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纽因:在混乱的世界里,他是一束光
八月 于 2020.07.27 16:02:41 | 源自:微信公众号-音乐之友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00.00/0

音乐本身就有温暖人心的力量,很多音乐家在这次的疫情中以线上音乐会、视频的方式慰籍着人们,当波切利纯净的声音在寂静的米兰大教堂空旷的广场上回响,不知道多少人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在这些流泪的观众中,一部分大概是因为看到了自己当年的男神消瘦与苍老的面容,一部分是因为他唱的圣母颂如此纯洁,还有一部分人大概是想起这次疫情肆虐,在人类的灾难面前,音乐再次担负起慰籍人们内心的责任而得到的感动。

这些音乐家都是混乱世界里的光,温暖、明亮。

但是,今天我要说的是著名小提琴家梅纽因,一位当之无愧的伟大人道主义者,一个爱因斯坦听了他的演奏后惊叹:“现在我知道天堂里有上帝了”的人,一个二战后给盟军司令写信,为指挥大师富特文格勒“洗白”,并且马上飞到欧洲,与富特文格勒一起演奏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的犹太人,一个在二战期间奔走于世界各地,为盟军与红十字会演出500多场,并专门为纳粹集中营中的幸存者演奏的人。

固然,很多古典音乐大师都是伟大的人道主义者,大提琴家卡萨尔斯也是当之无愧的反法西斯战士,但梅纽因一生中不仅以伟大的音乐,还以最为人道主义的精神慰籍着这个世界,他就是混乱世界中的一束强光。前英国首相布莱尔曾经说:“他永不疲倦地让人们享受他对音乐的爱”。其实,他还在让人们享受他对于世界的爱,对于人类的爱。

  • 这样的为人,这样的音乐修养得益于他的一些前辈、朋友,他也在古典音乐界得到了许多伟大的友谊。梅纽因与罗马尼亚作曲家埃奈斯库有着亦师亦友的情感,他认为是埃奈斯库启发了他对于音乐的想象力。他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与英国作曲家埃尔加合作后,两人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梅纽因还自那个时候就建立了对英国的好感,直到晚年成为英国公民,被授予爵士,并成为英国上院的终身议员,应该都与他早年与埃尔加的深厚友谊不无关系。而当年16岁的梅纽因同75岁的埃尔加同台演出后者的小提琴协奏曲,被认为是迄今为止这部作品最为优秀的录音。著名作曲家巴托克也曾经为梅纽因写过小提琴协奏曲。

    都说同行相轻,但梅纽因是苏联小提琴家奥伊斯特拉赫的好友,他还在芬兰作曲家西贝柳斯90岁生日庆祝晚会上演奏他的小提琴协奏曲。梅纽因1962年访问苏联时,他又成为了肖斯塔科维奇的朋友,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一小提琴协奏曲》也加入到了梅纽因日益扩展的演出曲目中。有人说,梅纽因在音乐界的朋友圈简直就是20世纪音乐史的写照。这样的写照还延续到了二十一世纪,当今著名小提琴家霍普的母亲曾经为梅纽因工作,霍普从小对梅纽因崇拜之致,也是因为梅纽因的鼓励与肯定,他才成为一名小提琴家,而霍普今日的人道主义的精神,我们更愿意看作是梅纽因对他潜移默化的影响。

    当然,梅纽因不仅仅在古典音乐界人缘好这么简单,他的艺术也太能打了。他七岁就开始成名,是当之无愧的神童,虽然在他的艺术生涯中经历过伤痛困扰,但是他的伟大琴艺真正延续了超过半个世纪。1931年,梅纽因与“留声机唱片公司”(EMI的前身)签订了一项终生的专属录音合同,这一合同一直延续至他逝世,经历了68年之久,这是唱片工业史上一项无人能企及的成就。

    梅纽因热爱东方哲学,一本《道德经》跟随了他近50年,他用印度瑜伽治疗身体的伤痛。他深信音乐是超越一切种族、国家和政治的艺术。他的一生也都是这样践行的。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我学习的榜样
    此帖使用ALP-AL00提交
    发表于2020.07.28 08:03:41
    1
    提示
    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7701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