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協奏曲《梁祝》創作揭秘
丁芷諾 于 2016.03.26 19:40:13 | 源自:samsumusic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50

小提琴協奏曲“梁祝”問世五十余年,受到了廣大音樂愛好者的肯定,但對外界來說,其中存在一些令人困惑不解的問題。例如:是誰先有要創作“梁祝”的想法?即:小提琴協奏曲“梁祝”究竟是誰的創意?何占豪和陳鋼這兩個背景完全不同的年輕人,是怎么聚到一起進行創作的?當時所提倡的“三結合(領導,專家,群眾)”是否只是1958年那個時代的特殊現象,今后再不可能產生了?正因為這些問題未得到解答,由此出現了各種奇怪的現象。例如:論作曲技術,當時的何占豪顯然不如陳鋼,因此有人就在節目單上把陳鋼的名字放到了何占豪的前面,有時索性只寫陳鋼一人名字。也有人說,陳鋼當時才是個學生,這之前從未寫過大型作品,這其中肯定是指導老師丁善德教授的作用。因此,有丁的學生強烈要求署上丁善德的名字,并認為應排名在第一位。更有人在別人的鼓動下,越想自己越偉大,就把“梁祝”的成功總結為某人的作用是“民族化”,某人的作用是“國際化”,等等。

我作為“梁祝”整個創作過程的參與者之一,想在劉品逝世三周年之際,對當年的歷史情景,以及劉品在“梁祝”創作過程中的作用,做一簡要回顧。是誰先有了要創作具有民族風格的小提琴協奏曲的想法?——是劉品。

  • 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劉品和他當時的同學朱迪、陳稼華、王藹林等一起,經常討論怎樣用西洋樂器演奏出中國的民族音樂。這可能是因為他們都來自部隊,對毛澤東在延安時期對文藝工作的教導印象較深:“應該大量吸收外國的進步文化,作為自己文化食糧的原料”。“一切外國的東西,如同我們對于食物一樣,必須經過自己的口腔咀嚼……吸收其精華,才能對我們的身體有益”。在1958年春,整個國家處于欣欣向榮的時代。劉品作為黨支部書記,便開始了小提琴民族化的實踐,一步又一步地做了以下工作:

    第一,為使全系師生從思想上提高對民族化的認識,劉品領導的黨支部用了三天時間,在系里展開了“要不要民族化”的大辯論。針對當時的許多觀點,如:“馬思聰的作品已經民族化了,還用得著我們嗎?”;“手指在琴弦上滑來滑去,把琴的把位都搞亂了”;“我們是拉琴的,作曲是作曲系的事情”……;經過擺事實、講道理,最后全系思想統一到“雖然馬思聰先生用民歌寫了不少小提琴作品,但還需要更多讓群眾聽得懂的好作品”,“管弦系的青年學生也應該學習俄羅斯民族樂派,創造出中國的小提琴民族樂派”。這是思想醞釀的階段。

    第二,為在組織上落實民族化的工作,確定以何占豪為骨干,加上幾位從附中升上來的丁芷諾、沈西蒂、張欣、朱英等同學,成立了管弦系“小提琴民族化實驗小組”,做了具體分工,何、丁負責創作,張、朱負責收集資料作理論探討,沈西蒂以及隨后參加小組的俞麗拿,沈榕負責新作品演奏。由于劉品考慮到民族化作為實驗,有可能失敗,為了保護人才,起先沒有讓俞麗拿等參加。

    第三,組織管弦系學生自己動手創作、改編樂曲。在實驗小組的帶動下,同學們自己編寫,自己演奏,創造出了一批具有民族風格的樂曲,如:小提琴獨奏《二泉映月》、《梆子風》、小提琴齊奏《四季調》、《山區公路通了車》、弦樂四重奏《小梁祝》等等。由于新作品不斷涌現,系里經常舉行新作品音樂會。在學生中涌現出了一批業余作曲家,如阿克儉、屠巴海、梁壽祺等。

