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是第一生產力:以《中國好聲音》為例
王寅 于 2012.08.03 19:33:21 | 源自:南方周末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09.86/69
  • 沒有文化考試,沒有粉絲投票,選秀進化成比賽,音樂統治音樂。這一切是可能的嗎?

    中國電視音樂選秀節目,經歷了山寨、收視疲勞、“限娛令”、“去掉一個最高分,去掉一個最低分”……歸根結蒂,我們不相信單純的“音樂”和“聲音”是有力量的。

    2012年《中國好聲音》異軍突起,這是《The Voice》的中國版,二百多頁的正版“寶典”總結成一句話:如何讓聲音成為惟一的主角。

    世界上有43個聲音,中國好聲音是普適的聲音嗎?

    比賽不必淪落為選秀。我們能否更狠一點:把聲音背后的故事留給觀眾,只把聲音留給評委。

上海,華東師范大學體育館,遠遠就可以看到《中國好聲音》的巨幅海報,海報前是《中國好聲音》高舉麥克風做V字狀標志性的拳頭。

2012年7月26日下午,《中國好聲音》正在這里錄制導師盲選部分,觀眾席上座無虛席,連走道里也站滿了人。整個體育館已經被《中國好聲音》節目組租用,第一季的10期節目全部在這里錄制。

一位叫妞妞的黑龍江學員演唱那英的《白天不懂夜的黑》,唱功扎實、聲情并茂。一曲終了,卻沒有一位導師按鈴,這意味著她已被淘汰。四位導師轉過椅子,那英淚流滿面,哽咽地解釋道:“她一開口我就知道是誰了,她的聲音我太熟悉了,她是我在演出時的合音。”

但那英沒有拍她。“我不能拍她,觀眾知道了我們這層關系,一定會說三道四。但她又唱得這么好,我很后悔沒有拍她。我以前只叫你妞妞,現在才知道你叫王崇……”此時,學員和那英都已經哭成了淚人。

拿到巨人的“寶典”

《中國好聲音》的四位導師是劉歡、那英、楊坤和庾澄慶,導師背對學員,只聽聲音定取舍。節目從2012年7月13日開播后,收視率節節攀升,甚至一直“嚴打”選秀節目的國家廣電總局,也對其做了表揚,7月18日《中國好聲音》第一期播出后,國家廣電總局宣傳管理司副司長高長力公開表態:“以前那么多純選秀、純音樂評論節目,為什么不火?《中國好聲音》火,就是(因為)導師是頂級的,來唱歌的老百姓的聲音也是頂級的,這個節目做到了關照現實和注重品質。”

高長力總結《中國好聲音》大火的另外一個原因,是“站在巨人肩上”。

所謂“站在巨人肩上”,是指《中國好聲音》是在歐美大獲成功的《The Voice》制作的大型專業音樂節目的中國版,由浙江衛視引進。

在推出《中國好聲音》之前的2010年,鑒于當時選秀形式的單調和泛濫,浙江衛視做了一檔名為《非同凡響》反選秀的歌唱節目,初衷是通過老師帶徒弟的方式,發現并且培養一批有實力的歌手。

《非同凡響》沒有采用海選方式,而是設立了門檻,參加的歌手必須由音樂院校和名人推薦,歌手必須出過一張唱片、發過一個Demo(小樣)。選拔采用的是導師制,擔任導師的有伍思凱這樣的制作人歌手。競賽方式是學員挨個上臺演唱,三個導師亮燈選歌手,如果三盞燈都亮了,徒弟可以反過來選導師,形態和《The Voice》有不少暗合之處。

“當時還沒有《The Voice》。”浙江衛視副總監杜昉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2011年初,杜昉和同事看到了《The Voice》系列最早的《荷蘭之聲》。《The Voice》行銷數十個國家和地區,相繼開播了“美國之聲”、“韓國之聲”、“德國之聲”、“英國之聲”等不同的版本。模式方把各國的成功經驗不斷疊加積累,越發完善。

