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曲送给您
老周望野眼 于 2020.09.16 06:50:58 | 源自:微信公众号-老周望野眼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20

上个月谭咏麟过七十大寿,我写了一篇永远25岁致敬。9月7日是另一位香港歌星陈百强的生日,如果他在世,应该是……其实不研究也罢。Danny把最美好的形象留给了世界,足够了。昨天有读者朋友给我留言:能否写一点和陈百强有关的东西,其实我曾经写过一篇你是八十年代。我们这一代人成长的年代,对文化很饥渴,外来的影响也多,欧美、港台,听过、看过的东西不少。即使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蠹头”,多少也会哼两句“风盖捉炊”(风继续吹),像是一个年代的标签。再看如今的小孩,听广东歌(Cantopop)的几乎已经没有了,香港对他们的影响,可能只是网红茶餐厅门外等位的座椅和门内菜单上的豉椒凤爪或者红米肠粉,风继续吹?怕是很难了,风再起时?Maybe Yes,Maybe No。

小时候家里有台单卡录音机,捷克还不知匈牙利产的,形状像饭盒,我用来听《新概念英语》,每天用那个机子循环放:“Perth,Perth…”,老师说发好这个音,英语口语就不难了。音乐带也有,苏小明的《军港之夜》、朱明瑛的《回娘家》,还有王洁实谢丽斯。听说过一些名字,张行、龙飘飘、凤飞飞、周峰、“急智歌王”张帝……那要到邻居家才听得到。在家听“靡靡之音”是不可以的。我们家的收音机里播的,永远是评弹戏曲滑稽,也听歌,仅限于“正规”的。有一次到南昌路的市政俱乐部看演出,出来一个吴涤清,上来一声怪叫,唱歌之前先躺在了舞台上,家里大人有点惊诧:“这叫唱歌?这不是急叫吗?”

在这样的音乐环境中生长,我却喜欢上了听拗口的粤语歌。说来是个巧合,现在复兴中路新天地南里的地方,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我们经常游荡的所在,长城电影院正对面有一家音像店,磁带是放在柜台里的,花花绿绿。那个八十年代的夏天,有一次偶然走过,耳畔传来一个声音:“侧侧侧侧身……爱的火花 Dynamite”

用广东话唱“侧侧侧侧”,声音类似于“zazazaza”,十分夸张,加上混血歌手露云娜充满异域情调的声音,一下子把我迷住了。7块9,凑巧放暑假,兜里有点零钱,我拥有了第一盘粤语歌磁带:宝丽金十五周年特辑。

时间过去了三十几年,那盘磁带里的每一首歌、每一句歌词,我都能背下来。谭咏麟的《曾经》、钟镇涛的《情变》、达明一派的《继续追寻》、徐小凤的《城市足印》、许冠杰的《日本娃娃》、张学友的《月半弯》、蔡枫华的《尽诉心中情》……还有一首英语歌:chyna乐队的《Back Together》。

若干年以后,在某档音乐真人秀节目的乐队名单中看到“bass手单立文”的名字。单立文啊,是Chyna和Blue Jeans乐队的Pal,也是后来很多三级片中的西门庆、未央生,更是上海籍女歌手胡蓓蔚的先生。看到单立文陶醉地弹奏bass,我突然想起《宝丽金十五周年》里那几句歌词:“back 2gether,2gether again now……”好好的together为什么要写成2gether,我至今没搞懂。也许,那就是港乐谜一般的迷人所在吧。

chyna乐队的几位成员Donald Ashley、苏德华、Richard Yuen(袁卓繁)、黄良升、Peter Ng(吴士明),哪个都是华语乐坛响当当的人物。而那年,十四还是十五?连费翔的《冬天里的一把火》都还没烧起来。如果你每天听的都是苏小明、朱明瑛以及王洁实谢丽斯,你没法不喜欢港乐。能看到、听到的,都太少了。广东话虽然一知半解,但毕竟也是中国话,总比外语好懂,而且那些有趣的歌词,是中文,又不像中文,别面生面:“丝丝点点计算,偏偏相差太远,兜兜转转,化作段段尘缘……”有趣。

后来听得就多了,校长、哥哥、陈百强、林子祥,这些都算大路的,香港只要是个唱歌的,就没有不知道的。从中图隔壁弄堂听到五角场朝阳百货门前的行军床,一盘一盘地寻觅翻版磁带。家里的TDK、Maxell磁带堆了一大箱,又一大箱,零用钱,就这样以7块9,9块8的速度飞出去。一张专辑长度大约45分钟,而一盒空白磁带长度则有60分钟,所以在磁带最后总有几首附送的歌曲,那是学习冷门歌手的最好教材:谭耀文、风火海、林保怡、蔡立儿,还有……周润发……

进大学以后才开始听《滚石音乐杂志》、又听货真价实的欧美Rock'n'Roll,甚至古典音乐也听起来了,有那么几年,感觉自己成了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大嗓门的粤语歌?好像很土啊。

直到2003年闹非典,我凑巧踢球伤了脚,闷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整半年多。拖着条伤腿养膘,心情烦闷到了极点。把能看的欧美片子全看了一个遍,还是心烦意乱,终于,我弟弟给我送来一盒子港台片,他拿出一张《古惑仔之只手遮天》,对我说:“看看这个!”那张DVD放进影碟机的一刹那,我重新发现了港式娱乐给我带来的简单快乐。看着电视机里郑伊健和张耀扬的你争我斗,我的思绪回到了八十年代的那个夏天,似乎又听到那盘磁带最后那首,蒋丽萍的《午夜过后之舞》:“来除下你的拘束,放下含蓄和驯服,盼望醉人舞步摆脱得心的锁…”一切烦恼似乎都烟消云散,粤语歌,真美。

说到9月7日是陈百强的生日,其实9月6日也是个重要日子,老一代“歌神”许冠杰的生日,和我一样属老鼠的,72岁本命年。年初“新冠”肆虐的时候,许冠杰曾在空无一人的维港开了一场特殊的线上演唱会,唱了一首我特别喜欢的歌——《这一曲送给你》。

无论人生如何,何必感叹唏嘘。还请您梦乡谨记:这一曲送给您!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想讲什么,感觉没控制住。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20.09.17 16:54:12
2
113.013.***.***
113.013.***.***
一首凄美的歌,你把它当作是有趣?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发表于2020.09.17 00:07:50
1
提示
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2124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