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李宗盛究竟是在致敬什么?
劉小波 于 2017.08.22 12:29:18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10

高曉松總能在恰當的時候推出直擊普羅大眾心靈的作品。《生活不止眼前的茍且》讓詩與遠方的話題延續了很久,除了扎實的音樂制作功底,富有哲理和詩意的扎心歌詞也是他的慣常手法。近日又有一首來自高曉松的歌曲《越過山丘》流行開來,這首致敬李宗盛的歌曲與李宗盛發行于2013年的歌曲《山丘》互文。歌詞可謂句句直擊心靈,用白描的手法鋪敘了一段失意的人生,對跨度幾十年的歲月進行了追憶。

“越過山丘,遇見十九歲的我”“越過山丘,遇見六十歲的我”。幾十年的跨度在一首歌中展開,只有回憶,才能讓這么漫長的人生在幾分鐘之內呈現,時間的流逝讓人難免追憶。歌曲中故事的主線依舊是愛情,亙古不變,有誰會拒絕愛情?尤其是失意的愛情,李宗盛擅長表達失意的愛情,他自己的私生活也為此作了注腳。因此,致敬他的《越過山丘》也是如此失意:“戴著一雙白手套,喝著我的喜酒。他問我幸福與否,是否永別了憂愁。”歌曲一出,網路上開始了對兩首《山丘》的對比。為什么一首歌曲會讓人念念不忘,進而被致敬?“年少不聽李宗盛,聽懂已是不惑年”,這是樂迷圈內的行話。李宗盛身上究竟有什么讓人著迷的東西?

首先,可能是一種音樂的懷舊情緒。李宗盛捧紅了一大批歌手,推出了大量優質華語流行音樂,致敬李宗盛,既是對李宗盛本人音樂成就的肯定,更是對華語流行音樂黃金時代的懷念。從當前形形色色的音樂節目不斷翻唱老歌就可以看出人們的懷舊情懷有多嚴重。尤其是,流行歌曲本身也是懷舊的主要表達場所。趙雷的《少年錦時》、劉昊霖的《兒時》、樸樹的《清白之年》都流行了很久。這些歌曲無一不是對逝去時光的追憶。《越過山丘》也是對青春的抒懷,很多語句直抒胸臆,回憶“那段失意卻仍顯珍貴的青春”,這是當下創作的主要母題之一,大量的青春小說、青春電影、青春電視劇、青春歌曲攪動著人們的那根青春之弦,隨著律動跳一支青春圓舞曲。嚴格來說,這首歌曲不無迎合之意,題材的選擇正是如此,不同的是,將其與李宗盛聯系起來,還顯示出一種中年懷舊風。由青春書寫滑向了中年懷舊。這與人的年紀有關,中年寫作或者晚年風格是客觀存在的事實。當這些音樂人隨著年齡的增長,對人生的感悟往往有不同的體會,就出現了中年寫作甚至晚年風格。

“懷舊”是中國當代流行歌曲的一大主題。從港臺通俗歌曲到校園民謠,從文學到電影,都有一種懷舊的腔調。懷舊是一種欲望的替代滿足,尤其是在碎片化的當代,只有懷舊能帶來一種歷史厚重感。流行音樂的懷舊是其主要主題之一。校園民謠、青春歌曲、思鄉歌曲等都有懷舊性質。缺什么才會用符號稱頌什么,符號并不表達已經存在的意義,意義必須靠解釋才能出現。懷舊歌曲的大量出現正說明這些逝去的東西無法追回,逝去的意義已經不在場,需要符號來表達,從而實現幻想性、替代性滿足。現實世界的失范讓人們從舊日時光中尋找到一絲慰藉。也有人批判懷舊是一種做作的情懷,是一種催眠,過去甚至不如當下等。但無論如何,懷舊作為一種藝術主題,獲得了極大成功。只是這種成功在商業化的濫用中逐漸失去應有的效力。

其次,致敬李宗盛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當代樂迷依舊對破碎的愛和失意的人生無力抵抗。隨便挑出幾首李宗盛的歌,都是一首比一首悲慘,一首比一首凄涼。

這種失意傳統成為流行音樂經久不衰的主題,也成為當前樂壇的常態。煽情至評委落淚觀眾啼哭似乎成為檢驗音樂品質的新標準。音樂的選題也就顯得十分關鍵。王建房的《在人間》提煉出“一生與苦難做鄰居”這樣的主題讓評委掩面哭泣。毛不易在某選秀節目唱出的《消愁》中“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驚呆評委。他們一再證明,悲劇藝術總是更能震撼受眾的心靈。

