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一首《霸王别姬》为歌坛注入英雄豪气
陈辉 于 2019.04.14 21:48:24 | 源自:音乐周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08.50/17

上世纪90年代,人们对歌坛阴盛阳衰的现象颇有微词,除了80年代风靡一时的“西北风”和少数几位“粗犷豪放型”歌手,流行歌坛脂粉气太重,普遍缺乏阳刚之气。直到1996年,陈涛作词,冯晓泉作曲,屠洪刚演唱的《霸王别姬》流行开来,改变了这一现状。

屠洪刚也凭借《霸王别姬》一曲成名。随后,屠洪刚接连推出《精忠报国》《中国功夫》《江山无限》等歌,奠定了歌坛的男子汉形象,自此,歌坛也有了豪气劲歌的一席之地。后来,刘欢、韩磊、腾格尔等实力派歌手演唱的《得民心者得天下》《向天再借五百年》《大男人》等影视歌曲也是这一歌风的延续和发展。

几分钟演绎历史传奇

霸王别姬,历史的题材、传奇的故事、霸气的名字,注定了这是一首豪迈、悲壮的刚劲之歌。历史上,楚汉相争、十面埋伏、四面楚歌、霸王别姬、乌江自刎的典故家喻户晓,反映这一历史典故的文学、戏剧、影视、音乐、舞蹈层出不穷、精彩纷呈。如何以流行歌曲的形式演绎一段荡气回肠的英雄悲剧,对歌曲的作者和演唱者是一个考验。叙事、具象、细节的描写不是音乐的强项,表情达意、抽象演绎、情绪渲染才是音乐的优势。《霸王别姬》以短小精悍、通俗易懂的流行歌曲形式比较成功地演绎了历史天空中撼人心魄的一幕,唱出了风云人物惊心动魄的悲情一刻。

“霸王别姬”的故事,反映的是项羽和虞姬感天动地的爱情传奇,西楚霸王英雄末路,忠烈女子虞姬自刎殉情。这悲情一瞬,已定格在历史的记忆中,定格在古典文学的字里行间,定格在中国戏曲的舞台上,定格在绚烂多姿的银幕与荧屏上,成为中国古典爱情中最经典、最荡气回肠的灿烂传奇。一首短短几分钟的流行歌曲,演绎消失在遥远时空中的历史人物最悲壮、最扼腕的一幕,谈何容易。

歌曲《霸王别姬》以第一人称的口吻,表现西楚霸王项羽兵败垓下,与虞姬诀别时的泣血长啸。歌曲以瞬间的场景和人物情绪渲染楚霸王的悲剧命运,以此展示人物的形象与性格,并奠定了悲壮、凄怆的基调,具有劲歌的风格。

  • 霸气英雄也有情思缱绻

    引子以富有动感的战鼓声引出歌曲的主题,第一段以刚劲苍凉的旋律表现出英雄的豪气与悲情:“我站在烈烈风中,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望苍天四方云动,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一开始便先声夺人,霸气冲天,将人们带到两千多年前的苍茫历史天空中,楚霸王知道自己大势已去,败局已定,但英雄的豪气犹在,大丈夫即便是死,也要轰轰烈烈地上演历史上最为悲壮的一幕:被汉军重重围困的项羽拼杀到乌江边上时,只剩他单枪匹马血透征袍了。浩浩乌江,猎猎风吹,江东渔夫在乌江边备好小船,劝他马上渡江。过了江,项羽便能回到自己起事的家乡了,然而大丈夫岂能苟且偷生,他宁死不回:“当初我带领江东八千子弟渡江,西去打天下,一直发展到几十万大军,而今天,他们全完了,我有何颜面回去见江东父老!”这种“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的英雄气概被易安居士李清照在诗中赞道:“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第二段以相对平稳的内心独白式旋律表现出生离死别时刻英雄的绵绵柔情与彻骨伤痛:“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你那一种,伤心处别时路有谁不同,多少年恩爱匆匆葬送。”此际,这位叱咤风云的人物,竟也流露出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的哀叹。随侍在侧的虞姬,怆然拔剑起舞,并以歌和之:“汉兵已掠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歌罢自刎,以断项羽后顾之私情,激项羽奋战之斗志,希冀胜利突围。然而,一切都无法挽回,败局已定。项羽痛失爱妃后唯有仰天长啸。这一段是歌曲柔缓哀伤的部分,与前面的悲壮豪迈形成了鲜明对比。英雄也是人,也有柔情的一面,也有伤心的时候,这是他与爱妃虞姬死别前的真情告白。英雄可以慷慨赴死,但唯独割舍不下他千娇百媚、相伴相依的爱妃虞姬。正如楚霸王乌江自刎前的泣血长啸:“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词苍凉悲壮,情思缱绻悱恻,史称《垓下歌》。

    豪情天纵引领歌坛风尚

    第三段是歌曲的进一步发展,楚霸王对虞姬的爱,在第三段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我心中你最重,悲欢共生死同,你用柔情刻骨,换成豪情天纵……”这字字千钧、铿锵有力的歌声,像是爱的宣言,抒发的是末路英雄在生死离别之际,对虞姬的无限爱恋和真情告白,对自己连爱妃也保护不了的愧疚与无奈。都说流行歌曲擅于表达爱恨情愁,在这表现历史人物题材的歌曲中,其主题其实也是一个“爱”字。当然,有了厚重的历史背景,有了悲剧基调,有了生离死别,有了壮士扼腕,这“爱”也变得不同凡响,“柔情刻骨”便成了“豪情天纵”。这样的爱不是当下青年男女小资情调的卿卿我我,而是一场轰轰烈烈悲壮凄惨的生死诀别。歌曲的伴唱“嘿哈吼”的使用起着衬托和造势的作用,但这种处理方式又不免有些落入俗套,不足以表达大起大落的人物情绪和凝重的历史画面。

    需要指出的是,从审美的角度看,屠洪刚演唱的《霸王别姬》还不够大气,缺乏历史的沧桑感与厚重感,在声音的张力和情感处理上与听众的期待值仍有一定的距离。当然,《霸王别姬》《精忠报国》《中国功夫》等歌,在一定时期、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听众对歌坛阳刚之气的渴求,起到了引领风尚的作用。人们至今仍在呼唤流行歌坛少一些“娘娘腔”,多一些荡气回肠的阳刚之气。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06.127.***.***
    106.127.***.***
    所以阴盛阳衰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发表于2019.05.04 12:32:14
    6
    106.121.***.***
    106.121.***.***
    关西大汉,铜琵琶铁搓板,西楚霸王本就是黑头铜锤。
    屠洪刚的声音最多算个武生,所以中国功夫唱的还算有味道。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9.04.18 15:15:59
    5
    113.016.104.***
    113.016.104.***
    发表于2019.04.17 12:30:49
    4
    125.084.222.***
    125.084.222.***
    发表于2019.04.15 22:06:46
    3
    03
    Thg的表现还是比较扁平。期待更多样的音乐元素让作品更丰满。
    此帖使用MI 8 SE提交
    发表于2019.04.15 18:05:47
    2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9.04.14 23:38:13
    1
    提示
    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9183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