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盛談寫歌靈感:我快60歲離婚兩次,可說的很多
翟翊 于 2014.01.08 09:56:55 | 源自:每日新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9.93/149

如果你生于上世紀70或80年代,李宗盛恐怕是你最熟悉的詞曲作者。他可能不是你的最愛,但在你愛的、恨的、高興的、難過的世界里無處不在的,一定是李宗盛。深秋初冬的首都體育館,老李往事盡提,同時也帶來“越過山丘”的新期待。在演唱會余音逐漸散去、歸于平靜之際,記者采訪了李宗盛,聽他聊聊歌,聊聊生活,還有他對當下流行音樂的犀利點評。

  • 一首歌“寫”了10年

    記者:之前幾年你的精力主要放在吉他制作、音樂講堂等幕后事務,很少創作。

    李宗盛:做音樂總有高潮期和低谷期。以前是因為我有話給大家說,后來卻無話可說,就覺得沒必要再寫歌了,我也沒有那個責任和義務。現在我又有話想說了,目前已經寫了四五首歌。

    記者:以前你大多寫女人的情感,現在的靈感來自哪里?

    李宗盛:每次我去喝喜酒時,聽到《婚禮進行曲》,就會想這到底是人生的序曲還是完結篇。我快60歲了,離過兩次婚,當然有很多可說的。感情一定會是一部分,但更多的是關于生活、關于態度。

    記者:夏天的時候,你推出了10年來唯一的一首錄音室作品《山丘》,這首歌迅速走紅,特別是被很多35歲以上、有人生歷練的人認同,從演唱會現場的合唱就可以看出來。說說這首引發很多人共鳴的歌吧。

    李宗盛:其實曲子早在10年前就已寫好,是我一貫的風格,前段內斂沉穩,副歌部分情緒充沛,穿插著舒緩的娓娓道來,在高潮過后逐漸落幕。雖然受到了來自各方的極高評價,但我不得不說,這首歌的曲極為中規中矩,既不驚艷,也沒缺陷。歌詞是我在北京以我10年的生活經歷寫成的,盡管人們大多認為其中滿含悲涼慨嘆,但是如果你真正聽懂了它,就不會感到悲涼,因為到了我這個年紀自然會明白人生至此,已經是一種成熟、圓潤的境界,是“卻道天涼好個秋”的況味。

    記者:雖然很多人說未來的音樂市場是年輕人的,但是你的歌打動的都是隨你成長的這些中年人或者準中年人。

    李宗盛:可以肯定地告訴你,之后我再寫歌都是寫給我的同齡人的。因為他們更羞怯,更不允許自己自由地表達情感。在我們這個年紀,每個人肩膀上都有一副擔子,上有老下有小,愛情雖然有憧憬,可是不允許再得到。市場上不缺年輕人的音樂,但另外那些人的心靈誰去撫慰?這些“老男人”心中的貪婪、渴望、悲傷、不滿足,要通過一個什么樣的人的嘴去說呢?我想這就是我要做的事。

    現在主流音樂“挺假的”

    記者:你覺得當下的流行音樂水準如何?

    李宗盛:總體而言,同質化嚴重。現在主流的音樂,只能代表少數人的生活經驗,而且在商業模式下,挺假的。我希望告訴每一個人,即使你是鄉下來的,你的生活也是真實的,你也可以從聆聽者,到拿起筆寫歌,變成發言者,或者你白天開出租,晚上就把載客經歷的人和事記錄下來,多么鮮活啊。創作不是科班出身者的專利,很多幾千年流傳的民歌就是勞動者創作的呀。現在流行歌壇有個不好的現象,就是喜歡把一切東西標簽化,然后在那里瞎侃,結果卻一事無成。

    記者:照你一貫的說法,流行音樂是當下時代的記錄和反映,那么浮躁而功利的音樂反映的就是這個社會的浮躁?

    李宗盛:我相當認同你這個說法。現在不少的彩鈴音樂,很多人覺得低俗不堪,卻依然走紅,反映的是什么?說明有市場,有人喜歡。他們為什么會喜歡?折射的就是大眾審美趣味和心態。

    記者:你覺得現在很火爆的選秀節目,折射的也是一種功利心態嗎?

