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麥兜與舒伯特的一段緣
李夢 于 2017.12.20 15:08:25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回想最近十多年間香港銀幕上出現的動畫形象,小豬麥兜恐怕是其中最搶眼的一位。從2001年首部電影《麥兜故事》到去年的《飯寶奇兵》,這只住在香港大角咀、貪吃犯懶卻善良可愛的小豬以及他與幼稚園同學的趣事糗事,已然成為一代港人笑中帶淚的集體回憶。

與媽媽麥太相依為命的麥兜,是一個相貌與資質俱普通的小朋友。他愛吃雞、貪睡,沒什么遠大志向,最大的夢想就是成為一位每天收學費的校長,然后帶著收到的學費去火鍋店,今天吃麻辣火鍋,明天吃酸菜魚火鍋。盡管頭腦不怎么靈活,麥兜的心地卻十分善良:他上武當山學武,努力練習搶包山,期望媽媽以他為驕傲;他為避免春田花花幼稚園陷入破產危機,與一班同學組成合唱團四處募款。這樣的角色設定,像極了早年港產片中的小人物:蠢萌,無厘頭,在日復一日平常乃至平庸的生活中自娛自樂。

令我印象深刻的,除了麥兜右眼的胎記以及他那位總也減肥不成功的同學阿May,還有這一系列電影中的配樂。音樂人何崇志選取不少古典音樂名曲,配上搞笑歌詞,穿插在作品中,令大小朋友會心一笑之余,亦能對那些通常一本正經出現在音樂廳中的舒伯特或莫扎特名曲,多一番新鮮的認知。

誰能想到,蠢萌的麥兜唱起歌來,竟魅力十足呢。在第一部《麥兜故事》中,小豬在舒伯特鋼琴小品《音樂瞬間》第三首的陪伴下,唱出主題曲《我個名叫麥兜》。唱歌時,麥兜不單乖乖交代出自己最喜歡吃豉油皇雞翅,還暗示出社會發展的單一向度:小孩子明明喜歡吃雞,卻被逼轉去吃鴨。用雞鴨作譬喻,乍聽上去粗疏,細想卻不無道理,而且,歌詞簡潔輕快,與多用附點音符和跳音的旋律互動自如。

  • 在2012年上映的電影《麥兜當當伴我心》中,配樂中又出現了一首舒伯特作品。麥兜與同學組成春田花花合唱團,在某次表演中唱了一首《春風親吻我像蛋撻》。舒伯特降B大調即興曲D935中的第三首被配上諸如“小青蛙敦敦像燉蛋”以及“冬天已經過成一個大南瓜”等引人捧腹的歌詞,再改寫成一首童聲合唱曲,真真喜感十足。

    舒伯特的作品之所以頻繁出現在這一系列電影中,是因為那些鋼琴曲每每聽來天真爛漫,與電影中麥兜蠢萌憨實的形象頗為契合。《音樂瞬間》創作于1827年,屬舒伯特晚期作品。他用六首短小精巧的鋼琴小品,用大量的裝飾音和對稱樂句,將即興創作的意味發揮得淋漓盡致。而即興曲D935同樣是作曲家離世前一年的作品,包含四首短曲,情緒起伏大且多轉折,有時澎湃激昂,有時溫煦若微風拂面。

    人們常用“平淡天真多”來形容舒伯特鋼琴曲的意味。他筆下的那些旋律,尤其是去世前一兩年寫下的鋼琴奏鳴曲和小品等,遠非一池清澈見底的水,而是朦朧曖昧的——初聽時簡單欣愉,細想,則有些深沉甚至哀傷的意味裹挾其中,用鋼琴家Paul Lewis的話說,像“點綴著星光的深黑天幕”。再想,麥兜系列電影又何嘗不是如此?大都市小人物的故事看似嬉笑怒罵無拘束,實則是含了心事的,背后不乏對于世事變遷與人情轉淡的感慨與傷懷。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8538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