠令自己和觀眾都非常滿意的答卷。在我看來,《天體樂聲》是作曲家在圓舞曲領域登峰造極之作。雖然在此后一年半時間里,約瑟夫·施特勞斯又寫下了十余首圓舞曲,直至1870年7月英年早逝,但這些作品的受歡迎程度,都沒能超越之前誕生的作品235號。如果說上半場的《交易圓舞曲》凸顯了約瑟夫·施特勞斯的審美氣質,那么《天體樂聲》不僅延續了他一貫內斂而浪漫的創作風格,而且在藝術上更加完美。由管樂和豎琴奏出的引子具有神秘色彩,也切合了作品的標題;五首小圓舞曲每一段都很動聽,靈動跳躍中隱藏著足以深入肌理、撫慰心靈的力量;重現了作品開頭的旋律后,作曲家賦予了整部圓舞曲一個燦爛的尾聲,把氣氛推向極致的同時也成功地升華了主題。

    對于施特勞斯家族的許多忠實擁躉而言,約瑟夫那些杰出圓舞曲所蘊含的獨特魅力,他們似乎很少能在小約翰的作品中體味到。雖然兄弟倆都是當之無愧的旋律大師,但約瑟夫的創作在情感投入上無疑更為充沛,這種差別或許緣于他們完全不同的個性和價值觀。在藝術領域,約瑟夫不僅天賦卓越,也比兄長更多才多藝;起步雖晚,卻進步神速。“圓舞曲之王”的桂冠雖然戴在小約翰的頭頂上,但他對于弟弟的創作才華一直是肯定甚至是有些羨慕的。

    《天體樂聲圓舞曲》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有太多令人難忘的精彩回憶,遠到1987年卡拉揚大氣磅?的版本和1992年小克萊伯瀟灑流暢的演繹,近也有2013年威爾瑟-莫斯特及2016年楊松斯細膩動人的詮釋;蒂勒曼能用這首作品向自己的老師、前輩和現在的同行發起挑戰嗎?這顯然不是一個輕松的任務。

    接下來音樂會將進入加演環節。第一首加演曲將是《飛奔快速波爾卡》,和此前已經演奏的《印度舞姬快速波爾卡》一樣,它也是從輕歌劇《英迪戈與四十大盜》中的旋律改編而成的。有音樂史學家認為,小約翰·施特勞斯之所以會開始寫作輕歌劇,與法國人奧芬巴赫不無關系,后者的作品曾在十九世紀六十年代的維也納大紅大紫過一陣子。基于這個判斷,人們不難從這首配器火爆的《飛奔快速波爾卡》里,察覺出奧芬巴赫的某些音樂風格對小約翰的影響,因為它聽上去與奧芬巴赫名作《地獄中的奧菲歐》中的康康舞曲一樣令人感到窒息卻又欲罷不能。1871年5月19日,《飛奔》在愛德華·施特勞斯的指揮下首演于維也納人民公園,這無疑是一首令聽眾喜出望外的歡快曲子,直到今天也毫不過時。

  • 當我寫到這里,并查閱了一下歷年曲目數據庫之后,突然有一個新的發現——2019年的這份節目單里,拋開最后兩首必演曲目,前后共有五部作品是馬瑞斯·楊松斯之前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指揮過的,分別是:上半場的《特快郵車快速波爾卡》以及下半場的《藝術家的生活圓舞曲》《婦女頌瑪祖卡波爾卡》《天體樂聲圓舞曲》《飛奔快速波爾卡》。這純屬巧合還是蒂勒曼想用一種特別的方式,與自己慕尼黑的競爭對手楊松斯來一次隔空打擂?這恐怕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了。

    按照維也納的慣例,音樂會的最后兩首曲目將是鐵打的《藍色多瑙河圓舞曲》以及《拉德茨基進行曲》;而按照這里的慣例,對于這兩首每年必演、大家已經非常熟悉的作品,我向來不會耗費篇幅進行專門介紹。不過前不久Soomal正好轉載了《戰爭與和平:《藍色的多瑙河》小史 》[作者:高遠致 ] ,這篇宏文為大家細致回顧了《藍色多瑙河圓舞曲》的前世今生,感興趣的朋友可以點擊閱讀。

  • —— 1987-2019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熱門曲目排行榜 ——

    在文章的最后我們要對1987年以來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熱門曲目排行榜進行一下更新。在圓舞曲榜上,約瑟夫·施特勞斯的《天體樂聲圓舞曲》一舉超越哥哥的《維也納森林的故事圓舞曲》和《皇帝圓舞曲》,從而獨享寶貴的亞軍寶座。歌劇序曲方面,隨著《吉普賽男爵序曲》排名上升,它得以和《護林員序曲》和《威尼斯之夜序曲》一起并列亞軍,冠軍仍然屬于《蝙蝠序曲》。而在進行曲排行上,《埃及進行曲》今年得以進入前三名,它與同樣充滿異國情調的《波斯進行曲》一起并列季軍。而波爾卡舞曲的榜單暫時沒有發生變化。詳細榜單如下:

