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奧交響樂:深厚之中見真淳 評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音樂會
孫國忠 于 2012.05.15 14:37:29 | 源自:《音樂愛好者》雜志特供 | 版權:特約 | 平均/總評分:07.33/22
  • 論說具有豐厚傳統的藝術,我們通常都會對形成這一傳統的“主流”給予特別的關注,因為正是“主流”的存在及其力量的沖擊才導致“支流”的出現并引發進一步的“流變”。從這一視角觀察,我們就必須承認一門藝術在歷史演變的過程中“主流”的中心地位和主導作用。作為藝術傳統積淀的基礎與能量的核心,“主流”的形態、范式、情致與精神綜合為一種彰顯底蘊的主體風格,深刻地影響著我們對這門藝術的整體把握及個性化理解。評論交響樂,我們首先面對的必然是作為這門藝術“主流”的德奧交響樂。盡管交響樂藝術誕生至今已有三百年的歷史,其間時代變遷、流派更替、風格轉換、“語言”翻新,但是在這漫長的歷程中,無論藝術面貌如何重塑再整,德奧交響樂始終以“主流”的態勢引領風尚,反映出各個音樂時代的藝術神韻與文化蘄向。

德奧交響樂的藝術強勢不僅體現于各個時期以大作曲家的音樂杰作為代表的創作領域,而且充分反映在著名交響樂團的精湛表演藝術中。維也納愛樂樂團是舉世公認的偉大樂團,2011年11月再度訪華的柏林愛樂樂團更是一個世紀以來主宰世界樂壇的“交響樂霸主”。除此之外,實際上德國還有不少一流水準的交響樂團,其豐厚的傳統和頗具個性的音樂表演長久地滋潤著歐洲乃至世界其他地區的音樂文化。2012年3月訪問上海的德國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Symphonieorchester des Bayerischen Rundfunks)正是這樣一支世界頂級樂團——歐洲與日本有影響的音樂雜志和機構在近年的幾次世界交響樂團評選中,都將該團選入“十佳”之列。因此,上海的樂迷對這支世界名團的到來表現出很高的熱情,同時對率團前來的新生代指揮家中的優秀代表丹尼爾·哈丁(Daniel Harding,1975- )也充滿了新的期待。哈丁已是上海音樂舞臺上的常客,最近幾年他曾相繼率領倫敦交響樂團(任首席客座指揮)和瑞典廣播交響樂團(任音樂總監)訪問上海,每次的音樂會都獲得了高度評價。樂迷們當然盼望哈丁與這支德國名團的合作能帶來新的光彩。

  • 制造商=CANON;型號=CANON EOS 5D;焦距=200毫米;光圈=F9.0;測光模式=模式;感光度=ISO1600;白平衡=自動;曝光補償=0.0EV;曝光時間=1/60秒;曝光程式=手動模式;場景類型=標準;日期=2009.02.11 20:07:47
  • 我對3月8日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上演于東方藝術中心的音樂會曲目深感興趣,這是一臺堪稱“骨子老戲”的德奧交響樂演出:

    • 貝多芬:《艾格蒙特》序曲,作品84號
      勃拉姆斯:《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作品77號
      舒伯特:《C大調第九交響曲》(“偉大”),作品944號

    “骨子老戲”的英文對應詞應該是“Core Repertoire”, 這種核心曲目所代表的正是音樂傳統的精華,其表現形態和藝術完美性不僅在作品產生之時是體現最高成就的藝術典范,而且其優秀的藝術品質具有傳遞美感意蘊的持續力與琱[性。說白了,“骨子老戲”就是經典。貝多芬、舒伯特、勃拉姆斯這三位大作曲家中的任何一位的名字都可以當作德奧交響樂傳統的“代名詞”;三首不同的音樂體裁——序曲、協奏曲和交響曲——則構成了交響樂藝術最重要的承載樣式。德奧交響樂的深厚、大氣已經盡顯于這臺音樂會的曲目安排,而哈丁與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精彩的藝術展示無疑為上海的聽眾感悟經典、體察傳統提供了一次難得的機會。

