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謙君子韓中杰
蔣力 于 2018.04.21 16:02:21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2018年4月3日以98歲高齡謝世的指揮家韓中杰先生,是中央樂團、中國交響樂團乃至中國交響樂發展的見證人和親歷者。韓先生不善交際,不愿接受媒體采訪,所以他的事跡也很少見諸報端。就連以往他指揮的音樂會,都避免突出宣傳個人,屢屢強調交響樂的演出是個整體、而不是指揮家個人的事。我從初當記者,到后來與李大爺(德倫先生)密切走動(韓先生時常在旁),甚至到黃亭子韓家拜訪,和韓先生的女婿溫兄成為朋友,與韓先生的接觸偏多,但也很難進入訪談狀態,只能從晚輩角度關注著他的謙謙君子式的舉止言行。

中央樂團曾出現過四大指揮,按年齡排列依次為:李德倫、韓中杰、嚴良?、秋里。去年6月紀念李德倫百年誕辰音樂會,韓先生已無力揮棒,坐在輪椅上被李心草推上臺去,不無傷感地對觀眾說:“樂團的老哥四個,就剩我一個了。”

李德倫、韓中杰二位,以交響樂指揮為主,又被稱作“雙子星座”。《李德倫傳》中講到一個細節:十年浩劫中,從“牛棚”出來又未安排工作的二位,自己找的工作竟是修自行車。兩人先是在車鋪“見習”數日,然后把李家的一輛飛利浦舊車拆散,又重新組裝起來,為的是備一份謀生的手藝。后來韓先生重新得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到芭團指揮舞劇《紅色娘子軍》。1996年,李德倫撰文《我多年的愿望終于實現了》,為在中央樂團基礎上新組建的“國交”歡呼,韓中杰則擔任了樂團業務考核的評委主任。次年初,樂團安排二老同臺指揮的專場音樂會,韓先生指揮的曲目是李斯特的《前奏曲》和普羅科菲耶夫的《第一交響曲》,李先生指揮的曲目是勃拉姆斯《第四交響曲》。那真是交相輝映。

2001年李德倫去世,7位指揮家參加的追思音樂會上,韓中杰最后登臺,指揮了貝多芬《第三交響曲》的第二樂章“葬禮進行曲”。雖只一個樂章,但卻深深表達出他對老友的尊敬和懷念。那也是韓先生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一次指揮。

  • 說到對韓先生指揮的印象,還要提到1991年3月他指揮的王西麟交響樂作品音樂會。其中的《第三交響曲》,技法之難對指揮家不啻于“折磨”。雖說韓先生難免有手足無措之片刻,但還是有驚無險地揮了下來。在那一代指揮家中,他是指揮中國作曲家新作首演最多的人。指揮新作品當然不如指揮經典作品那般討巧,但韓先生對這些從不計較。韓先生是吹長笛出身,改行指揮后仍似難舍舊業,排練和演出時,時常會出現吹奏管樂的口型。我等觀眾屆時亦會會心一笑——又暴露專業了。

    韓先生去世當夜,作曲家郭文景在朋友圈中發聲:“31年前,我還是青年作曲家時,他指揮過我用‘十二音序列’手法寫的一首小提琴協奏曲。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他這樣的老一輩指揮大師首演這種離經叛道的‘新潮音樂’,是非常罕見的。因此,我一直對他心懷感激之情。我現在眼睛花了,寫譜子很費勁。31年前韓先生67歲,眼睛應該也花了,可他竟然在我手稿總譜里發現了我的筆誤!他準備得非常仔細,我在排練中感覺得到。這是他第一次指揮無調性音樂,這部作品對當時的中央樂團也是陌生的,但排練進行得很順利。進行得很順利,是因為他有很多擔心。他是一個誠實的人,一個好人!”

    有人看后附言:“深深的體會。”此人名張正地,現中國愛樂樂團的雙簧管首席,當年中央樂團隊伍中的小弟,當時坐在他旁邊的李學全、章棣和、張仁富、劉琦等人,都是樂團上一輩的鐵桿骨干。我回文景兄言“當成文”(他是可以寫點文章的人),他用家鄉話答我:要的!

    韓先生80歲前,專心撰寫了數十萬字的回憶錄,其中部分章節曾在《音樂周報》連載。我讀后深感受益。遺憾的是這部回憶錄至今未能出版。老先生倒也坦然,他說:“出不出,不是我的事,我把該寫的都寫出來了。”此事誰可接手,促成其出版?該是對先生的告慰。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5949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