    第四,1958年十月中旬,院領導將不同專業的學生,混合編成六個團隊,分別到六個不同的省進行“六邊”(邊勞動,邊宣傳,邊采風,邊創作,邊演出,邊學習)活動。管弦系實驗小組成員與聲樂系部分學生,還有作曲系的陳鋼等,組成了“浙江隊”。在開往溫州的船上,實驗小組討論落實“六邊”中的創作計劃時,提出要創作一個大一些的作品,向明年的國慶十周年獻禮。當時,先設想了“大煉鋼鐵”和“全民皆兵”兩個題材,何占豪又增加了“梁祝”。三個題材上報院領導后,大家隨即投入了勞動、學習、宣傳等緊張的生活中,暫時忘記了創作的事。直到劉品乘船趕到溫州,才知道院領導已選定“梁祝”這個題材。當何占豪覺得自己沒有學過作曲,無法創作“小提琴協奏曲”這樣大型作品的時候,劉品花了一個晚上,邊聽何哼唱越劇的各種唱腔,邊給何打氣,鼓勵他說:你們一定能搞出來。這促使何占豪下了決心,一定要寫好“梁祝”。由于過于投入,以至演出時打鼓都忘記了。

    第五,“六邊”活動結束,何占豪帶著他和我兩人寫成的“梁祝”初稿給劉品看。劉品以較高的藝術眼光和對創作這部大型樂曲的責任感,認為這個初稿“不行”。他對我說:看來真要創作一部大型音樂作品,還得要爭取專家的幫助。你回去對你父親(丁善德)說說,請他來指導“梁祝”的創作,并請他說服他的學生陳鋼也參加(我們曾邀請過陳鋼,但他沒同意,理由是要寫畢業作品)。劉品這一關鍵性的意見得到了黨委書記孟波和我父親的支援。從此“梁祝”就在我父親的指導下,開始進入了后期創作的階段。我父親每周給何占豪、陳鋼上課,對“梁祝”的創作做具體指導,如“是否采用奏鳴曲式?”“是否用單樂章?”等都是在我父親把關下敲定的。

    第六,當“梁祝”創造有了一些眉目時,劉品又讓管弦系教研組組織俞麗拿,沈榕等獨奏人員的選拔,讓教師趙志華、陳又新等進行對“梁祝”演奏技法的總結,寫成理論文章。當時,“梁祝”的排練已成為整個管弦系的慶事,每個人都以能在“梁祝”誕生的過程中出一份力量感到光榮。例如:趙志華在“惜別”一段中加上動人的一句,各個聲部排練中對配器、弓法、力度都做出了自己的獻。這就是劉品作為支部書記,把少數人的先進思想轉化為群眾的思想過程,這是一個藝術團隊的創作過程,劉品就是這個團隊的靈魂人物。回過頭來想想,如果沒有劉品還會不會有“梁祝”?當何占豪最初沒有信心時如果沒有劉品的鼓勵會有人寫嗎?如果沒有劉品及時調整從單純的業余創作和專業的結合還會不會有后來的“梁祝”?

    縱觀大型的藝術創作,大都是以團隊完成的,張藝謀的電影制作,奧運會開幕的制作,日本名導演黑澤明的團隊制作,無一不是如此。毫無疑問“梁祝”就是一次成功的團隊創作實踐。只是成功后的劉品躲了起來,以致我們至今找不到一張劉品和“梁祝”有關的照片,也找不到一篇提到他對“梁祝”貢獻的文章。

    (本文原名《劉品怎樣領導了小提琴協奏曲“梁祝”的創作》)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好像高光沒壓住
    此帖使用MI 6提交
    發表于2019.01.23 20:03:12
    4
    03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01.23 18:59:36
    3
    03
    有些樣張測光、多幀合成有點奇怪啊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01.23 18:31:27
    2
    03

    此帖使用VIVO NEX S提交
    發表于2019.01.23 17:39:59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420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