    貝多芬的《艾格蒙特》序曲在交響樂藝術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因為這首作品的出現為后來的“音樂會序曲”(Concert Overture)的誕生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此曲原是貝多芬1809年末至1810年初為歌德的戲劇《艾格蒙特》所作十段配樂中的一段。歌德作品中的主人公艾格蒙特伯爵領導荷蘭人民反抗西班牙統治并為民族獨立運動英勇獻身的崇高形象和悲劇精神深深地震撼了貝多芬,作曲家所寫的配樂真切地展現出他中期創作的英雄主義情懷,這種帶有悲劇意識和革命理想的古典韻致在序曲中表現得尤為鮮明。在這首序曲的整體構思中,我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與劇情關聯的情境:苦難與痛楚、騷亂與反抗、悲壯與勝利,因為音樂敘事所呈現的藝術蘊涵直接來自戲劇內容。盡管貝多芬將此曲的情節化意象牢牢地控制在體現古典交響思維特質的奏鳴曲式結構中,但由戲劇文本轉化成的音樂展示顯然已經透露出“標題”(Programme)特性的表現意味。所以,貝多芬這首原本屬于“非獨立性”的序曲可以視為門德爾松創立具有獨立意義的標題性音樂會序曲體裁的藝術啟示與寫作范本。

    從表演藝術的角度講,貝多芬的《艾格蒙特》序曲演奏起來并不輕松,雖然作品的長度遠不及他多樂章的交響曲,但音樂意涵所負載的“英雄形象”及其悲劇精神同樣需要展現大模樣的交響空間和史詩蘊意的藝術詮釋。從哈丁手勢一落下的第一個“F”長音起,我就能感覺到一種直指人心的英氣和悲壯之情。隨著音樂演奏的進展,哈丁對這首序曲的嫻熟把握更趨明朗。他相當得體地掌控著樂曲各主要部分的速度對比與情緒張弛,例如他有意放寬了引子的氣息與律動,這就為緊接出現的呈示部動力性音樂積聚了更強的緊張度。同樣,為了讓最后的尾聲呈現出更為激動人心的效果,哈丁以很快的速度帶動著情緒飽滿的樂隊沖向音樂的最高潮,這里的“英雄頌歌”已經融入了追求自由的“民眾狂歡”。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弦樂聲部的純凈音色和充滿張力的表現使這首經典序曲的演釋大為增色,這也讓我進一步領略了世界一流樂團弦樂群體的深厚功力和巨大的藝術能量。我以為,尤其是在古典作品的演奏中,弦樂聲部的這種精致、高雅、流暢和大氣顯得更為重要,因為古典作品純正、清澈的音樂話語和穩健、灑脫的藝術姿態主要建立在弦樂的“表情”和“立意”上。

    協奏曲的演出經常是交響音樂會的一個“亮點”,一位優秀的獨奏家與同樣優秀的樂團及指揮的藝術合作往往能產生絢麗多彩的“化學效應”。在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的訪滬音樂會上,勃拉姆斯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就帶給觀眾很大的驚喜。

    先不論其他樂器的協奏曲,單說小提琴協奏曲,德奧作品就牢牢地占據著這一體裁發展的中心地位。無論是樂迷們津津樂道的所謂“四大”還是“十大”小提琴協奏曲,其中的“主體”都是德(奧)國作曲家的力作。我個人認為,在迄今為止的全部小提琴協奏曲中,除了貝多芬那部稱得上是“王者風范”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最偉大的小提琴協奏曲非勃拉姆斯的創作莫屬。十九世紀的浪漫派交響樂已經演變成“純音樂”(Absolute Music)與“標題音樂”(Programme Music)兩大類別,而隨著標題交響曲、音樂會序曲、交響詩和其他標題性交響樂體裁的興起與蓬勃發展,具有標題蘊涵的交響曲創作顯然風頭更健、影響更大。然而,在協奏曲領域,由于這一音樂體裁特有的形態樣式與藝術品質,“純音樂”的寫作始終是展示這一體裁藝術風貌和音樂美感的唯一選擇(二十世紀以來的協奏曲又當別論)。作為浪漫主義時代最具德奧音樂傳統認同感的勃拉姆斯正是在無標題交響曲、協奏曲和室內樂領域展現出自己獨特的浪漫情懷和對古典精神的向往。

