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著繆斯的手 舒伯特與他的杰出創作
許莽 于 2014.10.05 15:29:04 | 源自:新聞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9.67/29

青霉素來晚了。假如英國細菌學家亞歷山大·弗萊明早出生一百年,或者青霉素早一百年被其他什么人發現,世界也許就不會過早地失去弗朗茨·舒伯特。

真的是整整一百年。1928年,弗萊明在檢查培養皿時意外發現了第一種能夠治療人類疾病的抗生素——青霉素,澤被后世。1828年,年僅31歲的舒伯特告別人世。體面的解釋是說他死于傷寒,但更為翔實的考據則指出舒伯特事實上是被梅毒奪去了生命。在此之前,他已經與這種當時幾乎無藥可治的性病斗爭了六年之久。

不管怎么說,舒伯特都是西方音樂史上最偉大的作曲家之一。他的排名不可能掉出前十。喜愛舒伯特的人會把他視為僅次于巴赫、莫扎特和貝多芬的人物,其余的人也不會認為將舒伯特安排在第七或第八把交椅上是一種高估。

  • 制造商=PANASONIC;型號=DMC-ZX1;焦距=5毫米;等效焦距=25毫米;光圈=F3.3;測光模式=模式;感光度=ISO80;白平衡=自動;對比度=標準;飽和度=標準;銳度=標準;曝光補償=0.0EV;曝光時間=10/1250秒;曝光程式=程式模式;場景類型=夜景;日期=2010.06.08 12:17:54
  • 作為罕見的音樂天才,舒伯特十幾歲的時候便已嶄露頭角,他創作的《紡車旁的瑪格麗特》、《魔王》等藝術歌曲以及一些室內樂作品在他自己的朋友圈中深受追捧,但維也納的出版商們卻一直不愿意給予舒伯特應有的禮遇。1820年代初,舒伯特因事業受挫而愈發消沉,他開始出入青樓,并且很快嘗到了尋歡作樂的苦果。

    與染病之后音樂中常常流露的復雜情緒不同,舒伯特的早期作品普遍具有和他性格相符的歡悅而純樸的特征。完成于1819年的鋼琴五重奏《鱒魚》(D667)就是這樣一部代表作。我第一次聽到這首作品是在初一的一堂音樂課上,現在回想起來,那位英俊儒雅的音樂老師劉先生當時為我們這些小家伙播放的正是其中膾炙人口的第四樂章(主要旋律取材于舒伯特1817年創作的歌曲《鱒魚》)。甜愛路上的行人會被圍晲衝さL來的這音樂勸住腳步嗎,果真如此,那該是多么美好的生活畫面啊。

    舒伯特的室內樂寶庫中遍布精華,也許我們對他的16首弦樂四重奏稍感陌生,對他那首著名的弦樂五重奏(D956)也不那么容易產生親近感,但至少我們不應忽視兩首美輪美奐的鋼琴三重奏(D898和 D929)——舒曼曾將D898稱為“使世界為之一亮”的作品,以及充分體現了舒伯特音樂靈感的幾首小提琴奏鳴曲。當然,在所有的舒伯特室內樂作品中我最鐘愛的還是為吉他型大提琴和鋼琴而作的“阿佩鳩尼奏鳴曲”(D821),它能夠自然而然地牽引你的思緒,帶你進入一種浪漫唯美而又略顯感傷的情境。說到唱片,羅斯特羅波維奇VS布里頓或者麥斯基VS 阿格里奇這兩個版本都是名不虛傳且各具風味的,而巴西大提琴家梅內塞斯搭檔葡萄牙女鋼琴家皮雷斯去年在威格莫大廳的現場演奏會錄音則將此曲的演繹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不信你聽聽看。

    關于舒伯特在交響曲領域的成就一向存在分歧,和那部分持保留意見者一樣,我認為舒伯特的交響曲并非他最重要的音樂遺產。坦率地說,前面幾部交響曲都難以引人入勝,第九交響曲雖被冠以《偉大》之名,但龐大的篇幅由于未能得到系統性的組織而顯得松散空泛。唯一可以拿出來與音樂史上那些杰出交響曲抗衡的是第八交響曲《未完成》,這首作品只寫了兩個樂章,不過似乎已經足以道盡舒伯特對于人生的理解和他全部的心事。

    堪比莫扎特的天賦以及與生俱來的詩人氣質賦予舒伯特源源不斷的創作靈感,并造就了他獨一無二的音樂風格。他在駕馭大型樂隊作品方面的確不如前輩貝多芬,也難及后輩勃拉姆斯,可一旦涉及規模相對輕巧的音樂體裁,比如室內樂、鋼琴獨奏作品、歌曲,舒伯特的才華就顯現無遺了。他一生共創作了600多首藝術歌曲,成為當之無愧的“歌曲之王”。

    聲樂作品我一直聽得不多,不敢妄加評議。而論及舒伯特的鋼琴作品,我想,怎么褒揚都是不過分的。

    如果說兩組共8首即興曲(D899和D935)已經是令人百聽不厭的杰作,那么,又該用什么樣的詞匯來形容舒伯特的21首鋼琴奏鳴曲——尤其是中晚期的那七八首——所富含的藝術價值呢?在我看來,舒伯特的中晚期鋼琴奏鳴曲幾乎達到了與貝多芬鋼琴奏鳴曲相差無幾的水準,也許音樂的氣質不盡相同,但兩位作曲家的最后三首鋼琴奏鳴曲在思想深度和精神廣度上實在是有著驚人的一致,當我聽舒伯特的第21號鋼琴奏鳴曲(D960),我的腦海中常常會浮現貝多芬第32號鋼琴奏鳴曲(OP.111)描繪的人生畫卷——詩意和幻想,平靜中的起伏,嘆息聲,對美好生活的追憶,哀愁與達觀的交織,放棄求解后的釋然……舒伯特臨終時囑托親友將他葬在貝多芬的墓旁,他的愿望,原來在音樂中已有預告。

    然而,無論舒伯特對貝多芬有多么崇拜,貝多芬那種對作品的精心構建和悉心推敲,舒伯特還是學不來。學不來也挺好,否則人類就不會擁有舒伯特了。他的音樂幾乎是一種天然的事物,即便他積極投入自己的意圖,那音樂聽上去也仍然像天邊的云、林間的樹、湖上的水波……

    只有真正的鋼琴大師才能彈好舒伯特。布倫德爾和魯普基本上做到了;阿勞和內田光子做得很好;掃地僧一般的費奧倫蒂諾彈得不多,但他的D960是鋼琴演奏史上的神跡;李赫特的每一個舒伯特錄音都值得珍藏,尤其是1964年BBC現場的D960。我向他們致以由衷的敬意,然后,我會把花獻給威廉·肯普夫。沒有一絲斧鑿的痕跡,所有的音符仿佛都源自天啟,肯普夫握著舒伯特的手彈奏鋼琴,正如舒伯特握著繆斯的手寫作樂譜。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222.088.237.***
    222.088.237.***
    發表于2019.09.17 10:15:04
    4
    評價很中肯,謝謝!
    發表于2014.10.07 22:39:40
    2
    058.251.152.***
    058.251.152.***
    發表于2014.10.06 16:34:51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491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