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专家口诛笔伐,听众百听不厌的《乡恋》
赵世民 于 2018.12.13 15:29:26 | 源自:音乐周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09.88/79

专家口诛笔伐 听众百听不厌

一般介绍歌曲首先提曲作者、词作者,我为什么喧宾夺主先提演唱者李谷一呢?原来李谷一唱的《乡恋》随着中央电视台(当时称北京电视)的屏幕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当时影响力超过北京电视台)传遍祖国大江南北,一下成为轰动事件。甚至在武汉开的有关会议有专家口诛笔伐声讨李谷一唱的《乡恋》,说她唱的是靡靡之音,但大部分听众都觉新并且很喜欢。

幸好中国刚刚改革开放,要放在几年前,李谷一将因此被判为黄色歌曲传播者,得坐大牢,还得牵连词曲作者。但李谷一照样拥有人身自由,演出邀约不断,可见时代到底是进步了。

其实当年的软歌还有《太阳岛上》(电视片《哈尔滨的夏天》插曲)等。为什么李谷一成了出头鸟?就是因为李谷一用了气声唱法。在人们的印象里,只有港台资产阶级且糜烂腐朽的人才用气声唱法,比如从前大陆不断批判的邓丽君才用这种唱法。可李谷一是中国歌坛的骄傲,是歌坛“大姐大”。她嗓音清冽甜美,如她演唱的《边疆的泉水清又纯》颇受人们欢迎,可以说是郭兰英之后又一“全真派”唱法的领军人物。她怎么能用气声唱法唱《乡恋》呢?

她的这种创新唱法并不始于《乡恋》。早在为获奖电影《小花》配唱插曲《妹妹找哥泪花流》《绒花》等作品时,李谷一就大胆创新地尝试将西洋歌剧和我国古典戏曲中曾经使用的轻声和气声唱法,巧妙地运用到现代歌曲中来。李谷一唱《乡恋》,刚好卡在改革开放初期这一敏感时期,新旧观念、新旧隔阂、新旧矛盾、新旧分歧,统统在这首歌曲上爆发了。什么“娇声嗲气呀,矫揉造作呀”,什么“完全是毫无价值地模仿外来的流行歌曲”,除了这些限于艺术范围之内的争论外,有些人更是广泛地延伸,把社会上出现的嗽叭裤,港式头和青少年犯罪等等,都与李谷一的歌声连到一起。然而,李谷一还是赢得了人民的喜爱,用事实证明了锐意创新和改革的正确。每一场她参加的音乐会都一票难求,她的歌唱得很动人,她倾吐出来的,是人们都能感受到的活生生的真实感情。

气声唱法首开先河

什么叫气声唱法?其实就是漏气唱法,在声乐教学中,学生这样唱是毛病,是声带闭合不好。在电声音响的扩大下,气声唱法有时让人感到虚飘、亲切,在那个以“高强光”为主调的音响氛围下,这种虚飘的气声唱法让人耳根一震,突然感觉“文革”那个时代确实翻篇儿了。气声唱法在歌唱技术上没什么难点,它难在观念的变革,难在首开大陆先河。

李谷一为什么能用气声唱法唱《乡恋》?这就得说说张丕基的作曲了。25前我采访张丕基时,他说:“当时粉碎四人帮已经3年了,老百姓已经厌倦了歌曲的‘高强光’的音响,希望听到有新意的抒情歌曲。我写《乡恋》写了五稿,虽说旋律优美,但仍嫌手法陈旧。为了出新,我又费了十多个日日夜夜,但仍一无所获,但交稿截止日马上就到了,我当时就想交上这第5次修改稿。突然,来了感觉,其实就是想到了拉美舞曲汤克的一种节奏型,不到半小时就完成了最终版的《乡恋》。”

  • 词曲创作造就气声《乡恋》

    《乡恋》虽然也是4/4拍子的歌,但它和同样是4/4拍子的歌《我们走在大路上》《中国中国,鲜红的太阳永不落》完全是两种节奏型,正是《乡恋》中类似汤克的那种附点节奏,在弱拍时给李谷一的气声留下了气口。同样是抒情歌曲,《边疆的泉水清又纯》,李谷一想用气声方法唱就没有气口。另外,不是所有的歌用气声唱法都出效果。1980年,我在西安体育馆现场听到李谷一用气声唱法唱《擦去吧!伤心的泪》感觉李谷一好像伤心得上不来气。

    张丕基为什么在《乡恋》中能用这种新的节奏型呢?这就得说一说词作者马靖华写的歌词了。“你的身影,你的歌声,永远印在我的心中。昨天虽已消逝,分别难相逢,怎能忘记你的一片深情。我的情爱,我的美梦,永远留在我的怀中。明天就要来临,却难得和你相逢,只有风儿送去我的深情。”这歌词,放在今天看有什么呀?但在39年前,写爱情的歌词是不被允许的。《乡恋》却讨了个巧儿——这首歌被用在风光电视片《三峡传说》中作插曲,因此可以说爱的是三峡的风光,是祖国的山水,歌词用了拟人的手法,用写男女爱情的口吻写我们对祖国山水的热恋。而且绝不突兀,因为三峡的巫峡有个著名的景点神女峰,那儿就流传着一个美丽的爱情传说。因此,可以说《乡恋》是尘世爱情的升华、神圣化。

    一首歌引发的思想大解放

    歌词的第一段可想象成神女峰不得不分手的恋人的心声,歌词的第二段可以想象成神女峰对她不得不分手的恋人的咏叹。这种朦胧的表达,就让人时而觉得是自己难忘的经历,时而是神女峰的千年咏叹,时而是我们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眷恋。刚好长江三峡时而云绕山崖,时而雨淋江面,时而江映奇峰,在空灵和迷茫中交错,在虚渺和清澈中变幻。这为张丕基创作切分的飘乎节奏型创造了意象的支点。可以说,马靖华的朦胧词,造就了张丕基的朦胧曲,进而也让李谷一朦胧地唱出了《乡恋》,气声唱法是技术地表达,从风格上来讲,我宁愿说李谷一的《乡恋》是演唱朦胧派。

    李谷一的《乡恋》引发了全社会范围内的大讨论,这一热潮持续了一年多。一些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等权威媒体上发表长篇文章批判李谷一,而广大观众则纷纷表示喜欢她的演唱,不同意对她的创新和突破采取压制态度。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工人、学生、干部、教员、军人、教师、科技工作者、文艺界同行,歌唱家金铁霖还在报纸上详细地介绍了李谷一歌唱的特点和艺术上的成就,特别是在轻声、气声运用上的突破。这一突破,使我国的歌坛立即为之耳目一新,像一股清新的风吹荡着人们束缚已久的心扉,那舒缓的轻声和颤动的气声让人们感受到从未有过的艺术享受和感情共鸣。

    李谷一《乡恋》的气声唱法为中国大陆通俗唱法带来新面貌,更多的是思想观念上的解放和启发。又或者可以说,《乡恋》能幸运存活,并能产生巨大影响,皆因为它汇入了改革开放的大潮。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6.010.***.***
    116.010.***.***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发表于2018.12.20 21:59:41
    6
    060.246.059.***
    060.246.059.***
    发表于2018.12.20 09:45:42
    5
    042.048.152.***
    042.048.152.***
    发表于2018.12.18 22:12:31
    4
    183.129.215.***
    183.129.215.***
    发表于2018.12.17 15:56:09
    3
    218.249.223.***
    218.249.223.***
    发表于2018.12.14 10:26:37
    2
    03
    发表于2018.12.13 18:42:44
    1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2208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