    勃拉姆斯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作于1878年,次年出版,盡管此作相隔貝多芬那部同體裁(同調性)的偉大作品(1806年)已有七十年之久,但兩者的藝術聯系與精神共鳴頗為明顯。與同樣寫過小提琴協奏曲杰作的前輩巴赫、莫扎特、貝多芬及門德爾松不同的是,勃拉姆斯從未有過演奏小提琴的經歷,他對這件樂器的特色與藝術能量的體會主要來自于他以鋼琴演奏者的角色彈伴奏的實踐,而他對小提琴協奏曲這一體裁的理解和創作興趣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好友約阿希姆(Joseph Joachim,1831-1907)的影響。作為十九世紀最偉大的小提琴家之一的約阿希姆也曾在李斯特指揮下的魏瑪樂團中擔任樂隊首席,但他的內心深處并不認同這位標題音樂作曲家的藝術理想,而更傾向于德奧大師們的創作追求。約阿希姆不僅是一位技藝高超的演奏家,也是一位有一定品味的作曲家,他自己創作的《D小調小提琴協奏曲》(亦稱《匈牙利協奏曲》,作品11號)就試圖在展示小提琴技巧的同時表達某種具有嚴肅意義的音樂內涵。勃拉姆斯非常敬重這位同行,在創作小提琴協奏曲時,虛心地傾聽約阿希姆的意見,尤其是獨奏小提琴部分的寫作,約阿希姆的經驗與建議起到了相當重要的作用。當然,從作品的構思與整體性藝術表達來講,勃拉姆斯本人的創造力是最重要的。勃拉姆斯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的獨創性在于它進一步發展了小提琴協奏曲的織體構建和音響空間,交響樂思的邏輯性呈現與協奏曲思維的個性化展示緊密地結合在一起,滲透其中的是蘊涵深意的蒼潤華滋。

    與樂團合作表演這部協奏曲的德國小提琴家克里斯蒂安·特茲拉夫(Christian Tetzlaff,1966- )的確讓人眼睛一亮。這位以善演巴赫獨奏奏鳴曲和帕蒂塔而聞名于當代樂壇的小提琴家果然對這部承載德國音樂傳統深厚底蘊的浪漫主義協奏曲頗有心得。與三個月前隨捷克愛樂樂團來滬演出同一作品的日本小提琴家諏訪內晶子(Akiko Suwanai,1972- )相比, 我以為特茲拉夫的氣場更大。如果說諏訪內晶子是以其特有的“冷艷”之美和沉穩姿態來揭示勃拉姆斯音樂中的古典意趣,那么特茲拉夫則用他的熱情洋溢和大氣磅?來體現作曲家獨特的浪漫情致。聽勃拉姆斯的小提琴協奏曲,我常常會聯想到他剛于前一年(1877年)完成的《D大調第二交響曲》,兩者不僅調性相同、創作地點相同,更重要的是它們都具有一種超凡脫俗的抒情品質。特茲拉夫很好地把握住了音樂的精髓,那種大開大合的演奏所呈現出來真摯情愫和充滿想象力的浪漫意境讓我對勃拉姆斯這部協奏曲的藝術意味有了別樣的體悟,真可謂:氣象宏闊顯舒朗,深厚之中見真淳。