2011年4月《The Voice》美國版在NBC開播,第一天就打掉了《美國偶像》總決賽的收視率,杜昉更堅定了信心。

引進外方版權,力推正版、絕不山寨,在浙江衛視內部達成了共識。“引進了生產線,還要對方的知識產權和技術轉讓。我們學會了,做好了,可以賣出去。第三季《中國夢想秀》是我們自行研發的,會在海外賣。沒看到寶典前,我都不知道該賣什么給人家。”杜昉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此前,星空衛視也關注到了《The Voice》,并與模式方達成了引進的合作協議。星空衛視與浙江衛視開始聯手制作中國版。

按照《The Voice》的模式,中國版應該叫“中國之聲”,但央廣電臺就叫“中國之聲”。討論最初想叫“夢想之聲”、“非凡之聲”,后來集思廣益,加了一個“好”字——《中國好聲音》。杜昉開玩笑:浙江衛視的節目大多是五個字的,《非同凡響》因為是四個字,沒火起來,五個字的都火了。

中方拿到的“寶典”是一份完整的劇本大綱和產品說明書,包括前期準備、內容安排、導師選擇、學員挑選,現場音響的安裝和調試,燈光的色彩、明暗的調校,甚至接線的方法,都有一套成熟的方案和嚴謹的制作流程,編導手記等也一一羅列。

二百多頁的寶典花了十多頁強調“聲音是節目惟一的要素”:這檔節目只和聲音有關,不考慮外貌;只有優秀人才中最優秀的佼佼者才能參加;最好的聲音結合最好的想法,這是這檔節目惟一關注的,不可能有任何讓步;《The Voice》以尋找新的全國巨星為核心,尋找那個與眾不同、真正一流、有能力堅持并帶來獨一無二的聲音的人。

《The Voice》要求四位導師在個性上有差別,四位導師中要有兩個一線大牌,在流行音樂領域有一席之地,其中最好有一位是女性,在美國版里的女性是克里斯蒂娜·阿奎萊拉,中國版選的是那英,和她搭的是劉歡。為了邀請從來不做綜藝電視節目的劉歡、那英加盟,燦星文化傳播公司總裁田明先后十多次飛到北京,向他們進行說明和解釋,并一一敲定檔期。

模式方還要求有一位是年輕人熟悉、現在還活躍在歌壇上的歌手,所以選了庾澄慶;第四位的名氣比頭兩位要小一些,但也要為大多數人所知,音樂歷程比較坎坷,與臺上的學員有更大的親切度和貼近感,音樂創作人楊坤由此被選中。

四位導師的個性鮮明:為了爭奪學員,互相吐槽,互相“打壓”,面對學員的情感故事,他們分享自己的人生經驗,讓觀眾看到了他們性格中活潑生動的側面。楊坤一直以“我今年要舉行32場巡回演唱會,我會邀請你擔任嘉賓”的承諾來拉攏學員加盟,不僅讓其他導師忍俊不禁,還被觀眾冠以“三十二郎”的雅號。“楊坤今年的演唱會已經肯定不止32場了。”杜昉說。

“《中國好聲音》的模式力量在于,導師在節目中還原為普通人,他們愛才如命,毫不謙讓,出手爭奪有天賦的學員,原先遠離大眾的歌手變成了十分親切的角色,他們的地位越高,顛覆性就越強;學員只要被一個以上的導師選中,就由被點評的學員變身為主動選擇的角色,師從一位導師已經不易,何況可以在四位知名導師中決定自己的歸屬。”星空衛視《中國好聲音》宣傳總監陸偉如是歸納。

