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綿遠的牽絆
李夢 于 2017.10.19 10:58:57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50

之前聽過一個小故事,說是知名大提琴家史塔克某次乘車,聽見車內廣播正在播放一段大提琴旋律。他問身邊人,演奏者是誰,被告知是英國大提琴家杜普蕾。史塔克接上意味深長的一句:“像這樣演奏,她肯定活不長久。”

不想,一語成讖。

1987年10月19日,年僅42歲的杜普蕾因多發性肌肉硬化癥離世。到如今,整整30年。

30年過去,樂迷仍然想念她,為她的天賦、她的倔強,以及她灑脫率直的性格。因此,當那部關于杜普蕾的半傳記式電影《她比煙花寂寞》在十數年前面世,引來不少深愛杜普蕾的樂迷不滿。

  • “為什么要這樣侮辱我們的偶像?”杜普蕾這個天真熱烈、勇敢面對生活起落的女子,在電影中,為何變得自私冷漠、胡攪蠻纏?

    連一向低調的鋼琴家傅聰都忍不住說:我認識的杜普蕾,一點都不像片中那樣子。

    關于這位傳奇音樂家,她的成長,她與大提琴的故事,她的愛情,究竟是什么樣子?后世樂迷好奇,卻難知曉,唯有透過音樂家友人的回憶,透過這部虛構與真實攪纏在一起的電影,以及她留給我們的唱片與相片,聊以慰藉。

    《她比煙花寂寞》固然常被詬病,但起碼幫助不了解杜普蕾其人其樂的觀眾,回溯半世紀時光,與當年那位癡迷音樂的天才相逢。英國作曲家埃爾加的大提琴協奏曲頻繁在片中出現,而這首曲目與杜普蕾的緣分更是綿遠久長,是她的代表作,也是她一生曲折與起落的映照。

    曾經,知名俄羅斯大提琴家羅斯特羅波維奇聽過他的學生杜普蕾演奏后,將這首大提琴協奏曲永遠從自己的曲目庫中刪去。

    “我學生的演奏比我的演奏精彩太多了。”羅斯特羅波維奇如是說。

    如果沒有門德爾松,巴赫的《馬太受難曲》恐怕還要沉寂兩百年,而如果沒有杜普蕾在上世紀60年代頻繁演出同鄉作曲家埃爾加的大提琴協奏曲,這部e小調四樂章協奏曲恐怕不會像如今這般,常常出現在音樂會或唱片中,甚至成為大提琴家的“試金石”。

    杜普蕾首次登臺,正是演奏此曲。那年,她16歲。四年后,她與英國知名指揮巴比羅利以及倫敦交響樂團合作灌錄此曲,令這張唱片在其后的五十年間成為百聽不厭的經典。28歲,她患上肌肉硬化癥,不得不中止演奏生涯。在她的告別音樂會上,仍然是埃爾加大提琴協奏曲。旁人不懂,未及而立之年的女子如何將這首哀傷晦暗的作品奏得如此傳神,而演奏者本人呢,雖然不厭其煩地詮釋這作品,卻并不喜歡它。

    “太悲傷了。”杜普蕾說:“第二樂章聽上去像凝結的淚珠。”

    “悲傷”確是這部協奏曲的神髓。埃爾加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后的1919年寫成此曲,當時,歐洲因戰爭磨折而蕭條頹敗,作曲家本人呢,也不得不面對現代主義音樂興起而帶來的變局。

    那年,埃爾加62歲,許久沒有新作品面世,身體狀況也不好,不得不避居英格蘭鄉下。與杜普蕾年少成名不同,埃爾加是大器晚成的那類音樂家,成名作《第一交響曲》于1908年寫成時,他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紀。

    20世紀初,埃爾加固然憑借《謎語變奏曲》和《第一交響曲》迅速獲得名譽及聲望,甚至成為英國皇室喜愛的作曲家,卻不得不面對現代音樂的異軍突起。他筆下傳統謹嚴的、浪漫意味濃郁的作品,被當作“落伍”與“過時”之作。作曲家對現狀失望,卻無能為力。

    在這樣的心境下,這首大提琴協奏曲面世,偏巧首演失利,反響平平,重演機會寥寥,若不是杜普蕾數十年后發掘并再詮釋,這首曲目恐怕要一直沉寂下去。命運實在是奇妙的事情。

    杜普蕾與埃爾加兩人,固然成長背景與閱歷迥異,卻同樣曾被人誤解,同樣經歷過高低起落的人生。兩人將各自的故事傾注在這作品中,后世愛樂人因之悵惘,感慨于生命中諸多無從答解、不可預知的緣分。

    時移事遷,唯音樂久琚C

  •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1628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