  • 毫無疑問,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訪滬音樂會的“重頭戲”是下半場的舒伯特《C大調第九交響曲》,這部的確應該稱為“偉大”的交響曲在作曲家短暫的藝術生涯中占有極其重要的位置。我曾經說過:“舒伯特音樂的基本氣質是室內化的抒情,這與他主要創作藝術歌曲、鋼琴曲和室內樂有很大關系。他也一直在努力尋求一種大氣、寬廣的藝術表達,交響曲的創作就是這種表達的具體實踐。但是,舒伯特的早期交響曲顯然還不具備他所追求的氣勢與豪情,《C大調交響曲》的出現讓世人領略到舒伯特可以超越中小型體裁的創作底氣與藝術把握。”遺憾的是,舒伯特本人從未聽到過這部交響曲的演奏。作品手稿上標明的完成日期是1928年3月,因此它是作曲家離世那年的精心之作。手稿原由舒伯特的兄長保存,舒曼得知后將它推薦給門德爾松,并由門德爾松與他的萊比錫格萬特豪斯管弦樂團于1839年3月21日首演。舒曼聽了首演后非常激動,他在評論中這樣寫道:“我很坦率地講,誰要是不了解這部交響曲那就是對舒伯特所知甚少。”舒曼這一代的浪漫主義作曲家在仰望貝多芬的同時,也一直在思索如何才能弘揚經過“樂圣”之手已達高峰的德奧交響曲傳統。在貝多芬之后,實際上所有的浪漫派交響曲作曲家面對傳統都在進行創作的選擇。擺在他們面前的難題是相同的,即:如何在交響曲傳統原則和浪漫主義思維的藝術表現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舒曼們的欣喜和激動不無道理,因為他們在舒伯特的這部交響曲中不僅感受到依然健朗的古典主義雄風,而且體悟到用浪漫色彩續寫傳統的可能性。所以,舒伯特的《C大調第九交響曲》是連接貝多芬的創作與浪漫主義交響曲的真正橋梁。鑒于此,我以為若將“貝多芬第十交響曲”的美名冠于這部作品顯然要比贈此名于勃拉姆斯的《C小調第一交響曲》更顯意義。

    哈丁指揮棒下的《C大調第九交響曲》很有感染力,這位年輕指揮家的演釋比前幾年來滬演出時更顯示出充滿藝術自信的成熟感。他較好地把握住了舒伯特音樂中那種特有的古典韻味與浪漫情調的對比和交織。例如,在第一和第四樂章的藝術處理中,哈丁著意于主題呈現及展開的寬廣性與厚度感,音樂整體流動中的明暢大氣和豪放之情給人留下很深的印象。哈丁對第二和第三樂章的音樂中富于浪漫色彩的機趣和澄明也是心領神會,在他準確而富于變化的手勢下,樂隊呈現出的藝術效果分外明顯。我特別欣賞第三樂章的演奏。這是一首極有特色的諧謔曲,其音樂寫作充分體現了舒伯特卓越的創作才華。我覺得在貝多芬之后,任何人再寫交響曲的諧謔曲樂章都將面臨嚴峻的挑戰,因為貝多芬已將諧謔曲藝術品格的特殊魅力發揮到了極致。舒伯特的確聰明:一方面,他在樂章的“關鍵點”上放入了貝多芬式的具有動力感的音樂主題,讓人感覺到諧謔曲應有的機智、幽默基調;另一方面則將音樂自然地引向更讓人動心的抒情、愉悅的風俗性舞蹈。韻律一變,情調全出。觀這一樂章的演出,我能清楚地體會到樂隊與指揮之間的藝術默契:跟著哈丁舞蹈般的動作,整個樂隊似乎都在起舞。面對這樣的音樂真情與藝術瀟灑,稍有音樂感覺的人都會產生融入“歡舞”的沖動。