聽故事的收視習慣

參加《中國好聲音》的學員,都是節目組主動出擊選來的,人群鎖定在音樂學院、演藝機構、唱片公司,自發報名的只是很小一部分。

《中國好聲音》學員的淘汰率不低。浙江衛視節目中心副主任陳偉舉例,最初的招募由四個導演組分赴各地,總共找了50個左右的候選名單,到了制片人這里,已經砍去一半,去錄音棚試音后,只剩下10個人,試音完畢,導演和音樂總監和學員商量定曲目,和樂隊合練,磨合、培訓、改編曲目。

學員通過試音后,就留在節目組直到登臺。如果被導師選中,還要再來。能上臺的只有5個人,這5人中只有3人被導師選中,落選的兩人中,有一人沒有剪進播出版中。“有些觀眾說這節目的命中率也太高了,只要是個人,導師就轉椅子。其實是我們把沒有命中的都剪了。”浙江衛視節目中心副主任陳偉告訴南方周末記者,被淘汰的,不是沒有被導師選上,就是唱得不好,或者故事并不能打動人。但導師選中的一定會播出。

由于節目對導師挑選學員有名額限制,國外版本是12個,中國版每個導師放寬到14個,如果導師的名額過早用完了,就只能看別人選了——學員不能都被挑中。

在錄制前三期節目時,學員的水準讓導師們十分興奮,頻頻按鈴轉動椅子。在現場的模式方很快注意到了這一點:在每個國家制作第一季的時候,都會出現導師過早轉動椅子的情況,這樣名額很快就會用完。專家提醒導師們不著急,后面還有很多好的學員。后面幾場,那英都不敢拍了,只要她一按鈴,學員多半會選她,她的糾結也成為看點。最終盲選部分將有56個學員過關入圍。

《中國好聲音》考慮到中國觀眾除了聽歌唱,還喜歡聽故事的收視習慣,增加了更多對聲音背后故事的挖掘。這是與原版有所不同的本土化改動。

陸偉說:一個學員的滿分是5分,聲音3分,情感故事2分,讓學員講述故事并不影響導師的抉擇,因為只有等導師選擇完畢之后,才有機會了解背后的故事;但觀眾會記住這個學員,好的聲音應該被人記住,人也應該被觀眾記住。這一調整得到了模式方的認同。

《The Voice》歐美版較多與音樂有關的部分,中國版更多家庭和情感的渲染,拍手叫好者有之,斥之為煽情者也有之。

90分鐘一期的《中國好聲音》,十組左右的學員,每人平均七八分鐘,唱歌、和導師互動需要五六分鐘,講故事只剩下兩三分鐘。“這兩三分鐘,你是愿意聽他最精彩的人生故事,還是愿意聽一段簡歷?更何況他的人生經歷中最精彩的故事往往是與他對音樂的追求息息相關的。”杜昉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如何去講好這個故事,是《中國好聲音》做本土化研究最細的方面。”

節目組前期要去學員的家里拍攝,從中選取最能打動人的情感故事。杜昉強調:“好聲音是必須要把住的標準。”故事再好,唱得不好,第一關就過不去。

在每期節目制作之前,編導都會有最初的構想,但是隨著節目的錄制,預期和結果之間變化很大。原先安排的亮點可能過于中規中矩,只能先放在一邊,而未曾料到的驚喜卻時有發生,那英沖上臺去,脫了鞋與學員合唱,就是一例。

編導對亮點會有預估,但不會去控制。陳偉說,學員身上會有一個點,但他們不敢去觸碰,也不會向導師暗示,不然就是造假;也就是說,導師并不知道學員身上的故事,學員在臺上能不能說出來也是未知數。

成都學員徐海星的情感故事來自一次普通的提問。徐海星一曲唱罷,三位導師轉過了椅子。楊坤問,你父親今天沒來嗎?徐海星回答:我覺得爸爸也來了。導師們對家人的追問,帶出了她父親三個月前生病去世的故事。而爸爸的遺愿是“在這個舞臺上唱給劉歡老師聽”。劉歡潸然淚下,這個故事也在瞬間擊中了觀眾的淚點。徐海星順理成章地選擇加入劉歡的隊伍,成為劉歡的第一位學員。

