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李泉,依然少年
莫沉 于 2018.04.22 19:47:08 | 源自:澎湃新聞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9.00/18

毫不夸張的說,當李泉瞪圓雙眼,在《歌手2018》的舞臺上邊彈邊唱他那首著名的代表作《我要我們在一起》時,作為觀眾的我,就像攝影機捕捉到的那些被懷疑為作秀的觀眾一般,居然淌下漣漣的淚水。

那個時刻,就連我本人都感到詫異:這眼淚究竟緣何而流?

不妨讓我們將時鐘往回撥至1999年。時年22歲的范曉萱突然搖身一變,推出專輯《我要我們在一起》。她以制作人的身份掌控自己的音樂方向,在前一張專輯《Darling》中《藍旗袍》、《哭了》的基礎上,徹底與“小魔女”形象做一個“了斷”。據聞,這是范曉萱銷量最低、但贏得同行贊譽的一張特殊的專輯。

彼時我正讀初三,與時下的追星族無異,當范曉萱唱著《健康歌》,我也依葫蘆畫瓢般“我愛洗澡、皮膚好好”地討好長輩(以降低“追星”的“非法”認知);當范曉萱剃了寸頭,我也忙不迭地剪短頭發,露出兩側青色的頭皮,以Tomboy的形象區分梁詠琪好感度滿滿的“短發”,但是,當范曉萱唱著《我要我們在一起》時,作為歌迷的我卻頓感迷茫:在一個認為香港流行樂至上的粵語方言環境中,我的偶像似乎難以再為她的歌迷“賦權”(empower)了。

如果說“小魔女”形象的老少咸宜能讓“追星”之路合法化,那么6/8拍的怪異節奏,加上副歌讓人費解的一連串“唉喲、唉喲”,則更是讓這首歌徹底消失在校園廣播之中。我記得,那時午后的校園廣播,只會一遍一遍、不知疲倦地播放梁詠琪的《洗臉》和《膽小鬼》,后來則是廣東歌新寵鄭秀文的歌曲——她“雌雄同體”的造型實在是太酷了——于是,我們似乎在一夜之間,心照不宣地忘記了那個不再可愛的范曉萱。

  • 直至多年以后,當我親身經歷著二十一世紀第一個十年后期的選秀浪潮,無意中才發覺:原來有那么多參賽者選擇演唱《我要我們在一起》,以及李泉本人演唱的《走鋼索的人》。這些奇特的作品,讓表演者完全迥異于演唱張惠妹的大熱金曲《剪愛》、《火》、《聽海》的“實力派”。

    也就是說,大約過了十年時間,《我要我們在一起》搖身一變,成為無法以高音、所謂“唱功”取勝的年輕人之進擊利器:我們重視個性,我們也重視品味。這首未能在商業性取得成功歌曲,無意中變成了反叛者,成為小眾(niche)群體的心頭好。

    有意思的是,那些吟唱著“唉喲,唉喲”、和慵懶呢喃“就快要墜落”的年輕人,幾乎無一在比賽中取得了理想成績。原來,只有在多年后,范曉萱和李泉當年的聯手合作,才為喜愛他們的人們兌換成現實的力量。

    從1999年,到2009年,再延伸至如今的2018年,一個又一個十年過去了,范曉萱在獨立音樂的路上越走越遠,越走越廣闊,年近半百的李泉也沒能學會表演時的“表情管理”,甚至有觀眾驚呼演唱時的他十分“猙獰”,而我只是感慨,那些不被理解的“另類”與“少年氣”,歷經多年的忍耐與沉默,終究登上了大眾舞臺。

    他們依然如此年輕,如此純粹,如此忠于自我。作為觀眾的我落下的眼淚,當中有一絲委屈,更多的卻是久違的釋懷。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如果選用粵語版應該就沒有意境了。
    此帖使用MI 5X提交
    發表于2018.04.27 17:22:00
    6
    一生所愛,粵語版太有地位先入為主,以至于國語版很少有人知道,甚至對國語版有抵觸感
    發表于2018.04.27 11:09:27
    5
    03
    一生所愛的改編就很有意境 想愛你和my way的音樂性則很精彩 個性的表達和對公眾審美的呼應并不一定是矛盾的 需要才華和靈感的調和
    此帖使用MI 5X提交
    發表于2018.04.27 05:23:19
    4
    03

    此帖使用HUAWEI NXT-DL00提交
    發表于2018.04.25 13:42:55
    3
    113.104.240.***
    113.104.240.***
    發表于2018.04.25 08:43:55
    2
    001.031.110.***
    001.031.110.***
    發表于2018.04.22 20:30:04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2866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