致敬李宗盛其實是對得不到的愛情的釋懷,是對達不到的理想的妥協,是對不如意人生的接受,這是一種典型的中年思維。當李宗盛老去,他的歌迷也一同老去,這是一種同構的關系。人過中年之后對人生會有別樣的看法,用流行的話的講,就是一種“小確喪”,是對失敗的認可,正如也是一首最近流行起來的失敗者之歌《在人間》所唱:“在人間,有誰活著不是一場煉獄”。人生并不只有順風順水,也有逆境之時,而以樂觀的心態對待不如意也是一種正能量,只是不要讓這種妥協成為一種頹廢的借口,停止前行的步伐。我們如此醉心于藝術中失意和失敗的表達,本質而言還是生活的重壓讓我們無法尋求突破口。當然,這些所謂的失敗大多是生活的提煉,而且還有一個前提,那就是這些大都是發生在別人身上的,每個人每天都在聽失戀的歌曲,但是并沒有每天失戀。真正的突破口或許還是一種慶幸甚至幸災樂禍的心態。而且有了這些失意的作品,哪怕不幸有天降臨到自己身上,也就有了一定的心理預期。

最后,對李宗盛的著迷更重要的可能還是他所體現出來的那種音樂態度。流行音樂一直以來以娛樂為主,空洞、淺薄、浮躁使其代名詞,尤其是很多音樂人陷入商業的漩渦,忘記了藝術的真諦。而李宗盛一直堅持認真對待的態度,并且也交出了許多讓聽眾滿意的作品。這種音樂的態度在聽眾那里被轉化為他本人的人生態度。音樂態度成為他人生態度的寫照,歌迷也需要從他那里獲得相應的參照。

李宗盛的歌曲歷來都有市場,而且有上了年紀的人的市場,還有一個原因在于他的音樂有著一種看穿悲苦的灑脫和釋然。這正是音樂態度所體現的人生態度。他并不是絕對的厭世與悲觀,而是一種桃花源式的超然和梅妻鶴子的灑脫。面對命運仍要“不自量力的還手”,至死方休。《越過山丘》對此有著延續:就讓我隨你去,讓我隨你去,逆著背影婆娑的人流,向著那座荒蕪的山丘,揮揮衣袖。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正如媒體推介語所宣示的那樣,《越過山丘》,或許就是對人生最好的領悟。得意有時,失落有時,每一份經歷和每一份過往,都將起伏不定的路途斑駁渲染。“越過山丘,遇見六十歲的我”,不僅有著一份對青春年華的追憶,更多了對未來歲月的探尋和希望。

時代不斷發展,世界不斷變化,總有那么一部份人,不愿迎接新生活的到來,于是乎,過去的東西總有市場,懷舊也就自然而然。金曲不斷被打撈,帶領歌迷集體懷舊,對老歌的癡迷一方面顯示出這些歌曲的經典性,另一方面也顯現出當代樂壇創作的匱乏,只能回望經典。除了致敬李宗盛,鄧麗君、梅艷芳、張國榮、黃家駒等逝去的明星也不斷被致敬,其他老一輩歌手也在各種場合以各種方式被致敬。致敬經典是必然,但不是惟一選擇。過去值得回味,未來也需要開拓。

  •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25.095.162.***
    125.095.162.***
    發表于2017.09.21 23:32:14
    11
    223.093.163.***
    223.093.163.***
    發表于2017.08.30 19:09:53
    10
    120.198.231.***
    120.198.231.***
    發表于2017.08.29 15:35:01
    9
    183.014.134.***
    183.014.134.***
    發表于2017.08.28 10:25:53
    8
    123.115.***.***
    123.115.***.***
    李宗盛當年給那些滾石女歌手寫的一波又一波的好詞,真是經典得無以復加。曾經非常誘惑一個直男體內究竟是怎樣的腦回路才能寫出那樣直擊女性心底的好詞。
    發表于2017.08.25 21:50:44
    7
    113.077.147.***
    113.077.147.***
    發表于2017.08.25 20:47:33
    6
    103.221.141.***
    103.221.141.***
    發表于2017.08.24 22:40:25
    5
    211.143.230.***
    211.143.230.***
    發表于2017.08.23 12:05:47
    4
    124.226.153.***
    124.226.153.***
    發表于2017.08.23 09:52:45
    3
    106.109.065.***
    106.109.065.***
    發表于2017.08.22 23:09:05
    2
    036.040.050.***
    036.040.050.***
    發表于2017.08.22 21:36:36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943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