《中國好聲音》第一期和第二期節目播出后,很多觀眾毛遂自薦,其中不乏好聲音,有些以前從來沒有參加過任何音樂節目和活動。無奈在7月27日,這一季學員的選拔已經全部結束。《中國好聲音》總導演金磊說:如果再多兩個月,會找到更多的好聲音,有意參加的學員,只能明年請早了。

《The Voice》美國版是四場盲選,中國版根據中國觀眾的收視習慣改為六場,最終優化的方案是:6場盲選,2場導師抉擇,1場導師對戰,1場年度盛典。

模式方提供的寶典并不涉及商業運作,《中國好聲音》參考了英國版的成功經驗:英國版在蘋果專賣店提供參賽歌手歌曲的數字音樂下載,每首歌曲0.99-2.99英鎊不等,并且收回了成本。《中國好聲音》和中國移動合作,推出了一項具有中國特色的服務,提供學員演唱歌曲彩鈴下載的業務,同時也讓學員接受市場的檢驗。為此,《中國好聲音》買下了所有參賽學員演唱歌曲的使用版權,耗資不菲。

《中國好聲音》已經制定了一系列周密的計劃,將為導師選中的優秀學員制作專輯,國內外演唱會巡演的計劃也都已經排上了日程。

電視大片時代

《中國好聲音》吸收整合了各國《The Voice》版本的長處,舞美設計綜合了英、美兩個版本的所長,地臺是英國版的,背景是美國版的。

在《中國好聲音》中,導師盲選轉椅子按鈴、學員講故事等環節都全部照搬《The Voice》的模板,連高舉麥克風做V字狀的拳頭也出自原版造型。演出場地的材質、舞臺尺寸嚴格按照模式方提供的圖紙和數據,在國內制作完成。

惟一例外的是導師坐的紅色高背椅,包括按的燈在內的操控裝置,由于來不及制作,只能直接從英國進口。在安裝這四把椅子時,模式方的專家還在現場指導。

模式方不僅帶來了“模式”,還帶來了“細節”。演播現場是三面環繞的舞臺,背景是黑色的,模式方要求場內所有的工作人員必須穿上黑色的衣服。受此啟發,中方要求所有攝像機的三腳架全部用黑布包裹起來,保證畫面的干凈,以免器材的反光干擾了觀眾的視覺。

陳偉用了“史無前例”來強調《中國好聲音》的音響配置:音響系統的配置和樂隊的規模都超過原版,光是一套音響就花了兩千萬左右,比電視臺做一場跨年演唱會的經費還要多;現場有三張調音臺調音,請來的也是國內頂級的調音團隊,奧運會開閉幕式的音響總監金少剛負責現場擴聲和臺上學員與樂隊反聽的兩張調音臺,給節目錄音的是為王菲錄音的錄音師李軍,音響工程為學員的現場演唱加了不少分……“觀眾質疑臺上的學員唱得比別的節目好,是不是假唱?這正是我們成功的地方。”陳偉說。

節目組棚錄三天,可剪出兩期可供播出的節目。模式方規定,錄制現場必須有27個機位,把每個鏡頭都錄下來,保證所有細節和稍縱即逝的情緒爆發點不會被錯過。四個導師在臺上的時候,四臺攝像機捕捉他們的面部表情,等他們轉過椅子之后,另外一邊還有四臺攝像機等著他們;同時還有兩臺攝像機以流動的方式抓取他們生動的表情和肢體動作。每位學員上臺的過程,必須有一臺攝像機跟拍。

一期80分鐘的節目背后至少有1000分鐘的素材。

節目以什么樣順序來播,誰先誰后,誰打頭,誰結尾,都頗費思量,不能全是四個導師都轉椅子的。播出版完全打亂了現場錄制的順序,節目組辦公室的暀W貼滿了小紙條,編導會像打牌和搭積木一樣不斷地組合拼貼,一檔節目至少修改十次以上。