    必須為音樂會最后的“Encore”再多說幾句。當樂隊以柔和的音響剛剛奏起主題,我就為之一振:英國作曲家埃爾加的《謎語變奏曲》!聽了這么多年的音樂會,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將這部大型交響樂作品中的一段音樂作為加演曲目來演奏。但仔細一想,倒也對音樂會上的這一“特殊奉獻”產生了一點感悟。這長約三分多鐘的“變奏九”是《謎語變奏曲》中最優美動聽的一段,哈丁與他手下的樂團顯然對此曲做了精心的準備,演奏得非常投入,埃爾加音樂中的優雅意態和抒情氣息盡顯維多利亞時代的“紳士風度”與高貴氣質。哈丁選擇此曲作為“Encore”自然是為了體現他的英國背景與對民族音樂文化的認同感,但在我看來更有意義的是,這位有思想的指揮俊杰在這臺音樂會上加入埃爾加作品的目的是想以“英國音樂復興”之聲向?奧交響樂傳統致敬。哈丁的這一選擇似乎再一次告訴我們:同一時代的藝術“主流”與 “支流”有著密切的關系,正是德奧交響樂的深厚底蘊與真淳話語引導著古典與浪漫的交響樂藝術走向整體繁榮的黃金時代。

  • 制造商=OLYMPUS;型號=XZ-1;焦距=24毫米;等效焦距=112毫米;光圈=F2.5;測光模式=模式;感光度=ISO400;白平衡=手動;對比度=標準;飽和度=標準;銳度=標準;曝光補償=-0.3EV;曝光時間=1/100秒;曝光程式=光圈優先;場景類型=標準;日期=2012.03.08 21:59:37
  • 本文選自《音樂愛好者》2012年4月號,由《音樂愛好者》雜志編輯部特別提供,未經允許請勿隨意轉載。

    • 《音樂愛好者》雜志2012年4月號目錄

      ●人物
      《戴維·科雷薩默:穿越時空對話的探索者》【林旖】
      《白建宇:“音樂應當求真誠”》【李嚴歡】
      《王之炅:愛音樂,也愛閱讀》【胡越菲】
      ●聽樂記
      《聆聽法蘭西的浪漫》【嚴煥】
      《德奧交響樂:深厚之中見真淳——評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音樂會》【孫國忠】
      《現在進行時的巴洛克》【任海杰】
      《“迎來春色換新顏”——聽北京交響樂團2012新樂季四場音樂會有感》【景作人】
      ●樂海博覽
      《福克斯家族中的弦樂三重奏》【夏宏】
      《庫塔克與瞿小松:一個音,足以》【方小貓】
      《無憂宮里的腓特烈大帝》【韓斌】
      《塔弗內爾:近代法國長笛之父》【樸美香】
      《愛樂隨筆兩則(十六)》【劉蔚】
      《斯克里亞賓:五彩斑斕的作曲家》【胡越菲】
      ●賞片評碟
      《弗朗茲·李斯特的遺跡》【林達】
      《我的冷門音樂CD陳列館展品之十二:喬瓦尼·波坦西尼》【徐家禎】
      ●樂壇資訊
      《世界名曲在線聽系列·續一 三個橙子的愛情進行曲》
      《樂海書訊》【何鎮?】
      ●附片檔案
      《沖動的愛與火之詩——斯克里亞賓<鋼琴協奏曲>和<普羅米修斯>》【邵魯】

  •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69.197.***.***
    069.197.***.***
    10
    03
    發表于2012.06.03 17:30:28
    9
    03
    發表于2012.05.18 19:24:54
    8
    03
    發表于2012.05.17 11:30:48
    7
    10
    發表于2012.05.15 23:16:49
    6
    121.008.214.***
    121.008.214.***
    發表于2012.05.15 22:37:01
    5
    117.089.077.***
    117.089.077.***
    發表于2012.05.15 19:16:43
    4
    發表于2012.05.15 15:43:11
    3
    180.169.005.***
    180.169.005.***
    發表于2012.05.15 15:41:28
    2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19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