    • ●圓舞曲榜

      冠軍:33次——小約翰·施特勞斯《藍色多瑙河》作品314號(1987年-2019年)
      亞軍:7次——約瑟夫·施特勞斯《天體樂聲》作品235號(1987年、1992年、2004年、2009年、2013年、2016年、2019年)
      季軍:6次(兩首并列)——小約翰·施特勞斯《皇帝》作品437號(1987年、1991年、1996年、2003年、2008年、2016年);小約翰·施特勞斯《維也納森林的故事》作品325號(1990年、1994年、1999年、2005年、2014年、2018年)

      ●波爾卡舞曲榜

      冠軍:8次——小約翰·施特勞斯《無窮動》作品257號(1987年、1988年、1993年、1995年、1999年、2002年、2010年、2015年);
      亞軍:7次——小約翰·施特勞斯《閑聊》作品214號(1988年、1990年、1992年、1998年、1999年、2008年、2012年)
      季軍:6次——小約翰·施特勞斯《電閃雷鳴》作品324號(1987年、1992年、1999年、2009年、2012年、2018年)

      ●序曲榜

      冠軍:5次——小約翰·施特勞斯《蝙蝠》序曲(1987年、1988年、1989、2002年、2010年)
      亞軍:4次(三首并列)——小約翰·施特勞斯《車葉草》序曲(1991年、1996年、2007年、2014年);小約翰·施特勞斯《威尼斯之夜》序曲(1994年、2001年、2009年、2016年);小約翰·施特勞斯《吉普賽男爵》序曲(1987年、1992年、2009年、2019年)

      ●進行曲榜

      冠軍:33次——老約翰·施特勞斯《拉德茨基》作品228號(1987年-2004年、2006年-2019年,其中2001年演奏兩次)
      亞軍:4次——小約翰·施特勞斯《入城式》(1990年、2006年、2009年、2018年)
      季軍:3次(兩首并列)——小約翰·施特勞斯《波斯》(1992年、2000年、2012年);小約翰·施特勞斯《埃及》(1993年、2014年、2019年)

    特別感謝徐瑟秋先生、陳唯正先生在德語翻譯方面給予本文的幫助。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23.234.012.***
    123.234.012.***
    發表于2019.01.13 23:58:35
    43
    111.058.049.***
    111.058.049.***
    發表于2019.01.11 17:16:27
    42
    218.029.136.***
    218.029.136.***
    發表于2019.01.05 16:20:56
    41
    太贊,喜歡這種普及式介紹。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01.04 20:41:44
    40
    106.034.176.***
    106.034.176.***
    發表于2019.01.04 08:29:51
    39
    111.250.191.***
    111.250.191.***
    發表于2019.01.03 00:16:50
    38
    116.233.091.***
    116.233.091.***
    發表于2019.01.02 16:00:26
    37
    014.116.133.***
    014.116.133.***
    發表于2019.01.01 23:37:32
    36
    171.010.***.***
    171.010.***.***

    此帖使用iPad提交
    發表于2019.01.01 22:56:13
    35
    114.241.***.***
    114.241.***.***
    如題,維也納愛樂樂團官網已經官宣,2020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將由拉脫維亞指揮家,1987年11月18日出生的馬里斯·揚頌斯的同胞兼弟子安得列爾斯·尼爾森斯指揮,這是他首次亮相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也是第二位亮相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拉脫維亞指揮家,以及第18位登臺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指揮大師。期待您稍后的文章,祝您新年快樂!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01.01 21:52:06
    34
    125.037.161.***
    125.037.161.***
    發表于2019.01.01 20:46:06
    33
    112.017.247.***
    112.017.247.***
    發表于2019.01.01 19:46:55
    32
    現在CCTV15音樂頻道在轉播的說
    此帖使用G8142提交
    發表于2019.01.01 18:29:40
    31
    116.136.020.***
    116.136.020.***
    發表于2019.01.01 18:05:28
    30
    123.117.028.***
    123.117.028.***
    發表于2019.01.01 17:21:08
    29
    061.151.178.***
    061.151.178.***
    發表于2019.01.01 13:31:47
    28
    123.151.077.***
    123.151.077.***
    發表于2019.01.01 00:38:25
    27
    111.193.239.***
    111.193.239.***
    發表于2018.12.31 23:18:13
    26
    123.118.018.***
    123.118.018.***
    發表于2018.12.31 12:24:48
    25
    001.180.017.***
    001.180.017.***
    發表于2018.12.31 08:04:44
    24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43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