每期《中國好聲音》從制作到播出,只有一周剪輯時間,而在國外剪同樣一輯,需要半個月,模式方驚訝于中國電視人的制作速度之快。

除了電視人加班加點已成習慣之外,電視臺的高投入和激烈的競爭氛圍也是答案之一。《中國好聲音》有三百多個現場工作人員,加上音響、樂隊將近500人,外景六個導演組,其中四個管正片,另外兩個分別管花絮和推廣節目,人數比一個電視臺的節目中心都多。《中國夢想秀》、《中國好聲音》都是拼盡一個頻道的力量去做一個節目,而且只做一季。

“中國電視綜藝節目的競爭,已經到了大片競爭的時代。”浙江衛視總監夏陳安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希望《中國好聲音》不僅是一檔綜藝節目,更是勵志大片。”

陳偉表示:在這樣的一種競爭態勢下,通過小成本制作去搏,路很窄,偶然性也很強。如果還是做五年前《我愛記歌詞》這樣輕巧的節目,在今天已經沒有那么容易成功了。

杜昉說了一個故事:撒切爾夫人的幕僚有一天焦急地說,不好了,中國的電視機賣到我們的商場里來了。撒切爾夫人回答:什么時候中國的電視節目在我們的電視臺播,你再來告訴我,這才是最重要的。“這是我們的夢想,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夠看到。輸出中國人能夠影響世界的核心價值觀。”

“中國音樂界目前面臨膠著、斷層、萎靡不振、心灰意冷的狀況,我們正在做的是聯手一線的流行音樂人振興中國流行音樂,為音樂新人保駕護航,我看成是一場運動,這與《The Voice》英美版不太一樣,也是他們不需要的。”金磊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23.138.032.***
123.138.032.***
發表于2012.08.18 10:03:04
24
111.173.***.***
111.173.***.***
亂寫,the voice從來沒有超過美國偶像的收視率,贏了x-factor的美國版是真的。美版的the voice亂七八糟,遠不如x-factor和AI,尤其是現場簡直就是餐具備具齊全,歌唱選秀節目的NO。1還是英版的x-factor,就是腐國的THE voice也是不錯的,起碼jessie J甩那英八條街,奔馳車展現場比那英什么的不知道強哪去了。

制作費更是好笑,CA,m5、cee的出場費就蓋了你,更不談人家擺明了的HD播出要求,撐破天最多達到荷蘭版權方的要求,可見原來芒果臺是多么的悲催了。導師的表演更無聊,純演戲。
發表于2012.08.13 14:51:08
23
終于看到一檔真正的以音樂為主角的節目
發表于2012.08.11 21:42:30
22
120.035.253.***
120.035.253.***
發表于2012.08.11 21:40:16
21
在同事的推薦下看了這個節目,確實讓人眼前一亮。沒有國內其他綜藝節目中的那種矯情,能感到學員在以自己的真情和實力表現。導師們的反應有設計的成分但也有真情實感在其中。
發表于2012.08.07 20:22:48
20
116.028.044.***
116.028.044.***
發表于2012.08.06 11:10:38
18
我最愛聽的是李代沫唱的那首《我的歌聲里》。
發表于2012.08.06 11:02:05
17
發表于2012.08.05 21:37:47
16
發表于2012.08.05 19:30:38
15
058.041.***.***
058.041.***.***
13
125.034.***.***
125.034.***.***
如題
發表于2012.08.05 08:05:26
12
發表于2012.08.04 23:26:40
11
很喜歡其中的多亮、劉悅等幾個人,唱的真不錯。
發表于2012.08.04 20:17:12
10
117.067.121.***
117.067.121.***
發表于2012.08.04 14:16:57
9
發表于2012.08.03 23:40:48
7

此帖使用Android提交
發表于2012.08.03 20:50:10
5
提示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6986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