    李宗盛:我無意批評選秀,因為我自己當初也是通過音樂比賽出來的。不過現在的選秀離音樂越來越遠了,更多的是一種商業經營。選手還沒有自己的作品出來,就已經是超級巨星了。這只不過是借音樂的幌子,做了一檔節目而已。

    做陌生的李宗盛很開心

    記者:你提到今年會是你的新開始,這個開始是音樂上的再出發,還是人生的再選擇?

    李宗盛:都有。比如從早期的《我是一只小小鳥》《夢醒時分》,到2000年創作的《陰天》,我花了20年來完成作詞上的轉變。如今我也希望能有新的東西,我開始做琴、練琴,這改變了我作曲上的習慣,比如和聲、技法等等。這幾年,我不做大家熟悉的那個李宗盛后,跑去做了一些陌生的東西,我還覺得蠻開心的。

    記者:能不能談談你現在的生活狀態?

    李宗盛:我經常一個人半夜起來,看著朝陽北路的燈火發呆。很多歌曲中記述的就是我自己真實的狀態,《因為單身的緣故》就是這樣,我一個人漸漸感覺自己像巫師一樣,每天甚至扎在廚房中,像煉丹一般燒菜給自己吃。很多話我到了現在是可以說出口的,失婚男人的生活也不好過。

    記者:還會有巡演嗎?大家也同時關注新專輯到底什么時候發,從“周李二人轉”到“縱貫線”再到當下的“既然青春留不住”,每次演唱會我都問你同樣的問題,你都說“很快就發”,但這一“很快”就等到了今天。

    李宗盛:既然拖到了今天,我想就順其自然吧。很多作品我都寫好了,這次演唱會,我也和我的錄音助理李劍青合作了一些新歌,大家耐心等待。至于巡演,我會一直進行下去,未來的工作重心就在這里。新報記者 翟翊

    記者手記:倔強老李 青春同路

    青春就這樣流逝了嗎?在飛漲的房價里,在無根的漂泊中,在一次又一次的愛戀和分離后,我們老了。張艾嘉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首李宗盛”。李宗盛拍拍胸脯說,“老李是你哥們兒”,無論成功失敗,都有一首李宗盛的歌陪著你度過。是啊,若沒有那些長夜里仍能念出的詞句、哼唱的旋律,這么善忘的世界,還有什么可以為青春做注腳呢?

    2013年華語音樂圈中,能上頭條的大事,乏善可陳。但是有個不服輸的老家伙,為華語音樂贏得了一點關注和尊嚴。在這個音樂被娛樂消解,創作人淪為選秀話題的當下,老李放出豪言說,自己唯一能夠反擊的方式就是,“我寫一個歌讓你哭”。一個55歲的老男人如果言之鑿鑿對一件事表示不服,你真的該相信,他做得到。結果,《山丘》穩準狠地戳了大票文藝中年的淚點。如今的李宗盛,是我們理想奄奄一息后,倔強的青春同路人,入冬,大家開始瑟瑟發抖的時候,老李帶著溫暖卻留不住的青春出發了。

    李宗盛在首體的最后一首歌是《給自己的歌》,之前很多人就認為這首歌是他對自己人生的總結。他們錯了,李宗盛依舊深不可測,就像他自己說的,至少他還沒有一首滿意的關于“那個”的作品。李宗盛還是讓我滿懷期待,我知道他會繼續寫我們的生活,也會繼續用他能“皆大歡喜”的歌喚醒我們的記憶。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發表于2014.01.11 02:22:33
    8
    058.213.***.***
    058.213.***.***
    山丘的確是很普通的作品,和 《和自己賽跑的人》 差不多。 只是個個人經歷的歌曲。
    但是是李宗盛10年來的唯一作品,所以關注比較多。
    發表于2014.01.10 09:05:44
    7
    114.088.000.***
    114.088.000.***
    發表于2014.01.09 13:21:47
    6
    124.127.244.***
    124.127.244.***
    發表于2014.01.09 13:12:49
    5
    03
    歌寫的沒啥亮點
    發表于2014.01.08 17:53:24
    4
    180.169.005.***
    180.169.005.***
    發表于2014.01.08 16:10:50
    3
    03
    離過兩次婚就能寫這么多歌,那分過幾十次手當然要成為創作型天后~~~
    發表于2014.01.08 13:43:57
    2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7706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