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中國之“盛”
蔣力 于 2018.09.16 14:58:09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20

2018年9月7日,著名小提琴家盛中國因病逝世,引發一片唏噓感慨。

在中國小提琴家中,盛中國不能說是技藝最好的一個,卻是前后幾代中最出名的一個。在國內演出場次最多的、演出足跡最廣的、最受大眾歡迎的、最易被老百姓接受的……種種頭銜非他莫屬。2017年之前,盛中國每年演出近百場,其中半數以上是他的獨奏音樂會。這個紀錄,持續了十年以上!

四十年前,我也曾是盛中國的一個粉絲。那時,呂思清還是神童,李傳韻就更小,徐惟聆、胡坤、薛偉都尚未成才,出現在北京的外國小提琴大師只有梅紐因和斯特恩,能看到盛中國的演出就很不容易了。那時他三十多歲,還沒有辦個人演奏會,只是中央樂團獨唱、獨奏小組中的一員。音樂會上,每個演員的曲目都是兩三個,好像他那時已是壓軸的演員,他拉的曲子總在四五個以上。

我們一批年齡不相上下的朋友,最喜歡聽的作品是《新疆之春》。仿佛他也知道喜歡《新疆之春》的聽眾絕不限于我等小群體,有意吊聽眾的胃口,同時顯示他還能拉許多別的曲子。記得某次音樂會上,他一返再返,拉了6個曲子,最終還是沒有《新疆之春》,聽眾退場時頗有失望或遺憾的議論。次日我們交流感受,某友說:就是掌聲還不夠熱烈,持續得還不夠長久,他如果再返一個,一定是《新疆之春》了!

  • 三十年前,盛中國已經走出京城、走出國門了。在與瀨田裕子搭檔之前,他的鋼琴伴奏主要是湯六一,偶爾是石叔誠。有份資料中說,湯六一為盛中國伴奏的音樂會就達千場之上。這個數字可能有水分,但或許也接近。盛中國從蘇聯學成歸來后,就到中央樂團工作,一直是獨奏演員,沒進過樂隊,與既做樂隊也獨奏或拉協奏曲的楊秉孫、梁大南、劉云志等不一樣。

    二十多年前,我在北京音樂廳做過兩年輔助工作。那時,北京音樂廳是京城最好的古典音樂演出場所,祖克曼、阿什肯納齊、雷洛夫、貝爾曼等外國大師的音樂會都首選這里。盛中國的獨奏會,或許也是從這里起步。1995年,他還參加了音樂廳主辦的“為了愛樂希望小學”義演音樂會,沒有分文報酬。

    那時,《梁祝》就已是他的保留曲目了。他拉《梁祝》與他人不同,和樂隊合作的少,和夫人瀨田裕子合作的多,不僅有小提琴鋼琴版,還有短至六七分鐘的精編版。有評價說他演奏的《梁祝》,減少了滑音、淡化了小調味道、強調了敘事結構、提升了整體氣勢,形成了北派演奏風格。 那時北京音樂廳還創辦了“打開音樂之門”暑期音樂會,吸引了許多音樂家加盟。這個做法,后來被錢程帶到中山公園音樂堂、天津大劇院、哈爾濱大劇院等地。每年每地,幾乎都有盛氏夫婦的專場。他的名字,確是票房的保證,他也漸漸注意到音樂會曲目要做好雅俗、難易、生熟、中外的搭配。保利院線后來也借鑒了這個做法,使得更多的二、三線城市的聽眾有幸一睹他的風采。

    2017年,盛中國的健康亮起了紅燈,在醫院重癥監護室住了一個星期后,他勉力完成了七八月間武漢、天津、北京的演出。這年5月,他與保利院線簽了秋季的10場巡演音樂會,8月23日再次發病的盛中國不得不簽寫了一封因病無法演出的公開信。誰知僅僅一年之后,他便永遠告別了深愛的舞臺。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40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