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而彌堅,越老越怪——略談小提琴家克萊默
張可駒 于 2016.09.30 11:47:57 | 源自:微信公眾號-音樂燴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20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大概是古典唱片業黃金時期的末尾。

那時獲得聲望的演奏家們不僅成為古典世界的紅人,也往往能夠錄下相當數量的效果出色的唱片。他們不僅在樂迷心目中樹有自己的地位,也成為某一家,或某幾家唱片公司的代表人物。

可是在唱片業劇烈變動的今天,當年的許多名家漸漸淡出人們的視線,當然也有人挺立著。我們可能在小品牌的錄音中繼續欣賞一些人的演奏,幸運的話,也會在現場遇見他們。

結果有時是失望,有時是驚喜,有時看到風格的轉變,有時看到始終如一。2016年6月9日聆聽克萊默的現場則帶給我復雜的感受。

那段時間冒起的小提琴家里面,俄國學派的雙璧,克萊默與穆洛娃都屬于技巧、修養、風格最出眾的幾人之一。原本后者在Philips發展,前者在EMI、Philips、DG與Teldec之間周旋。多年后,穆洛娃轉戰Onyx,克萊默則以ECM為主,偶涉其他小公司。

他們的風格涇渭分明,穆洛娃典雅、洗練,克萊默桀驁、嶙峋。到了今天,她藝術中的品格仍是沿著那個方向發展,郁郁蔥蔥;而他這位“怪杰”,演奏中的“怪”變得平和了些,整體上的奇詭之處比以往卻還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近幾年有幸聽過他們的現場,克萊默還聽了兩次,最直觀的感受便是:真正的大師級演奏家的藝術確實是持續發展的。

哪怕時間的流逝有客觀影響,他們的音樂表現還在不斷成熟、深化。與此同時,他們技藝中的那份扎實,至今仍穩妥地成為音樂表現的工具,許多方面都不是某些后輩同行可以相比。

這里只談克萊默(Gidon Kremer)。

  • 小提琴演奏對身體反應的要求比鋼琴更嚴苛,彈到80歲的鋼琴家不罕見,而小提琴家年近60就是進入藝術生命的老年了。今年69歲的克萊默所展現的技藝卻表明,他還實實在在是小提琴界的領軍人物。

    不過,當年鄭延益先生談到他在香港的演出以巴赫《恰空》開場,都認為是大膽的安排。到如今,小提琴家直接上維因貝格的無伴奏,后接肖斯塔科維奇的奏鳴曲而完成上半場,無論特立獨行的風格,還是對聽眾接受力的挑戰,還更上了幾個臺階。

    作為現代音樂,維因貝格的作品無疑是有內容,有深度的,并非概念的堆砌,可這首無伴奏曲風晦澀也是事實。

    這樣的安排是小提琴家的個性與理念相結合,他的演奏則成為一種“示范”:身體力行地告訴人們,表現當代音樂,或其他有品質卻不易接受的作品時,演奏者應當更努力揭示音樂中的美,探索其深度;絕不能躲在風格的“庇護”之下——反正人們聽不懂也照樣鼓掌。哪怕不易接受,聽者能在維因貝格的作品中體會內心獨語的東西,同克萊默在發音方面的成就,還有他的深入理解是分不開的。

    表現老肖的作品亦然,他演奏強音時的爆發力比過去削弱了些,表現細致的色彩變化卻是老而彌堅,甚至越釀越醇。

    在小提琴家的青年時代,他的發音由于表面的粗獷而令人驚奇,細聽之下卻能感受到豐富的色彩和內蘊,否則他的演奏是難以動人的。

    這次的獨奏會上,克萊默特別針對不同時代的作品展現出音響與風格的藝術。處理上半場的現代作品,在發音方面,他是于冷峻中帶出幾絲溫暖,意境的表現則是在苦難深重的世界提示出人性的留存。小提琴家對樂器的控制仍舊精湛。

    當晚我坐在二樓的后排,克萊默在音色方面種種細致的用心,還有撥弦的穿透力都清晰地傳送到那里,這是真水準。

    不過,當晚在音色方面最出眾的演奏還是拉威爾的奏鳴曲。

    印象派的作品需要最細膩的色彩變化,克萊默通常不會同拉威爾聯系在一起,可他在此展現的揉音確實千邊萬化。尤為可貴的是,小提琴家從未刻意表現“變化”,而只是讓揉音的效果如同細膩的水彩般蘊染。配合他頂尖的運弓技巧,第一樂章結尾的長句無盡流淌,色彩淡雅卻又讓人迷醉,余香繚繞,至今仍可回味。

    再憶及小提琴家上次舒伯特室內樂的現場,還有穆洛娃的貝多芬協奏曲現場,不能不感嘆他們作為那一代的楷模,地位仍在。

    哪怕風格相去甚遠,二人的演奏都反復提醒人們,理想的演繹就是技巧、品位與個性相結合。現在他們都不在大公司錄音了,實在是讓人深思的事。當然作為聽者的我,多少也希望克萊默選曲時的個性能略做折中。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650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